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124 舍身相救
    :

    唐妤言语柔和了些,“难道表姐以为我是嫃儿?能让表姐这样挂念着,也不枉嫃儿拼却己身,几次三番入水舍身相救了。”

    “舍身相救?”

    张雅静嗓音尖利变形,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

    她几乎被唐嫃摁在水底溺毙了,唐妤居然说唐嫃舍身相救?

    唐妤眼中带笑,“对啊,大家都瞧在眼里呢,还好她够勇敢无畏,总算老天不负苦心人,终将表姐救了回来。”

    张雅静:“……”

    如今的情形可不是这样吗,在所有人眼里,唐嫃都是舍己救表姐的好女孩,而她若说唐嫃并没有救她,在水里其实是在暗害她,只怕谁也不会相信,反而会觉得她恩将仇报。

    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她不认也得咬了牙认。

    张雅静咬紧了牙关,恨恨地看向唐妤。

    将她撞入水中的唐妤铁定也是故意的,然后唐嫃趁机在水里各种花样凌辱她!

    呵呵,真是一对好姐妹!

    唐婠何德何能,竟然这样的姐妹,这般的维护她!

    唐妤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淡然的脸上忽然十分无辜,“说起来真是抱歉的很呢,是我将表姐撞到水里的,只是想来表姐定能体谅,毕竟我也不是故意的呀。”

    张雅静心中暗恨,指甲狠狠掐进白巧的肉里,胸中血气翻涌,仿佛随时能喷出一口血来。

    可是她知道此时撕破脸对她不利,便将心中的淘淘恨意暂且按下。

    不过此番遭了那么大的罪,她也不想再装作若无其事,语气便也颇为冷淡,“既然是无心之失,我当然不会怪你。”

    白巧哆嗦着,痛得不行,却不敢动弹。

    青巧却在想,小姐的反应有点不对,唐三小姐舍命相救,难道有什么不对吗?或许,小姐只是惊魂未定?

    她们作为张雅静的贴身侍婢,也算是心腹,对今天算计唐婠的事,自然是知情的,也知道唐嫃救回了唐婠,便意味着计划失败了。

    但她们却不知道,张雅静被报复了。

    因为当时她们在画舫上看得分明,小姐每次被水里的东西拉下去,唐三小姐都奋不顾身入水相救。

    谁又会怀疑自己的亲眼所见呢?

    唐妤笑笑,“那就好,我可安心了,表姐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这时,门再次被敲响,江陵在外头道:“雅妹妹,厨房送了姜汤来,可方便送进来?”

    唐妤正要离开,便打开了门。

    江陵捧着一盏热腾腾的姜汤,正满脸担忧的站在门口,头上身上**滴着水,显然是没来得及收拾。

    唐妤嘴唇弯出一道讥笑的弧度,什么也没说径自转身走了。

    江陵默然片刻,走了进去。

    “雅妹妹,你感觉怎么样?”瞧着她虚弱不堪苍白无力,明显受惊过度的模样,江陵心里一阵阵的抽疼。

    “陵哥哥,我没事,让你担心了,你怎么……你下水了?”

    见江陵浑身滴着水,张雅静十分震惊。

    那时她正被唐嫃往死里溺,根本注意不到周围的任何事。

    白巧不动声色的揉着自己被掐出血的胳膊,提醒道:“江世子见小姐落水,太过着急,就自己跳下去了。”

    张雅静发白的嘴唇微微张大,两眼之中的感动盈盈欲滴,不禁惊呼道:“可是陵哥哥你根本不会凫水呀!”

    “当时只想着你有危险,我不能让你有事,其余的哪又能顾得来,你快趁热把姜汤喝了。”

    江陵试着觉得温度刚刚好,才放到了张雅静的手里,“要大口喝出了汗才好。”

    张雅静定定的望着他,乖乖听话接过汤盏,一边大口喝一边流眼泪。

    江陵被她的眼泪惹得心都乱了,“好好的哭什么?是……还害怕吗?”

    将姜汤喝了个干净,然后将汤盏交给了白巧,张雅静哽咽着道:“你从前总说我傻,可是陵哥哥,你今日,怎么也犯傻了?”

    “我说了我喜欢你,你以为我是说着玩的?”江陵并不邀功,他是真心的紧张她在乎她,才会失了理智,并不是要她心生感激。

    待青巧她们都退了出去,江陵便再也忍不住了,将她紧紧地揽入怀中。

    顾不得他身上还是湿的,张雅静靠在他的胸口,动情的失声痛哭,“陵哥哥,你对我这么好,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就是婠姐姐也不行,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

    这么好的男子,是属于她的,她不会放手,唐婠那个庶女,也配?

    “今日一过,我对你的心意,便再也瞒不住了,我会尽快说服母亲,与你婠姐姐退婚,我要娶你,也只会娶你。”

    画舫上这么多人瞧着,就是想瞒也瞒不过,况且他也不想瞒了,刚才她沉入水底的那一幕,一想起来他的心就痛不可抑,他不想失去她。

    张雅静无比厌恶他母亲,就如同厌恶唐婠一样,所有阻拦她嫁给江陵的人,她都无比的憎恶。

    她堂堂英国公府嫡女,身份尊贵,唐婠只是个庶女,哪里比得上她,江夏侯夫人是不是瞎!――

    另外的休息间里,唐嫃和唐婠收拾好了,喝下热姜汤,休息了一阵子,觉得身体好转了些,是以,愉快的交流了一下。

    得知唐婠落水后果然是被人劫走的,而史昆宇的自告奋勇下水救唐婠,却是早就谋算好的。

    唐妧气得都哭了出来,“张雅静竟然如此恶毒!史昆宇什么的德行京城里谁人不知,就算她想抢江世子,也不用把大姐姐往火堆里推呀!”

    刚刚还觉得唐嫃在水里虐张雅静的事很解气,现在却觉得就这样做根本不够。

    唐婠替她擦了眼泪,“不着急,这件事才刚刚开始,还没完呢。”

    张雅静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史昆宇也不会就这么算了,唐婠自然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等时候差不多了,四姊妹回到了画舫顶层的宴席上,众人虽然已经无心喝酒赏歌舞,却都还聚在这里,三三两两的坐在一处说话。

    原本不是很熟悉的人,见到他们来了,都纷纷过来打招呼。

    尤其是唐嫃,无论男女,俱以热情相待。

    “三小姐是什么时候学会凫水的,太厉害了。”

    “三小姐,当时水下情形那么吓人,你怕不怕?”

    “能与三小姐你做姐妹真是幸运,我好佩服你呀,以后可以去宁国侯府找你玩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