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128 求成全
    :

    太夫人面色更沉,停下拨动念珠的手,紧紧握住。

    听到这里,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唐颂眼底瞬间聚集了风暴,“看样子史昆宇是早就知道大妹妹身在何处了。”

    唐嫃点头,“没错,正是这样。”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心里还是一阵阵发凉,假如她当时没跟上去,现在唐婠会怎么样?简直不堪设想,“我在水里跟了他很久,他才往岸上游了过去,果不其然,大姐姐就晕在湖岸边。”

    至于那个掳走唐婠的妇人,完成了任务,早在他们找到唐婠之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在史昆宇向大姐姐伸出了咸猪手的时候,我打晕了他并往死里狠狠暴揍了他一顿。”

    太夫人皱起了眉头,沉声道:“史昆宇居心叵测,打死他都不为过,可我觉着,这事怕没那么简单。”

    唐嫃抱着个茶碗,低下头,小口小口的喝茶。

    心里默默道:事情当然没那么简单咯,还有一朵黑心的小白花,等着被大伙儿慢慢剥皮呢。

    虽然她很想跳出来告诉所有人,此事最大的黑手是张雅静,可是揭开了这一切之后呢?

    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大家都相信,这事真是张雅静做的。

    但是相信了,又有什么用?

    太夫人会是会打残了张雅静?还是会杖毙了张雅静?都不会。

    毕竟张雅静是太夫人嫡亲的外孙女。

    顶多就是震惊,伤心,失望,厌恶。

    更别说唐玉琳了,无论张雅静都做了些什么,唐玉琳都会护着张雅静的。

    即便是大家知道了,张雅静如此置唐婠于死地,到最后也不过是小惩大诫,不会真的把张雅静怎么样,又有什么意思?

    最重要的是,张雅静并没有亲自动手。

    就算陈妈妈和史昆宇都站出来指证张雅静,张雅静还可以反过来说她是被诬陷的呢?

    与费时间和精力来其扯这些没用的,还不如先不动声色,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由唐婠自己来报今日这一箭之仇呢。

    那还能痛快些。

    太夫人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史昆宇要算计唐婠,找谁撞唐婠下水不是一样的,为什么偏与英国公府扯上了关系,于是看向唐颂道:“你现在就去一趟英国公府,让你姑母把那个陈妈妈交出来。”

    唐颂心里同样存了疑影,自然明白该怎么做,得了吩咐便立即起身应道:“是,孙儿这一趟无论如何,也一定将陈妈妈带回来。”

    现在天色不早了,唐颂去英国公府一来一去,需要不少时间,太夫人问完了该问的,就叫大家都回去歇着,要是唐颂回来的早,再叫大家过来一起审陈妈妈。

    从春晖堂离开的时候,唐妧悄悄跟姐姐们说,“你们猜,陈妈妈会不会已经被灭口了?”

    唐妤淡淡道:“一半一半吧。”

    唐婠替她补充完整,“假如陈妈妈有把柄握,或家人被人抓在手里,那她就多半不会被灭口,因为无论怎样重刑加身,陈妈妈心有顾虑,自然到死都会咬紧牙关。

    假如陈妈妈没有任何把柄被抓住,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只怕这回大哥哥要白跑一趟了。”――

    江夏侯府。

    母子俩一坐一站,气氛有些冷。

    江母没想到都这么久了他还没死心,今日出去游了一趟清凉湖回来,不知发了什么疯,进门打头一句话就是要退婚。

    “你今天出去遇上什么事了?”

    “游湖的时候遇上了唐家四姐妹和张二小姐,唐大小姐和张二小姐先后落了水,我一时情难自己跟着跳下去了……”

    江母闻言心头一紧,见他此时安然无恙的站在面前,心里顿时又一松,只是脸色却冷得没法看,语气也有几分嘲弄,“跟着跳下去,那你是打算去救你的未婚妻唐大小姐,还是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张二小姐?”

    母亲的话让他心里发堵,什么叫没有任何关系,“唐大小姐先落水,被唐三小姐救上来后,张二小姐才落的水……”

    江母冷笑,“那你是打算救张二小姐咯?”

    “是。”江陵抬起头迎上母亲的眼睛,坚定无比,“母亲,我想娶的人,从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张二小姐。”

    “众目睽睽之下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故意表露出对张二小姐的情意,这是在逼着我帮你退掉与婠儿的婚事,然后好调头娶张二小姐!”

    他没有故意,但确实存了这么个心思,所以他不反驳,一撩衣摆跪地恳求,“求母亲成全。”

    江母神情冷淡,端起茶盏慢慢拨动,丝毫不为所动,“你不是不知道,我说过很多次,在我心里,只认婠儿做儿媳。”

    “母亲,可是娶妻的人是我,是我呀,为什么不能尊重我的意愿,即便强迫我娶了唐大小姐又如何,这世上只会多一对怨偶,这难道会是母亲想看到的吗?”

    他不明白,母亲为何要如此固执,为什么不能成全他。

    要娶妻的人是他,又不是母亲自己,为什么不能娶他心爱的女子,而要他娶母亲看上的女子。

    他知道,婚姻大事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理所应当。

    可是做父母的为什么不能理解做儿女的?

    母亲为什么非要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的头上?

    母亲认为千好万好的,对他来讲却未必好呀。

    江母望着他的目光格外犀利,“娶妻的人的确是你没错,所以你的意思是,等你成亲了,就要立刻搬出江夏侯府?”

    江陵一惊,“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那不就是了,我看不上那位张二小姐,打心眼里不喜欢那位张二小姐,你们男人自有一番男人的天地,在外头的时候比在府里头多,所以以后留在府里,天天面对这么个儿媳妇的,是我!到时候你让我的日子怎么过?天天瞧着她那娇娇弱弱迎风流泪的模样,是嫌你母亲我日子过得太顺心了诚心添堵的是吧?”

    “母亲!雅妹妹只是身子弱了些,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