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126 好孩子?出去玩?
    :

    清凉寺精舍中,太夫人婆媳与唐玉琳都等得心焦如焚,外头终于有了动静。

    没一会儿唐嫃一行人,便在众多仆从的簇拥下,进了这处清幽的院落。

    英国公府的仆从将张雅静送进内室躺下。

    杨奕与江陵向太夫人行礼问安,江陵没什么心思寒暄,杨奕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从容自如的与太夫人说了几句。

    大家都知道唐妤的医术,并且十分信任,都向她问张雅静的情形,唐妤神色淡淡的回应。

    “表姐的身体一向如何,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此番落水又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撑不住也是正常的,我的意思是,咱们还是早些回府,表姐也好请了大夫照看。

    咱们这边,大姐姐和嫃儿情形也都不太好,大姐姐在水里也遭了不少罪,好容易才脱了险。

    嫃儿更是先救回了大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又下水去救表姐,偏偏水里不知有什么东西,缠着表姐不放,嫃儿为了表姐的安危,三番几次的来去折腾。

    嫃儿也是从小多病,比表姐身体可差多了,此番元气大伤,不知又要养多久才能恢复。”

    唐玉琳握着唐嫃的手万分的感激,不知是为张雅静昏迷着急得,还是对唐嫃的舍身相救感动的,眼睛红红的含着两泡热泪,“好孩子,辛苦你了,此次你表姐能够得救,多亏了你,姑母都不知该如何谢你,今后你就是姑母的亲闺女,但凡你表姐有的,也都有你的一份,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尽管跟姑母开口……”

    唐嫃的情形其实还好,并没有伤什么元气,之前累得狠了,后来也渐渐恢复过来,不过装柔弱没什么不好,“姑母严重了,表姐妹一场,我救表姐是应该的。”

    可不是应该的吗,张雅静是怎么对唐婠的,像她这么正义善良的人,要是不顺手给个小教训,老天该看不过眼了。

    太夫人老怀安慰的望着她,“我家嫃丫头可不就是个好孩子吗。”

    不枉他们全都疼着她,哎,这孩子就是可人疼。

    杨奕和江陵护送唐张两家女眷离开了清凉寺。

    宁国侯府和英国公府不在同一个方向。

    江陵心里纵然再记挂张雅静,他目前也还是宁国侯府的准女婿,跟英国公府还没什么关系,于是只能继续与杨奕一起,护送唐家女眷回了宁国侯府。――

    唐嫃没有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回到梳梨园之后就泡了个热水澡,还舒舒服服抱着被子睡了一觉。

    等落日的余晖只剩一条尾巴了,才哈欠连天的起床洗漱,随后,去春晖堂与大家一起吃完饭。

    府里所有人都到齐了,唐嫃是最后一个来的。

    大家最担心的就是唐嫃的身体,怕她才大病初愈身体刚好起来,便在水里一番折腾会承受不住。

    此时见她睡了一觉起来,小脸红润润的,精神还不错的样子,顿时都放下了心。

    太夫人将她拉到身边坐着,摩挲着她柔软的发丝,笑容里充满了无限怜爱,“今天我们嫃丫头受累了,等会儿多吃点补补。”

    唐嫃笑眯眯点头应了,说到吃的,不免就想到了烤鱼,有些可惜的道:“本来还想着要多钓几条鱼烤了,等回来的时候带上几条回来,让祖母和大伯母,还有父亲和大哥哥一起尝尝的,还有米香也要给她带一条,米香伤得重天天闷在屋里,可怜死了,谁知道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都没有人钓鱼了……”

    太夫人是真心高兴,笑得眼都眯了起来,“嫃丫头有心就好,过两天咱们去庄子里住一阵子,那边有水的地儿多,到时你们再去钓鱼,烤好了给我们尝尝。”

    唐嫃略疑惑道:“去庄子里做什么呀?”

    太夫人乐呵呵道:“我与你大伯母早就商量好了,花朝节过后要带你们去庄子里玩的,后来,你惊马受了伤此事便暂且搁置了,现在你身体已经大好了,咱们现在去庄子里也不迟。”

    原以为是有什么事情,没想到,太夫人要去庄子里,就是为了让她们玩的,唐嫃突然感动不已,一头扎进太夫人怀里,“祖母你怎么可以这么好!”

    别的府里都是小辈求着出去玩的,只有他们宁国侯府里,是长辈主动要带着她们出去玩。

    唐嫃估计原由有三。

    一来,是因为她们都快要嫁人了,在府里的日子不会太长久。

    二来,是因为前阵子她受伤的缘故,兄弟姐妹们都在府里陪着她,除了今日去了一趟清凉寺,大家基本就都没怎么出过门。

    三来,是因为她和唐妤自幼在清溪镇长大,从小日子过的相对来说就比较松散,太夫人怕她们到了深似海的侯门里,会拘束了性子不太习惯。

    总之,太夫人是真的疼爱她们这些孙女。

    唐玉疏与众小辈们一样,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事,他对此表示十分赞同。

    “母亲好多年没有出去玩过了,借此机会出去松散一下也好,还有大嫂,这么多年来,管着府里这一大摊子,实是受累了,不妨也出去松快几日。”

    唐颂也有些动心了,笑问道:“要不要我请几天假陪你们?”

    朱氏斜睨着自家儿子,“你这才销假没几天就又想请假了?当国子监是你家开的是不是!我们娘几个又不是要出远门,不过是去趟庄子里住几天罢了,用得着你陪!别当母亲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前阵子为着唐嫃惊马受伤的事,已经耽误了好些天课业的唐颂:“……”

    饭后大家一起喝茶,唐婠悄悄与唐嫃说话。

    “咱们回府没多久,潞王爷就派了人来送信,史昆宇找到了,废了一条腿,醒了之后发现,眼睛也不太好,据说闹得很厉害……”

    “沈家哥哥估计很头疼。”

    “遇到这事儿他也是倒霉,不过不用担心,既不是他让史昆宇下水的,也不是他打断了史昆宇的腿,还能把这事赖他头上不成。”

    唐玉疏放下茶盏,正要回前院,有许多公务要处理。

    就在这时,单妈妈从外面走了进来,与众人禀道:“方才辅国公府杨世子派人送来消息,说是史三少爷回了新宁伯府后,口口声声嚷嚷着打断他腿的人是……咱们大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