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136 吃吃吃
    :

    谢知渊闻声抬眸瞧了一眼,见她在屋顶上从这头跑到那头,蹦蹦跳跳,峻峭凌厉的脸上雾霭沉沉,默不吭声的加快了脚步。

    陆岩鹌鹑似的跟在后头,还不敢靠得太近,怕被无形的气场误杀。

    “恭王叔叔!恭王叔叔……”

    一声接一声的,充满了欣喜。

    仿佛看到的不是他朝她走过去,而是全世界在朝着她走过去。

    谢知渊心中猛地一荡,神色间却没什么变化。

    直到……

    唐嫃身子前倾太过,本就头重脚轻,飘飘然,陡然失去平衡,整个一下子扑了下去。

    “啊!”

    “小姐!”

    “三小姐!”

    米粒脑中一片空白,在那一瞬间,出于本能的,用了她所能用的,最快的速度,朝唐嫃扑了过去。

    花富贵也顾不得仪态了,大步跑过去想要接住她。

    至于让主子英雄救美什么的,一时之间根本全然顾不得了。

    甚至忘了周围还有影卫,就算谢知渊没赶过来,唐嫃也不会坠落受伤。

    望着唐嫃在眼前跌落,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那一刻,心里只剩下她的安危,别的算计早就抛诸脑后。

    隐藏在周围的影卫见状,都已经准备好将要出手了。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谢知渊的动作快。

    几乎是唐嫃的身子往下一倒,院中惊呼声刚响起的那一瞬,谢知渊便化作了一道黑色光影。

    瞬息之间便越过了一进院落,惊鸿掠影般,出现在唐嫃所在的那片屋顶。

    毕竟米粒隔得太远,一切又发生得太快,哪里还来得及,等她扑过去的时候,也只是扑了个空。

    米粒如坠冰窟浑身僵硬,以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唐嫃摔下去,不曾料,千钧一发之际,一阵轻风由身边略过,黑影一闪而至,将唐嫃裹挟而起。

    须臾间,转悲为喜。

    是恭王爷!

    尽管没有看清楚,可是,米粒就是敢肯定,是恭王爷!

    黑影在屋檐上点了点,最终稳稳的落在地上。

    望着谢知渊怀里抱着的唐嫃,米粒忍不住趴在那喜极而泣。

    太虐心了!

    每次小姐喝酒都能把她们虐个半死!

    花富贵跳到嗓子眼的心总算落了回去,一边用手绢摁了摁眼角并不存在的泪,一边在努力站稳找回脚踏实地的感觉,然后脸上就洋溢着劫后余生般的喜悦。

    “吓死老奴了,吓死老奴了,主子爷,您到得太及时了……”

    花富贵重新迈起了小碎步跑过来,待瞧见谢知渊嘴角的一抹鲜红,嘴边还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惊得花容失色地惊呼了一声,“主子!”

    旧伤又复发了!

    吕成邈刚闻风赶到,见状气得脸都白了。

    唐三小姐简直就是个祸害!主子的小命迟早被她玩完!

    死太监和那帮混小子还把她看成未来的王妃,这都还没怎么着就能三番几次害主子旧伤复发,真要是哪天嫁进王府那还不得搞得天翻地覆!

    吕成邈吹胡子瞪眼睛的冲了过去,正要给谢知渊看伤,瞧见唐嫃的举动后顿时呆若木鸡。

    唐嫃才不知道众人都被她搞得像是丢进油锅里反复煎了几遍似的。

    顺势搂住谢知渊的脖颈之后,抬眼,便是顺着他嘴角溢出来的那一线殷红,衬托着他微微有些发白的面容,就像是刚出炉的淋了草莓酱的新鲜糕点。

    唐嫃忍不住把头凑过去,伸出舌尖,舔了舔那一缕草莓酱。

    末了,还往自己唇上舔了一圈,将草莓酱卷入口中。

    温热滑腻的感觉,软嫩得不可思议。

    舌尖舔过的地方迸起一股电流,迅速流窜到他的四肢百骸。

    谢知渊身体紧绷,坚硬如铁,抱着她的手臂,禁不住的抖了抖。

    唐嫃雪白的面颊笼罩了一层红晕,如同擦了胭脂,与她眼中潋滟的桃花色相得益彰。

    谢知渊闭上眼睛深呼吸,压下心头的异样和疼痛。

    抬步正要把这不省心的小东西送回房去,冷不防她似食髓知味一般又凑了上来。

    这回精准的覆在他线条精致冷硬的唇上,横扫了几下,没尝到她想要的味道就开始用牙啃。

    四周的影卫,屋顶上的米粒,以及院中的花富贵,吕成邈,陆岩,齐刷刷石化了。

    谢知渊一面仰头往后躲,一面掐着她的后颈子,将自己的嘴巴解脱出来。

    就知道吃!醒着吃!喝醉了也吃!

    喜欢啃人是什么毛病!

    “别闹!”

    谢知渊嗓子像是被火燎过,干涩嘶哑。

    “我还要……”唐嫃的声音带了些委屈,就像一个极度渴望吃糖的孩子,望着近在咫尺的糖果,大人却不给吃一样难受。

    “不许闹,再闹要挨揍。”

    谢知渊的声音越发低沉,脸色黑得如同锅底灰。

    真该让唐玉疏好好看看他闺女喝醉酒后是个什么德行!

    好好管教管教!

    唐嫃就扑到他的颈边哭了,嘴里含含糊糊吐字不清,伤心欲绝,“……呜呜呜……恭……王……叔……叔……呜呜……不要……打……”

    多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奶娃似的!说哭就哭!只是想给个警告而已,又没真打,哭这么伤心做什么!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把她怎么了!

    要打也是唐玉疏打!

    他又不是她爹!

    谢知渊心里莫名的焦躁,抱着她边往屋里走边道:“你知道我是谁还敢瞎闹?”

    唐嫃掉着眼泪珠子,猛然昂起头来,又朝谢知渊嘴上扑。

    属猪还是属狗的!一会儿拱一会儿咬!

    尽管谢知渊十分警醒,很快就别过头去了,可唐嫃的突然袭击,还是有一点点成果的,两人的唇轻轻擦过,蜻蜓点水般震颤心弦。

    谢知渊只觉得心口愈发的难受了。

    吕成邈说得没错,要想活得久一点,必须远离这小东西。

    “就要吃!就要……”

    唐嫃像一只凶猛的小奶猫,带着几分恃宠而骄的蛮横,在他怀里不依不饶的闹腾。

    “是不是想挨揍?”

    谢知渊大手扣住她的后颈子,将她的脑袋拉得离他远一些。

    手中柔嫩纤细的触感,让他不禁皱紧了眉头,感觉稍不注意,就会把她脖子拧断。

    轻不得重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