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130 招供
    :

    “她万事都先顾着我,又怎么会害了我,母亲您实在是多虑了。”

    “你要不是我的儿子,我才懒得操这么多心,只管等着瞧笑话。”

    “……”

    “……”

    江母的意思很明确了,那就是,与唐婠退婚是可以的,他要娶谁都没问题,唯独不能是张雅静。

    江陵很绝望,但是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不能就这样放弃,于是匍匐在母亲脚边,砰砰砰的磕头恳求,脑门都磕青了。

    江母心疼得紧,可她明白这都是套路,儿子赌的,不正是她会心疼?于是挺直了腰杆,重新硬起心肠,仿若浑不在意,“……磕吧磕吧,还不够,再用点力,最好把脑袋给磕坏掉,连人都认不出来才好呢,到时候什么张大小姐、张三小姐的,一概都认不得了,正好乖乖的,给我把娶婠儿进门。”

    江母态度十分强硬,绝不妥协,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去看这闹心的儿子。

    江陵还没磕晕,倒是快哭晕了。――

    来去不到两个时辰唐颂就回来了,不仅将陈妈妈带回了宁国侯府,这大晚上的唐玉琳竟也跟着来了。

    唐嫃与姐妹们得到消息来到春晖堂的时候,太夫人与唐玉琳已经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了。

    听了太夫人说完唐婠落水的前因后果,唐玉琳怒火中烧的指着跪在底下的陈妈妈,“你虽不是我身边最得用的,但是服侍了我这么多年,我自问也算待你不薄,你怎么敢这样狗胆包天吃里扒外,与那史昆宇勾结在一处合谋害婠儿!那史昆宇是怎么找上你的,你都知道些什么,还不赶紧交代了!”

    唐玉琳真是要气死了,陈妈妈一个内宅仆妇,竟然与外男勾结上了,想想都让人悚然而惊!

    史昆宇想干什么,算计婠儿,还要拉上英国公府!

    史昆宇好能耐啊,都把手伸到英国公府内宅里了,怎么不上天呢他!

    太夫人最开始问话的时候,陈妈妈哭着喊着叫冤枉,大晚上的把人从英国公府弄过来,太夫人可不是为了听她废话的。

    当即就让人狠狠抽了陈妈妈几耳光,抽得陈妈妈牙都掉了两颗,再也不敢瞎叫唤。

    可是跟史昆宇勾结什么的,陈妈妈真是冤枉的,就是再给她几耳光她也要喊,“夫人明查,奴婢平时都是在夫人院子里侍候的,又哪里有机会能与那史三少爷勾连上,奴婢连新宁伯府的大门朝哪边开的都不知道呀,奴婢真没做过,奴婢敢对天发誓,奴婢没有与那史三少爷勾连,奴婢若有半句欺瞒,就遭天打雷劈。”

    太夫人冷笑,“你没有那个本事与史昆宇勾连,自有旁人有那个本事,我最后再问你一遍,究竟是谁指使你将婠儿撞下水的?”

    陈妈妈重重地往地上磕头,“没有人指使奴婢这么做,再借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谋害唐大小姐呀,奴婢真的是不小心踩了豆子,脚下一滑才撞到唐大小姐的……”

    太夫人哪耐烦这些,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吩咐道:“拉出去,让她亲眼瞧着,要是再不说实话,就将陈大英打死。”

    一听到独子的名字,陈妈妈脸色就变了,充满了震惊和恐惧,“太夫人饶命!大英是无辜的……”

    太夫人不愿意再听半句废话,单妈妈立即叫了人进来,一左一右将陈妈妈叉了出去。

    唐嫃眼神亮亮的,悄悄给唐颂点个赞。

    把陈妈妈的儿子也弄了回来,大哥哥这差事办得漂亮呀。

    唐玉琳如坐针毡,有些难以置信道:“母亲的意思是,英国公府里还有其他人,与那史昆宇有勾连?”

    太夫人不言语,让她自己去想。

    深更半夜的,一板子一板子落到肉上闷响,再加上陈大英凄惨的叫声,听起来格外瘆人。

    “……啊……娘!救救我吧,娘……您到底做了什么呀……啊……娘啊,太夫人和夫人想知道什么,您直说了吧娘啊……”

    院子里,几板子下去陈大英被打得皮开肉绽,陈妈妈就被按在旁边眼睁睁看着。

    鲜血渗透了陈大英的衣裤,顺着衣角一滴一滴淌下来,眼看着陈大英就快熬不住了,哭哑嗓子的陈妈妈终于松口了。

    陈妈妈再次被拖了进来,这回没有一句废话,朝着太夫人磕了几个头,撕心裂肺的张口就道:“是白巧,是白巧让奴婢这么做的……”

    唐玉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呆了片刻,然后惊得当即拍案而起,小几上的茶盏都震掉了,在地上摔得瓷片四溅,“你个吃了猪油蒙了心的东西,知不知道自己胡说八道些什么!”

    白巧吩咐她做的?

    白巧可是雅静贴身服侍的大丫鬟之一,白巧的吩咐那不就是雅静的意思,怎么不干脆直接说是雅静让她做的!

    居然不是意外!

    陈妈妈的哭着说得斩钉截铁,“是真的,白巧吩咐奴婢……”

    唐玉琳震怒不已,美艳的脸都变了形,“你个得了失心疯的东西,再乱说一个字,我撕了你的嘴!”

    姑娘家的名声多重要,这贼妇怎么敢!

    太夫人震惊过后,半晌才回过神来,沉声对唐玉琳道:“你坐下,听她把话说完。”

    唐玉琳气得胸脯起伏不定,“母亲,你瞧她说都的什么话!她自己鬼迷了心窍做错了事,还敢把脏水往雅静身上泼,真是好大的胆子!”

    太夫人哪怕胸中翻江倒海,表面上依旧稳如磐石,“事出皆有因,她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说的,你坐下。”

    唐玉琳狠狠瞪着陈妈妈,仿佛要吃人似的,终究还是依言回去坐下。

    太夫人眼神沉沉的,看着陈妈妈道:“你继续说,说仔细了,这回要是再有半句不尽不实的,立即拖出去打死丢乱葬岗去!”

    陈妈妈猛地打了个寒噤,稳了稳神,想着被打得半死的儿子,一边心疼得倒抽着凉气,一边信誓旦旦道:“太夫人明鉴,奴婢不敢再有半句假话,如若不然,就叫奴婢母子俩都不得好死。”

    明知道说了真话大家也不会相信,可是事到如今她只能实话实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