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138 有灵感了
    :

    谢知远十分犹豫,用哪只手拎?

    把人拎下去之后,十四哥会不会……剁了他的手?

    十四哥那副要杀人的模样,摆明了就是不准他碰到她,却又命令他把人拎下去,这不是在成心为难他吗!

    但是不拎的话今天恐怕走不出这恭亲王府了。

    谢知远为自己哀悼了片刻。

    伸出手的同时,上下打量了唐嫃一番,最后,选择了她后颈的衣领子。

    用力一提,没动。

    再用力,还是没动。

    谢知远有些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一掌劈断了她抱着的枝干,另一只手这才将她拎了起来。

    猝不及防,唐嫃小猴子似的,灵活地转过身,就要往他身上爬。

    娘耶!不要害他啊!

    谢知远吓得半死,又一掌劈下去,唐嫃脑袋一歪,彻底昏死了过去。

    众人:“……”

    谢知渊脸色冷峻得能刮下一层千年寒冰,“谢知远!谁让你打她的!”

    就她身上那几根纤小的骨头,脆弱得轻轻一碰就会断了,老十七居然下那么重的手!

    谢知远:“……”

    简直欲哭无泪!

    闲得没事来恭亲王府做什么!这不是找死吗!

    谢知渊声音非常低沉,“傻站树上做什么,还不赶紧下来。”

    谢知远一脸的生无可恋,拎小鸡崽子似的,将唐嫃从树上拎下来。

    直线飞跃到谢知渊身边,像丢掉烫手的山芋似的,赶紧将人丢给谢知渊。

    谢知渊冷着脸接过来,一只胳膊横过她的膝弯,让她趴在他的肩头。

    然后步履沉稳的进了屋,把她放到属于他的大床上。

    望着昏睡得死沉死沉的小姑娘,谢知渊凌厉的眉眼渐渐缓和,目光落到她小巧丰润的嘴唇上,眉头一皱,伸手从她嘴里取出一片树皮。

    面无表情的扫了跟进来的花富贵和米粒一眼,“看好了,若再有差池……”

    不等谢知渊说完,花富贵立即一咬牙,豁出去了,“那我们就以死谢罪!”

    见谢知渊从床边离开,吕成邈迫不及待上前,“主子,我瞧瞧您的伤。”

    到了旁边日常休息用的房间,谢知渊脱掉外衣躺了下来,配合吕成邈给他检查伤势。

    花富贵不放心主子的伤,暂时从主卧室离开一下,在门口听到屋里的说话声,知道吕成邈已经检查完了,就与谢知远一起进去。

    谢知渊躺在榻上闭着眼,脸上颇有几分苍白,看情形似乎不太好。

    谢知远皱着眉头道:“十四哥的伤怎么样了?”

    吕成邈脸色要多难堪有多难看,仿佛有人欠他很多钱没还,“再这样折腾下去,神仙都难救!”

    指着花富贵瞪眼,“再有下回,你自己看着办,别找我了!”

    花富贵白眼飞上了天,“把你给能耐的……”

    “行了,都出去。”

    谢知渊没睁眼,语气十分平稳。

    花富贵和吕成邈不敢再斗嘴,相互飞着眼刀子往外走。

    谢知远叹了口气,“十四哥你先好好休息,我还是改日再来吧。”

    谢知渊淡淡道:“不急,等小丫头醒了,你护送她回去。”

    “……”

    “你给她的酒,就得负责任。”

    “……那行吧。”――

    灌了唐嫃一碗浓浓的醒酒汤之后,花富贵嘱咐了米粒两句就出去了,走到坐在廊下饮茶的谢知远身边,“十七爷今日来可是有什么事?”

    谢知远姿态慵懒像只大猫一样,惬意洒落的半靠半躺在长椅上,想到自己今日的来意时,眼角眉梢浮上微微的笑意,“清凉湖的事公公可有听说了?”

    “听说了一些。”花富贵有些诧异,“十七爷此来是为了那日清凉湖的事?”

    “那日我恰巧就在画舫上,从头到尾瞧了一出好戏,觉得还挺有意思,知道十四哥与三小姐颇有渊源,就想找十四哥分享一下。”

    谢知远举杯饮茶广袖飘飘,姿态风雅,说到这里,眉梢别有深意的一扬,“谁知到了恭亲王府重明院,我又意外的瞧了一出好戏。”

    花富贵掩嘴而笑,“我们家主子多冷硬的人呀,偏偏就是拿三小姐没办法……”

    谢知远明白了,神情有点复杂。

    唉,感觉好日子到快要头了。

    在花富贵好奇追问下,将那天在画舫上看的戏,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谢知远的版本,基本等于事实,自然精彩绝伦。

    花富贵听了格外骄傲,“三小姐可真机灵!”

    而且这件事可真是个好素材,花富贵最近正打听跟古远征相关的事,打算强行拆掉唐古两家的亲事,清凉湖一事正好给了他灵感!

    “哦呵呵呵呵……”

    花富贵嘴唇猩红,笑得十分邪气,看起来很可怕。

    直到院中的阳光变得金黄,唐嫃依然睡得死死地,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迹象。

    花富贵去请示了谢知渊,“三小姐怕是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主子您看……”

    尽管花富贵很期盼,唐嫃能留宿恭亲王府,但他也知道这不可能。

    谢知渊躺了一下午没有起身,吃完药之后睡了一觉,花富贵才一进来他就醒了,闻言闭着眼睛淡淡道:“让老十七送她回去。”

    花富贵应是离去。

    备好车马后,米粒背着唐嫃出了屋子,直到上了马车,米粒才将唐嫃平放下来,并细致的盖上薄毯。

    谢知远护送车马到了宁国侯府门口,正好遇到了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唐颂。

    唐颂上前行礼过后,望着自家的马车队伍,疑惑道:“潞王爷这是?”

    谢知远与唐颂并不陌生,虽然算不上很熟,不过双方互有好感,因而微笑道:“我奉十四哥之命护送三小姐回来,三小姐在十四哥那儿喝醉了酒。”

    唐颂略有些吃惊,又看了马车一眼。

    想着上次唐嫃喝醉酒后,对谢知渊闹的那一出,再看谢知远眼中的笑,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就他家三妹妹那股闹腾的劲儿,想必今天在恭亲王府的情形,必不会比花朝节那天要好多少。

    唐颂眉尾微微抽了抽,“……给两位王爷添麻烦了。”

    谢知远:“我倒没什么,就是十四哥,旧伤又复发了,一下午没起身。”

    唐颂:“……”

    这么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