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137 活该被祸害
    :

    陆岩和四周的影卫解除封印后早已转过头去,只是一个个的仍然兴奋不已的竖着耳朵听动静。

    感觉恭亲王府马上就要办喜事了耶!

    但是主子一副当爹的教训闺女的口吻是怎么回事?

    吕成邈是又惊又怒又气,手指颤颤巍巍指着唐嫃,想要说什么,好半晌了又没能说出口。

    花富贵将他一把推到一旁,长挑的眼尾阴邪冷厉,“再看挖眼!”

    吕成邈:“……”

    真的不敢再看,要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挖眼还算好的。

    花富贵自己却偷偷摸摸不时回头瞅一眼。

    他心心念念的酒后乱性终于来了!

    三小姐的战斗力虽然已经很强悍了,但是,如果能够更强悍一些那就更完美了!

    可怜的米粒还在屋顶上,被她家小姐的行为惊得没来得及下来,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

    以前她们小姐醉酒后闹腾归闹腾,也不会这么彪悍的啃男人的嘴呀!难道是遇上恭王爷后新添的毛病?

    蓦地,谢知渊心口一阵抽搐疼痛来袭,紧跟着又是一口血从嘴里涌出。

    唐嫃迷离的眸子亮了亮,欢呼一声扑上去就开啃。

    谢知渊身影晃了晃,脚步顿了住,想要将她拉开,一时间竟也动弹不得,于是只好双臂一松,企图将她丢下去。

    谁知她警醒地像只小松鼠,身子才刚往下掉了一点,还没落地,就噌一下窜到他身上。

    两腿盘绕在他的劲瘦的腰间,整个人牢牢的挂在他身上。

    搞起事情来更方便了。

    潞王谢知远拎着一只小酒坛,悠哉悠哉走进重明院里,看见的便是这样火爆的一幕。

    目瞪口呆!

    说好的花朝节那日传出的流言是以讹传讹呢!

    说好的十四哥铁石心肠不近女色呢!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鬼!

    十四哥被唐三小姐压在那狂亲,居然一点抵抗的意思都没有,这说明了什么!

    十四哥想从良娶王妃了!

    能不能给条活路了!

    “哐当——”

    谢知远手中一松,食指勾着的酒坛子便掉了,摔得稀巴烂。

    浓郁的酒香在重明院中随风扩散开来。

    “十七爷。”

    众人闻声都朝院门口的方向看过来。

    谢知远也回了神,“我……”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将谢知渊溢出来的心头血舔了个干净,唐嫃也朝发出声响的方向望了过去。

    浓浓的酒香让她越发的晕乎,大大的眼睛瞅着谢知远片刻,忽然扯出了春光烂漫的笑容,对着正怀疑人生的谢知远叫,“恭王叔叔!”

    谢知远:“……”

    谢知渊:“……”

    众人:“……”

    唐嫃一下子就松开双手双腿,从谢知渊身上跳了下来,欢快地朝谢知远奔了过去,“恭王叔叔!恭王叔叔!”

    谢知远一脸懵逼。

    叫谁?他?恭王叔叔?小姑娘傻了?

    谢知渊又有喷一口老血的冲动了。

    他跟老十七从头到脚没有半分相像之处,小东西是怎么把老十七认作是他的!

    他不是还活生生站在这儿!

    唐嫃小鸟儿似的跑着跑着,欢快的朝谢知远张开了双臂,显然是要冲过去抱他的。

    离得近了些,谢知远才发现,小姑娘脸蛋酡红,眼神迷离。

    望着他的时候,又仿佛是透过他,望着另外一个人。

    这……

    小姑娘冲着他喊恭王叔叔,肯定是将他当作十四哥了!

    握草!

    刚才她不是正抱着十四哥胡作非为吗!怎么一扭头就将他当作是十四哥了!

    突然,谢知远福至心灵,大声道:“她是不是喝了影零乱了!是不是喝了影零乱了!”

    谢知渊闻言脸更黑了,果然不是什么正经酒,小东西喝醉后本就爱闹腾,又喝了老十七的这种酒,难怪跟个小疯子一样。

    近了,更近了,眼看着唐嫃就要扑向他,谢知远突然一个激灵,下意识抬头朝对面望去。

    谢知渊的脸冷酷的令人心悸,深邃黝黑的眼中杀气腾腾!

    谢知渊现在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小东西抱了老十七之后,是不是还会像方才对他那样,也啃老十七的嘴巴!

    强烈的求生欲让谢知远瞬间看懂了谢知渊所表露出的意思。

    他要是敢让唐嫃抱到他,十四哥就要他血溅当场!身首异处!

    他只是来找十四哥喝酒聊天的!怎么碰上这档子事了!他冤不冤!

    就在唐嫃即将要扑到他身上的那一刹那,谢知远身形一动,跃上了院子里的一棵枝叶繁茂的老树。

    唐嫃冲得太猛扑空之后,毫无悬念的趴倒在地。

    虽然是身子和手先着的地,但是脸上也没落着好,硬生生的撞到了石板上。

    唐嫃整个人都疼懵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像个孩子般,无措的低声哭了起来,“……呜呜呜……好痛……”

    “小姐!”米粒心里那个急呀,赶紧从屋顶上下来。

    花富贵的惊呼声响彻云霄,飞快地跑过去将唐嫃扶起来,看着她额头上的淤青一片,心疼之情溢于言表,“还好还好,鼻子没有歪,也没有出血……三小姐不哭不哭……”

    谢知远心有余悸,从树上探出头来问,“她到底喝了多少影零乱?”

    花富贵回忆了一下,不太确定,“大概半坛子?”

    谢知远气乐了,“……你们居然让她喝掉半坛子影零乱!”

    他都不敢这么喝!

    米粒跑上前,小心的替唐嫃揉着脸,顺便补充道:“还有半坛子醉忘春。”

    谢知远:“……”

    活该被祸害!

    突然,唐嫃收了眼泪,从地上一蹦而起,指着树上的谢知远,笑得又憨又傻气,“恭王叔叔!”

    谢知远:“……”

    还没完!

    唐嫃身手无比灵活,一下子甩开了花富贵和米粒,轻身一跃也跳上了树。

    谢知远正想着,是撤到院子里还是干脆到屋顶上,唐嫃便轻盈的落到了他身边的树干上,看也没看谢知远一眼,笑嘻嘻抱着横过眼前的一根枝干,张开嘴就咬了下去!

    “……”

    谢知远瞪大了眼睛,看呆了,一时忘了反应。

    院中众人同样看呆了。

    这是个什么操作?

    谢知渊眸色越发深黑,阴沉的不见天日,“老十七,还不把人拎下来!”

    原来不止把他当作食物,把树也能当作食物!吃吃吃!就知道吃!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敢吃!

    有点管不住自己脑子的想,小东西到底把他当成什么食物了?糖果?点心?肉食?

    还是在她眼里他就跟那棵树是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