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125 大佬别跑
    :

    在一帮女孩的包围圈中待了许久,借了谢知远的名义才得以脱身。

    谢知远身边很清净,就只有个谢誉和杨奕,唐嫃跑过去坐下,才松了一口气。

    谢誉递了杯茶给她,笑着说:“润润嗓子。”

    唐嫃谢过,举杯一饮而尽,感叹道:“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受欢迎了哎。”

    杨奕笑道:“大家都是被你给感动的。”

    虽然那什么英勇无畏,舍身相救,奋不顾身什么的,全都是假象,却不妨碍唐嫃志得意满。

    分明是虐了张雅静,还顺带圈了粉,博了好名声,她也一点都不心虚。

    “喜欢我的女孩与我做朋友的女孩越来越多,嘿嘿,总能从中找到那么一两个适合做恭王妃的。”

    望着她流光溢彩的眼,得意洋洋的脸,谢知远差点没死过去,挑恭王妃什么的,能不能不要时时刻刻念叨着?

    这小丫头片子是不是见到个女孩就想着人家适不适合做恭王妃?

    十四哥知道这小丫头整日惦记着给他挑恭王妃吗?

    突然好想找十四哥聊聊是怎么回事?

    十四哥知道这小丫头鬼心眼一大堆吗?

    父皇非让这小丫头给十四哥挑恭王妃,简直是居心叵测呀。

    今日画舫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俱都瞧在了眼里了然于心。

    唐家四姐妹真是厉害,明明事发突然,打了她们个措手不及,偏偏能见微知著,扭转局面。

    她们心有灵犀,很多时候,只要对方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然后默契配合,不差分毫。

    唐家四个小姑娘简直令他刮目相看。

    杨奕同样觉得今日收获颇丰,醉忘春没能尽兴,唐妤却给了他很大的惊喜。

    感谢父亲母亲为他订下的这门亲事,感谢七妹今天非要拉他一起出来。

    上次七妹说她喜欢什么来着,回头问清楚,然后买买买!

    谢誉却在想,史昆宇不知道被她们丢在哪个犄角旮旯里了,居然到现在还没找到。

    参照唐嫃将张雅静反复往水里摁,让张雅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偏还能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其实是在奋不顾身的,一次次救张雅静于危难的,当时那股子利落劲儿和狠劲。

    史昆宇即便不被灭口,也决计好不到哪里去。

    画舫慢慢驶回护国寺后山下的那片水域,就是唐嫃她们最初乘小船下水的地方。

    好好游个清凉湖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所有人的好心情都被搅得荡然无存。

    唐家姐妹们还受了不小惊吓,自然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唐婠很是内疚的与众人行礼致意。

    “今日之事都是因为我落水引起的,非常抱歉搅扰了大家的兴致,改日我们兄妹几个做东,请大家来宁国侯府做客,也算是感谢大家方才竭力相助。”

    “唐大小姐太客气了,都是我们应当做的,再说了,今日之事也不能怪你,都是意外。”

    “星泽兄说的对,唐大小姐不用过意不去,说起来,最倒霉的还是你们姊妹。”

    “不过嘛,说到请我们去宁国侯府做客,我们倒是举双手赞成,上次太夫人六十大寿,未免对太夫人不恭敬,上头又有长辈们拘着,我们都没敢太闹腾……”

    唐婠温婉笑道:“改天保管让大家玩个尽兴。”

    大家都憧憬着下次去宁国侯府玩。

    唐婠忽然担忧的道:“史三少爷到现在都没消息,说来他也是一副热心情,帮忙下水寻我才失踪的,稍后若是有了有了消息,还请知会我们姊妹一声。”

    史昆宇说是自告奋勇下水救人,可谁知道他存了什么心思,大家都在京都顶级圈子里混,谁是什么德行谁又不清楚呢?

    虽然史昆宇到现在还没找到,唐家姊妹却要先走了,可众人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瞧着终于舍得从休息间里出来,虚弱不堪随时会晕倒的张雅静,唐嫃嘴角的笑容有几分邪性,“表姐可要与我们一同回清凉寺,与祖母大伯母还有姑母汇合?”

    张雅静闻言望过来,撞上她的眸子,顿时吓得一阵瑟缩,眼底充满了惊惧。

    下意识想摇头拒绝,可是下一刻理智回笼,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由青巧和白巧搀扶着,与唐家姐妹一起下了画舫。

    江陵也跟着上了岸,“我送你们回去。”

    杨奕青竹玉树般的身影紧随其后,同是宁国侯府的准女婿,而且他的地位比江陵要稳固多了,这种时候又岂能让江陵专美于前。

    “一起送。”

    谢知远一撩衣袍也想凑个热闹,沈景行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一脸土色的牢牢摁住了他,“史三少爷还没找到,是生是死还没个定论,还需潞王爷在此坐镇。”

    大佬都跑了,所有压力岂不是都要落他一个人头上?那怎么可以!

    谢知远:“……”

    沈景行:“人家江世子和杨世子都是宁国侯府的准女婿,护送自己的未婚妻和各路大小姨子是天经地义,潞王爷莫非是动凡心了也想做宁国侯府的女婿去?”

    谢知远:“……再多说一个字本王抽死你!”――

    有腿脚快的仆妇抢先回去报信,因此她们还在半途中,清凉寺精舍里便已经得了信,知道了她们游湖发生的一切。

    当然了,只是表面上的情形。

    据闻张雅静从小体弱多病,打娘胎里带来的不足之症,平时便总是柔柔弱弱的,一个不经心就要生一场病,此番在水里遭了大罪,可谓是身心俱损。

    从画舫上下来就半倚在婢女身上,没走几步就差点喘不上气,只好让身强力壮的仆妇背着。

    到了半途中,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青巧等婢女仆从吓得半死,江陵更是紧张心痛得失态。

    唐妤上前检查了一遍心里有了数,瞧着江陵那德行便有些心气不顺,冷漠至极的道:“死不了,不过是惊吓过度,又受了凉,回去找个大夫瞧瞧,吃几副药也就好了。”

    江陵:“……”

    嘴唇嗫嚅了几下,终究什么也没说。

    他能理解唐妤待他不的满,谁让他当着唐婠的面,满眼满心里却只有张雅静。

    他不想伤害唐婠,可是情到浓时,根本无法克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