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132 疑心?送酒?
    :

    上了年纪的人,想睡个懒觉都不成,到了点就自然醒,太夫人昨晚睡得迟,早起精神就不大好,在床上靠坐了会儿,最终还是起来洗漱了。

    江夏侯夫人满怀心事的上门拜访,进屋看见太夫人的神情有些憔悴,直截了当的就扑到太夫人脚底下,“……都是我没有管教好儿子,累得太夫人这把年纪了,还要为小辈们的事情操心……”

    太夫人糊涂了,“你这是做什么,陵哥儿怎么了?”

    江母愕然,“昨天清凉湖的事,太夫人不知道吗?”

    太夫人坐在罗汉床上,隔了中间的紫檀小几,指着对面的位置,“别动不动就跪呀跪的,有话坐下来就好好说。”

    江母依言坐下后捧起了茶盏,低头看着水中舒展的茶叶,心下惴惴不知从何处开口。

    太夫人见她这副模样,心里头就有几分明白了,不由轻轻叹了口气,“昨天清凉湖发生的事情多了,不知你要说的是哪一件?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了,你不是不知道,我最烦拐弯抹角那一套。”

    “我实在是没脸与太夫人说这件事,只是纵然我不说,过不了两天,太夫人怕就要从外人口中听说了,所以,我还是直说了吧。”

    “唐大小姐落水后,被三小姐救了,之后,张二小姐也落水了,陵哥儿情难自已,也跟着跳了下去。”

    江母简直不敢去看太夫人的脸。

    太夫人:“……”

    江母说得非常委婉,太夫人消化了半晌,才惊愕的望着江母,“你是说,陵哥儿中意雅静?”

    江母满脸尴尬和愧疚的道:“昨天画舫上那么多人都看着,恐怕过不了两天,这件事便会传得人尽皆知。”

    太夫人默然片刻,“那么你今天的来意呢?”

    江母急切道:“太夫人您是知道的,我心目中儿媳的人选,从来就只有婠儿一个,甭管旁人家的姑娘再好,我都不曾动过半分心思,我只认婠儿做儿媳。”

    太夫人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你什么心思,我还是知道几分的,只是,陵哥儿的心思呢?”

    江母苦笑道:“不瞒大夫人,昨天陵哥儿一从外面回府,就跟我说要与婠儿退婚,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冬天的时候,陵哥儿也与我提过一回。”

    听了这话,太夫人着实吃了一惊,“陵哥儿去年那时候,就对雅静动了心思了?”

    说完,瞬间想到了什么,神情一肃,“是陵哥儿单方面的意思,还是雅静也动了心思?”

    江母十分笃定道:“说是两情相悦。”

    太夫人的脸色蓦地沉了下去。

    昨夜里审问陈妈妈后,唐玉琳质问陈妈妈,白巧无端端的,怎么会指使陈妈妈,要置唐婠于死地的话,清晰地回荡在耳边。

    那么婠儿作为陵哥儿的未婚妻,挡了雅静的道碍了雅静的眼,算不算是白巧下手的原因!

    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雅静还能是无辜的吗!

    太夫人陡然一惊,这才发现不知觉间,她竟怀疑雅静了。

    江母叹气道:“我今天特意来跟太夫人说这事,一来是想让太夫人心里有个数,二来是想听听婠儿的意思,说到底是陵哥儿大错特错,对不住婠儿……”

    “如果婠儿还愿意给陵哥儿一个机会,我敢在太夫人跟前发誓,婠儿日后嫁入江夏侯府,我一定将婠儿当成眼珠子宠着疼着!”

    “如果婠儿接受不了打算退婚,即使心里虽然难过,我也一定会尊重婠儿的选择。”――

    江母与太夫人说了很久的话,没有留下来用午饭就离开了。

    唐婠随着绿珠进了里间的时候,太夫人正靠在塌上闭目养神。

    一夜不见,太夫人脸上的纹路,似乎深了许多。

    唐婠瞧着怔然半晌,在太夫人身边坐了下来,低声的唤道:“祖母。”

    “你什么时候发现雅静与陵哥儿之间有私情的?”太夫人声音疲惫,缓缓睁开的眼睛,却亮得惊人,仿佛能照见一切。

    在听说江夏侯夫人来过之后,唐婠就猜到了,太夫人叫她来为的是什么事,因此十分平静。

    “花朝节那日,江世子身边的小厮来福,递了个信儿给木棉,说江世子约我在桃花林中相见,后来,我与三位妹妹一起去了桃花林,就看到江世子与表妹依偎在一起。”

    江陵怎么可能在约了唐婠之后,又和张雅静在桃林中亲近暧昧。

    太夫人瞳孔骤然紧缩,“然后呢?”

    唐婠翘了翘唇角,有几分无奈的,轻声的笑了笑,“然后我们就当什么也没看到,我与二妹妹四妹妹一起走了,三妹妹一个人逛桃花林,喝醉酒后遇到了恭亲王……”

    也就是说,三个人并没有对上,太夫人道:“此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唐婠傲娇的哼了哼,“祖母问错了人,应该是问表姐和江世子,他们打算如何处理,做错事的又不是我,我就不操这份心了。”

    太夫人一窒,狠狠瞪她一眼,心中却是一松,“你呀!”――

    潞王爷谢知远实在太够意思了!

    果然说话算话,第二天就派人送来了五坛酒,其中三坛是醉忘春,其余两坛分别是叫影凌乱,和月徘徊。

    唐嫃高兴得不得了,一整个下午笑得见牙不见眼,晚餐的时候拿出两坛醉忘春来,与家人一起分享。

    唐颂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反正心里头是万分服气了的,“三妹妹可以啊,面子比二叔都大,我们也跟着沾光了。”

    谢知远可是很少白送人酒的,更何况是一送就是五大坛。

    要知道,就连谢知远他亲爹皇帝陛下都没这待遇。

    谢蕴每回拐弯抹角的问自己儿子讨点酒喝,都要开了自己的小金库放点血给谢知远。

    唐嫃喝得醉醺醺的,脸上的笑容有些痴傻状,面前唐颂的影子,隐隐绰绰一分为二了。

    “……恭王叔叔和花公公这阵子对我颇为照顾,今天中午还让人给我送了食盒过来,明天我带两坛子酒去恭王府酒借花献佛……”

    太夫人点点头,笑眯眯望着她,感到十分欣慰,“嫃丫头知恩图报,是个好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