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131 勾结
    :

    方才听到了唐婠落水之后发生的事,陈妈妈便明白了,多半是张雅静与史昆宇合谋,想要毁了唐婠的清白名声。

    原以为不过是表姊妹之间有了龃龉,只是报复性的吓唬吓唬人而已,谁曾想原来二小姐的心竟那么狠。

    陈妈妈知道她若是说出来,二小姐一定不会放过她,夫人也定不会放过她们母子的。

    可是就算她咬死了牙关,一个字也不吐露,难不成她们母子还能活?

    太夫人说要打死她们母子,就一定会打死她们母子的,绝不是吓唬她。

    京城里谁不知道,宁国侯府的太夫人,一旦发起狠来,比已故的老侯爷还狠。

    她不想死,更不想唯一的儿子,也被打死。

    “那天夫人派到侯府见太夫人的人回去了,说太夫人应下了第二天一起去护国寺,白巧当夜就找来了奴婢吩咐,让奴婢寻机会将唐大小姐弄到湖里去。”

    “各位小姐们到了清凉湖之后,奴婢就一直在寻找机会,后来上了画舫之后,机会就来了,唐大小姐似乎有点喝多了,独自出来醒酒靠着湖边站着。”

    “画舫里当时正热闹着,奴婢顺手丢下几颗豆子,也无人察觉,然后奴婢就故意踩上豆子,假装脚滑撞向了唐大小姐,当时唐大小姐身边的婢女,见唐大小姐被撞出去了还准备去拉,我生怕她坏了事,索性假装没站稳,又往那婢女身上扑了过去。”

    “奴婢听白巧的吩咐将唐大小姐撞下了清凉湖,可是史三少爷的事真的跟奴婢一点关系也没有,奴婢也不知道水底有人的事,奴婢就只是听从白巧的吩咐撞唐大小姐落水,其它的一概不知啊……”

    “太夫人,奴婢没有要害唐大小姐的意思,奴婢只是听了白巧的吩咐,奴婢以为是我们家二小姐,与唐大小姐之间有什么过节,将唐大小姐撞到水里,也不过为了吓唬吓唬唐大小姐。奴婢怎么都没想到之后还有那样的事,奴婢要是早知道,无论如何都不敢答应白巧呀,奴婢真的没有那个胆子要害唐大小姐呀,求太夫人开恩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夫人,奴婢没有说谎,真的是白巧,夫人若是不信,可以问问白巧……”

    唐玉琳无论如何都绝不相信,唐婠落水以及之后发生的事,会是白巧指使陈妈妈干的,更不可能是雅静的授意,因此怒极骂道:“简直一派胡言,满嘴的胡说八道!”

    “雅静素来胆子小,心地最是善良不过的,平时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白巧身为雅静贴身服侍的婢女,深知雅静的心性和为人,又怎么可能会指使你害人!”

    “更何况,雅静与婠儿之间又没有过节,白巧无端端的,又怎么会指使你这么做!你要信口雌黄,也得找个靠得住的理由!”

    唐玉琳快要气炸了,身为英国公府的当家主母,可是偏偏在她眼皮子底下,有人与外男勾结串联,谋害她娘家的侄女。

    要是唐婠此次真的出了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回娘家,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娘家人!

    幸好总算是有惊无险!唐婠到底没有真出事!

    可她都没来得及为唐婠的有惊无险松口气,雅静身边服侍的人居然被陈妈妈扯了进来。

    就差没明着把这盆脏水泼在雅静头上了!

    她可怜的女儿,造了什么孽,遇到这种事!

    “奴婢绝对没有攀咬二小姐的意思,但是这件事,真的是白巧吩咐奴婢做的呀,或许与史三少爷勾连的人是白巧,说不定二小姐也被蒙在鼓里了!”

    “奴婢若有半句假话,就叫天打雷劈!出门就叫雷劈死!”

    陈妈妈觉得自己被白巧坑了,或者可以说是被张雅静坑了。

    坑得彻底。

    尽管,嘴里说着张雅静是被蒙在鼓里的,可是在陈妈妈的心里,却认定白巧绝不会是自作主张,此事肯定是有二小姐的授意的。

    可是胳膊到底拧不过大腿,陈妈妈绝不能攀咬张雅静,否则她们母子不会有活路。

    所以只能主动把张雅静摘出来,将脏水全部浇到白巧的头上。

    陈妈妈尚且存了一丝丝侥幸,或许,可以让白巧背这口黑锅呢?

    唐玉琳浑身一震,那么狠的毒誓,不留一点余地,难道真是白巧,怎么会呢……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白巧吩咐陈妈妈做的,那么身为主子的与雅静也脱不开干系。

    除非,白巧背主!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叫人骨悚然,唐玉琳越想心里越不安,简直如坐针毡,“白巧与你一样平时都是在内宅侍候的,又怎么会与史昆宇那样的外男有所勾连?”

    见唐玉琳仿佛疑上了白巧,陈妈妈心中一喜,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这个奴婢真的不知道呀,奴婢只是听白巧的吩咐……”

    太夫人也觉得兹事体大,闺阁小姐身边的婢女,若是与外男有了勾连,那可是要命的事,忙沉声对唐玉琳道:“你赶紧回英国公府,好好审审那个白巧。”

    进屋之后就没吱过声,默默站在唐颂身后的四姐妹,听到这里交换了眼色。

    张雅静所饰演的小白花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就算陈妈妈把白巧给供了出来,太夫人和唐玉琳也没有怀疑到张雅静头上。

    唐婠的决定是对的,来日方长,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唐玉琳再也坐不住了,临走时,带走了陈妈妈母子。

    太夫人稍微调整了一下僵硬的坐姿,望着站在屋里的孙女和孙女们,叹息道:“很晚了,都回去歇着吧,明儿英国公府那边有了消息,再说与你们听。”

    唐嫃跑过去,在太夫人身边蹭了蹭,“祖母也要好好休息,别为这事费神,咱们慢慢查就是了,说好的过两天去庄子里玩,可别到时提不起精神来哟。”

    太夫人不禁一下子就乐了,往她身上轻轻的捶了两捶,笑出声道:“放心吧,祖母还没老到那份儿上,不会拖你们后退的,倒是你们几个小孩子家的,今天受了不小的惊吓,让守夜的人警醒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