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134 喝醉了
    :

    谢知渊一直在府中养伤,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更是少有见外人的时候,因此并未听说此事,仔细打量了她两眼,“你下水救人了?”

    唐嫃点头,“嗯。”

    花富贵也是才刚听说的,还没来得及说与谢知渊听,“何止下水救人那么简单!”

    谢知渊眯了眯眼,“怎么回事?”

    花富贵立即为他们家主子解惑道:“唐大小姐落水后,派了好几拨人下去找都不见人,就这么在水底下消失了,后来说是被水鬼拖远了,三小姐下水找了许久,才把唐大小姐给救回来。”

    “刚把唐大小姐送回画舫上,三小姐还没上去呢,张二小姐又落水了,三小姐可真是好样儿的,转头就去救张二小姐了。”

    “据闻当时情形十分凶险,水底下有脏东西,三小姐好容易把人救上来,眼看着就快上画舫了,水底下的脏东西又来了!”

    说到这里花富贵激动得一拍大腿。

    “张二小姐三番五次被拖下水底,三小姐不顾己身,一次又一次下水去救张二小姐!不怪当时画舫上的人都被三小姐给感动了,老奴听了心里也真是又感动又为三小姐骄傲!”

    谢知渊一点也没被感动到,十分不赞成的看着唐嫃,“你身子不好,管那么多闲事做什么,又想吃药了?”

    唐嫃闭紧了嘴巴使劲摇头。

    花富贵很是好奇,“史昆宇口口声声喊着,唐大小姐和三小姐合伙打断他的腿,是怎么回事?”

    唐嫃不解释原因,理直气壮哼道:“就是我们干的,他能怎么地?”

    谢知渊和花富贵都懂了,这事儿里头有猫腻。

    不过谢知渊对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没什么兴趣。

    “以后少管闲事,先顾着自己。”

    明明是唐玉疏的闺女,怎么他也跟着操心了?看来是最近太闲得慌。

    “我会的。”唐嫃乖巧的应着,目光落到面前的两坛子酒上,又看了看谢知渊,“恭王叔叔伤势反复,是不是不能喝酒了?”

    谢知渊顺着她的目光,扫了一眼那两坛子酒,“存起来吧,等你哪天想喝了,就过来喝。”

    唐嫃舔了舔嘴唇,眼神亮闪闪的,“我现在就想喝。”

    谢知渊:“……”

    小东西现在是不是在窃喜,他不能喝酒,两坛美酒就全都是她的了。

    忽然间不知想到了什么,花富贵内心欣喜不已,“我这就下厨去,做几道拿手好菜,三小姐既然想喝了,那等会儿就喝几杯,咱主子虽然不能喝酒,作陪却是可以的。”

    喝酒好啊,喝酒妙啊,喝多了以后,呱呱叫啊!

    男女之间喝点酒,才能突飞猛进呀!

    说完,直接忽视的他们家主子,花蝴蝶一般飞了出去。

    两个人隔着一张小几坐着,唐嫃一口点心,一口茶水,时不时说上几句,唧唧喳喳的,像只欢快的小鸟。

    谢知渊时不时看她两眼。

    那张小嘴巴仿佛停不下来,一会儿工夫吃了六块核桃酥,三块绿豆糕,两块藕粉桂花糖糕……

    谢知渊觉得自己越来越无聊了,居然数小东西吃了多少块点心……

    没一会儿,忍不住又去看她一眼。

    他敢保证,等会儿花富贵做好了饭菜,兴许她会看在与他同桌的份上,会稍微收敛一点给他留点,但是她一人绝对能吃掉大半。

    总是吃这么多真的没问题吗?

    这么小小的个子,能装得下那么多?

    会不会吃坏掉?

    小东西可能想着要留着肚子,吃花富贵亲自下厨做的饭菜,恋恋不舍地收回了小爪子,然后,托着下巴笑眯眯望着他。

    “过两天,祖母就要带我们去庄子里玩了,恭王叔叔在城外也有庄子,要不要一起出去散散心呀?”

    在哪都是养伤,有什么区别,“不去。”

    “恭王叔叔整天在府里待着,不闷吗?”

    “不闷。”

    “京城里规矩多,庄子里多自在,有很多好玩的。”

    从来没有不自在过。

    “恭王叔叔,您有在听我说话吗?”

    没走神,“嗯。”

    唐嫃的嘴巴要么吃,要么说。

    大部分时间都是唐嫃在说。

    谢知渊全程木着脸,几乎没什么情绪波动,偶尔也回应一两句,表示他有在听。

    米粒默默瞧着,诡异的觉着两人的相处模式,居然还挺和谐。

    真是见了个鬼了。――

    陆岩领着小厮们在旁边厅里摆饭,唐嫃高兴的跟在谢知渊身后,自己抱着两只酒坛子入席。

    花富贵重新洗漱了一番后过来,遣退了众人,与米粒各自服侍自家主子用膳。

    说是服侍,可谢知渊常年在军中,唐嫃在清溪小镇长大,都不是讲究规矩的人。

    花富贵和米粒几乎没什么用武之地。

    美酒配美食,眼前还有一位绝世美男,唐嫃乐得快要飞起来了,小酒一杯接一杯的喝。

    “少喝点酒。”

    “滋味太美了,根本停不下来。”

    “留着下回喝。”

    “刚才喝的都是醉忘春,影零乱我还没尝过呢。”

    谢知渊:“……”

    应该不是每次喝醉了酒,小东西都会那般闹腾吧?

    “唔!恭王叔叔不能喝酒,真是太可惜了!公公要不要尝尝?”

    花富贵笑着道:“老奴不敢喝酒,看着三小姐喝酒,老奴就很高兴了。”

    “那我帮恭王叔叔和公公喝!我要喝三份!”

    娇俏的小模样灵动自如,宝光流转,谢知渊静静的瞧着,一时忘了继续去阻止她。

    花富贵生怕唐嫃喝得少了似的,只要瞧着唐嫃的酒杯一空,立即上前偷偷摸摸的给斟满了。

    不知不觉间,唐嫃喝了不少。

    等谢知渊察觉到,她的反应开始有些不对,让花富贵把酒撤下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唐嫃的头晕了,眼也花了,脑子也有点乱了。

    谢知渊皱起了眉头,扫了眼半空的盘碟,“还要继续吃?”

    酒劲慢慢上来了,唐嫃晕乎乎的,反应慢了半拍,“呃……吃差不多了,我去躺会儿。”

    感觉不太妙,唐嫃不敢硬撑,天旋地转的感觉,很不好受。

    米粒提心吊胆,悔恨不已!

    怎么就没拦着花公公呢,没出息,不就是被斜了两眼而已,能有多恐怖!恐怖得过小姐喝醉酒?

    “完了完了,喝得太快了,劲儿太猛了,来得这么急,好晕好晕……”

    唐嫃感觉坐都坐不住了,两手死死抓住了桌子,才没有滑倒地上去。

    见状,谢知渊老辣的心神不禁有丝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