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127 打得好!
    :

    单妈妈说着,看了唐婠一眼。

    众人听了这番话,不约而同的,齐齐看向唐婠。

    唐婠默然。

    唐妤和唐嫃唐妧三个,也是如出一辙的沉默。

    唐玉疏深邃的眼,从她们面上扫过,瞬间心下了然,“婠儿落水之事,还有什么内情?”

    顿时太夫人心里就大致有了数,不问青红皂白就下定论道:“肯定史家老三动歪脑筋了,纵然这事真是婠丫头干的,那也是史家老三咎由自取,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嚷嚷!”

    朱氏哼道:“母亲说得对,婠儿从来不是惹事生非的性子,无端端的打断他的腿做什么?要么就是他胡说八道,居心叵测,要么就是他咎由自取,活该被打!”

    单妈妈的话还没说完,见这情形赶紧继续,“史三少爷还说,咱们三小姐是帮凶。”

    “……”

    大家的目光又齐刷刷转向唐嫃。

    “……”

    唐嫃拿着一块漂亮的水晶棉花糕,放到已经张开了一半的嘴边,见长辈们突然一起望了过来,一时间便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吃。

    亲人长辈们不问缘由的信任和维护,让唐婠紧绷的神情也变得柔和了些,心里头的舒爽感觉流淌过四肢百骸,“……的确是我打断的,我不光打断了史昆宇的腿,还往他眼里揉了两把沙子。”

    唐嫃挺起胸膛,暂且放下那块水晶棉花糕,理直气壮道:“在此之前,我先打晕了史昆宇,狠狠地揍了他一顿,把他打成了个猪头。”

    “原来,所谓的史昆宇下水救人,只是个掩人耳目的幌子……”想到这里唐颂心头骤然火起,恨不得去新宁侯府把史昆宇拖出来,重新再把他的腿打断一遍。

    “幸得三妹妹及时赶来。”

    唐婠微微垂下眸子,只说了这么一句。

    余下的,不用再细说,众人也已经都明白了。

    要不是史昆宇自己动了龌龊的心思,唐婠和唐嫃又岂会对他下这样的手。

    想想史昆宇当时险恶的用心,太夫人就觉得胸口一阵子发堵,气得一巴掌拍在身边的小几上,怒骂道:“上不得台面的狗东西!行凶作恶不成反被打,他还有脸瞎嚷嚷!”

    朱氏将唐婠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脑袋,轻柔的声音安慰道:“没事了,不用怕,你们做得对,打得好,对这种心思龌龊的东西,就不能心慈手软。”

    用作自我保护的坚强外壳,在这一刻化为齑粉,唐婠的眼眶止不住的一酸,顺势把头靠在了朱氏怀里。

    等众人谴责史昆宇差不多告一段落,唐玉疏山间清泉般的嗓音忽然响起,不紧不慢地道:“婠儿落水之后到底出了什么样的意外?沈景行他们派了那么多人下水去找,为什么到了最后,是从大老远的湖岸边找到的史昆宇?”

    朱氏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心中顿时一凛,气急败坏道:“你们几个傻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不快与我们说了!”

    在最关爱她的亲人长辈们面前,唐婠也不愿再继续故作坚强了,几乎是一瞬间眼泪便盈于睫,“不是意外,早在我落水之前,水底就已经有人藏着了,只等我一落下去,那人就将我死死控制住,迅速远离了画舫。”

    众人听到这里都变了脸色,有人早有预谋要算计唐婠!

    太夫人又惊又怒,“竟还有此事!简直岂有此理!婠儿你继续说!”

    唐婠轻轻的深吸了口气,将当时的情形缓缓道来,“将我掳走的是个健壮的妇人,当时才落水我还清醒着,看得清清楚楚,那妇人水性很好,身手也好,应当是个练家子,我挣扎了许久都没能脱困,最后受不住了才晕死了过去。”

    语气中有几分难以克制的哽咽,听在宁国侯府众人耳中,简直摧心肝。

    依照唐婠一贯大气洒脱的性子,若不是水底的情形委实太可怕,她不会让自己软弱的情绪外露。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三妹了。”

    太夫人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缓了缓情绪转向唐嫃道:“嫃丫头,剩下的,你来说。”

    四姐妹早就沟通过,唐嫃知道该怎么说,有些不该明着说的,自然不会多提一个字,略梳理了一下,便从头慢慢说起,“因为大姐姐一落水就被人掳走了,所以我们先后派了好些人下去,但是却怎么都找不到大姐姐。”

    “我和二姐姐都觉得这事有古怪,我急得不行想要跳下去找人,幸好被二姐姐给拦住了。”

    “当大姐姐就此在水底消失,所有人都找不到一点踪迹的时候,史昆宇突然跳了出来,自告奋勇跳下水说去救人。”

    “这时我们便心生警觉了,也是这时候才意识到,陈妈妈撞大姐姐落水,恐怕不是那么偶然。”

    听到这里,朱氏忽然道:“差点把罪魁祸首陈妈妈给忘了,既然水底下早有人在等着了,那么陈妈妈撞婠儿落水,就是老早就计划好了的一步。”

    太夫人眼神一冷,“那史昆宇好大的能耐,竟与英国公府的人有勾连,那陈妈妈是玉琳身边侍候的人,看来得让人给玉琳捎个信,让她将陈妈妈带过来好好审一审。”

    朱氏转念一想,有些疑惑,“不过既然史昆宇水性好,那他自告奋勇下水去救人,也是说得过去的,你们为何会觉得不对劲?”

    唐嫃不急不忙道:“我们姊妹几个上了画舫之后,是分开坐的,在大姐姐落水之前,我一直与潞王爷,还有淄川郡王坐在一起,我等着他们叔侄俩钓鱼吃呢。”

    “大姐姐在落座之前曾被史昆宇纠缠,潞王爷便刻意提醒似的与我说,他曾在无意中听史昆宇说过,对大姐姐心生向往什么的混话。”

    “大姐姐落水后消失得那般诡异,肖想大姐姐已久的史昆宇,这时候却跳出来要救人,我们又怎么能不多想。”

    “史昆宇下水后我就盯上了他,然后我便非常庆幸我盯住了他,史昆宇下水后根本没有找人,而是一路往前直奔目的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