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140 凭什么
    :

    唐嫃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凄凄切切的哭声给吵醒了,暴躁的坐起来准备发脾气,忽然惊觉,这里并不是她的房间。

    在春晖堂用了午饭后,她困得不行,懒得回梳梨园,便在祖母屋里睡了。

    外间的哭声还在继续,听声音好像是唐玉琳。

    姑母来了?

    唐嫃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起身走到门口。

    “……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母亲您是不知道,那些话说得有多难听……”

    “……什么表面姐妹情深,背地里勾引表姐未婚夫……”

    “……雅静从前多乖巧多听话呀,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违逆……”

    “这回也不知发了什么魔怔,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说什么非那江陵不嫁了……真是气死我了……”

    “……都怪我,心疼她自小身体不好,想多留她两年,要是早早定下了亲事,说不定,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母亲,您说我该怎么办呀?”

    唐嫃听得津津有味,也懒得去搬凳子了,直接往地上一坐,撑着胳膊肘支着下巴。

    那天夜里陈妈妈把白巧招了出来,也不知姑母回去之后审的怎么样了?

    太夫人的声音十分平稳,“你可知道,前日江夏侯夫人来找过我。”

    唐玉琳的哭泣停顿了片刻,“她怎么说的?”

    太夫人原话奉告,“她说,她心目中的儿媳妇人选,只有婠儿一个,旁人家的姑娘再好,她都不会动半分的心思。”

    唐玉琳的哭泣戛然而止,然后,颇有些愤怒的尖声叫道:“她凭什么看不上雅静!江陵是婠儿的未婚夫,就算我再纵容雅静,也断不会动这份心思,可是,她凭什么看不上雅静!”

    纵然此刻心里对张雅静再恼再气,可毕竟是她捧在手心里疼了十几年的宝贝女儿,自己可以打可以骂,却容不得旁人说半句不好的话。

    更何况是这样**裸的表示看不上。

    太夫人毫不客气的道:“明知那是表姐的未婚夫,还与准表姐夫有了私情,人家凭什么要看得上她?”

    唐玉琳激动不已,“那也不全是雅静一个人的错呀,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不是那江陵存心引诱,雅静又怎么会误入歧途?”

    太夫人道:“你小点声,嫃丫头在我屋里睡着呢。”

    正在门口边偷听的唐嫃悄悄吐了吐舌头。

    看起来虽然张雅静坚持非江陵不嫁,不过,姑母似乎并没有继续纵容她的意思。

    啧,张雅静想要嫁给江陵,只怕很难咯。

    江母都明确表示看不上张雅静了,姑母是个要脸的人,又怎么肯把脸送到江母脚下,任凭江母踩踏?

    唐玉琳稍稍控制了一下音量,“……那江陵也不是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婠丫头难道还配不上他,居然还肖敢想我家雅静!”

    太夫人道:“你也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要说有错自然两人都有错。”

    唐玉琳哭着道:“……我也没说雅静就没错了……现在外头说得那么难听,多是骂雅静不知廉耻……女儿家的清白名声全毁了,将来议亲的时候肯定会受影响,偏偏那个孽障还跟我犟着!”

    “这个世道,对男人总会更宽容些,而对女人则十分苛刻,所以家里的女孩儿们,我都会竭尽所能的宠着,疼着。”太夫人说着,语气骤转严厉,“可是该严格管教的时候,便要比男孩更加严格!因为女孩一旦犯了错,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说到底,也是你平时太过纵容,太过惯着雅静了!”

    “雅静虽然柔弱,可并不胆小,也有主意,这次的事情若不处理好,后头便会一发而不可收拾,当务之急,不是怎么处理外头的流言,而是要将雅静的心思正过来。”

    唐玉琳抽噎着道:“……我已经将雅静禁足了,在她没有想明白之前,断不会让她踏出英国公府半步,身边服侍的那几个也都处置了。”

    “那白巧可审问过了?”

    提及此事,唐玉琳越发愤怒,“审问过了,是陈妈妈那狗奴才胡乱攀咬的,咱们去护国寺的头天晚上,白巧根本就没有见过陈妈妈,雅静院子里好几个丫鬟都能作证。”

    太夫人半晌默然,深深地看着唐玉琳,最终什么也没说。

    唐嫃在门帘后面翻白眼。

    好几个丫鬟都能为白巧作证,不更能说明张雅静有嫌疑吗?

    张雅静院子里的丫鬟,自然都是听张雅静的。

    怕是姑母潜意识里不愿相信这点,所以才会有意无意的忽略过去吧?

    唐玉琳愤恨的道:“陈大英都被打死了,陈妈妈还是没能吐出更多的来,反而疯魔了一般,说是雅静与史昆宇合谋,要置婠儿于死地!简直笑话!”

    “我们雅静会做那种事情吗,也不知道动动脑子想想!雅静最多就是求到我面前,让我来求母亲和大嫂,退了婠儿与江陵的亲事!”

    “雅静与江陵有了私情之后,心里愧疚得都要死了,平时见了婠儿,连头都不敢抬,更不敢多说一句话,又怎么会去害婠儿!”

    “不就是雅静与江陵的私情曝光了,所以才敢这么胡扯乱吠一通吗,临到要死了,还要挑拨雅静和婠儿的关系,这种居心叵测之人,真是死不足惜!”

    “……那史昆宇看着那么个不三不四的东西,没想到倒是手腕了得,唬得陈妈妈到死都不敢供出他来!陈妈妈也是个蠢的,新宁伯府算什么东西,我们英国公府还护不住她?”

    “史家飞出个纯妃娘娘又有什么用,膝下无子,陛下年纪大了,一个无子的嫔妃还能风光几年?新宁伯府又还能抖几年!”

    “气死我了!”

    太夫人:“……”

    唐嫃:“……”

    唐玉琳这会儿也不哭了,越说越激愤,越说越觉得自己真相了,骤然神色一肃,“就凭一个史昆宇怕是没那个本事,我估计新宁伯府定也参与其中了!”

    “新宁伯府成天忙着四处联姻的事,满京城里谁不知道,他们也知道没几天风光日子好过了,所以现在把主意打到宁国侯府来了!”

    “大概他们以为只要清凉湖事成,婠儿失了清白给史昆宇,最终就必定会嫁入新宁伯府了!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太夫人:“……”

    唐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