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141 亲娘
    :

    唐玉琳越说越觉得肯定就是这样,气怒交加拍着桌子都快坐不住了。

    “母亲,新宁伯府用心险恶,婠儿差点糟了算计不说,还要把雅静也拖下水,简直欺人太甚,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太夫人:“……”

    唐嫃默默爬回床上继续睡大觉去。

    反正她是听明白了。

    姑母的意思是,新宁伯府想抱上宁国侯府的大腿,正常情况下是他们想都别想,于是就用了这种下作手段,想用唐婠的清白,逼迫宁国侯府不得不就范。

    陈妈妈是惧于新宁伯府的威势,确切的说是惧于纯妃娘娘的威势,到死也不敢把新宁伯府招供出来。

    反倒因为唐玉琳打死了她的儿子陈大英,而恨上了英国公府,是以不光想将祸水引到白巧的身上,临死还要把污水泼到张雅静的身上。

    白巧是无辜的,有人作证。

    张雅静就更无辜了,简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跟唐婠一样是受害人。

    唐嫃渐渐又睡了过去,直到天快黑了才醒来。

    在春晖堂用过晚饭之后,唐嫃才与众人一起离开。

    唐婠和唐妤以及唐妧姐妹三个,很默契的跟着唐嫃到了梳梨园。

    米糕和米饭赶紧领着小婢女们端茶上点心和果子。

    唐嫃哪里还不知道姐妹们的用意,因为心里惦记着谢知渊的伤势,也没什么心情卖关子耍宝了。

    待各自落座后,便将午后在太夫人屋里听到的,一五一十的说了。

    与她们料想的结果差不多,谈不上什么失望不失望的,这件事暂时便算告一段落了。

    大概是下午睡太久的缘故,到了晚上唐嫃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起来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又推开窗户,跳到窗台上望了许久的天,到了后半夜才慢慢睡了过去。

    早上叫起之后明显精神不振,要是换了往常,铁定是要在床上赖半天的,想着今天要去探望谢知渊,唐嫃顶着困倦利落的爬了起来,一点也没有拖泥带水。

    深知她习性的米粒见了啧啧称奇,难得啊难得,小姐这样子绝对是因为良心痛了。

    早餐照惯例是去春晖堂与大家一起用。

    饭后,太夫人和朱氏略叮嘱了几句,唐嫃便带着几样稀有药材出发了。

    前阵子,唐玉博千里迢迢派人回京,送回了太夫人的寿礼,加上给府中众人的东西,共装了好几大车,其中就有两大车的药材。

    朱氏开了库房任由唐妤亲自挑选,都是谢知渊目前正好能用得着的。

    除此之外,这回唐妤也跟着一起去恭亲王府。

    听到门房传来的消息,花富贵放下手头的账本,亲自相迎。

    尽管谢知渊旧伤复发,是因为唐嫃的缘故,但是恭亲王府上上下下,除了吕成邈之外,还真没有人怪罪唐嫃。

    大家都一如既往地,依旧将唐嫃奉若上宾,上上宾。

    开玩笑,那可是未来的恭亲王妃,闹他们家主子一下怎么了,掀了恭亲王府都随她高兴!

    况且,唐嫃是喝醉了酒才闹腾的,纯属无心,当时那么多双眼睛瞧着,他们不会不分青红皂白。

    恭亲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只是想着,在主子身体没有完全康复之前,不能再让三小姐在主子面前喝酒了。

    他们主子这是伤势未愈,要是身体大好了,三五不时的,三小姐喝醉酒来闹一闹,多有趣多有情调!

    实在要怪的话,那就怪吕大夫医术不够好吧,耽误主子和三小姐感情发展。

    吕成邈:“……”

    握草!

    这帮小逼崽子,颠倒是非黑白!

    有本事以后伤了病了,都别找他看病治伤!

    吕成邈知道后,气得七窍生烟!

    去往重明院的路上,唐嫃忐忑不安的问,“公公,您说恭王叔叔他……还会见我吗?”

    花朝节那次也是喝醉酒,闹得恭王叔叔旧伤复发,当天夜里本来也如此刻一般,是上门探望和道歉顺便道谢的,结果她一时冲动,占了恭王叔叔的便宜。

    后来她进宫遇到风顺太监的追堵,满怀期待的向恭王叔叔求助,恭王叔叔却对她视而不见,可不就是生了她的气厌烦她了么。

    两次的情形如出一辙,恭王叔叔必定也生她气,厌烦她了,很有可能根本不会见她。

    “三小姐您想太多啦,主子怎么会不见您呢,主子一向对您怎么样,您心里难道还没点数,我们主子可是将您当作……自家人呀……”

    花富贵翘着兰花指,说了一堆好听的话。

    就差没说,三小姐您就是我们家主子的心头肉,我们家主子不见谁,也不可能不见三小姐您啊!

    瞧着唐嫃眼底的愧疚,还有些说不明的情绪,花富贵心中暗暗欢喜。

    三小姐也很关心他们家主子呀,好现象!

    虽然谢知渊如今情况不太好,花富贵的小碎步却十分轻快。

    “嗯,恭王叔叔对我很好,我都知道的,可我还害得他吐血,我简直……”

    嘴贱!嘴贱!什么时候不能喝酒,偏要在恭王叔叔面前喝!

    喝醉了闹谁不行,屋里的米粒和花公公,外面等传唤的陆岩,还有后来的谢潞王爷,闹谁不是一样的闹啊!

    偏闹有伤在身的恭王叔叔!不长眼!

    亏得恭王叔叔还在她养伤期间探望她,又在湘华公主想办了她的时候护着她!

    狼心狗肺的东西说的就是她这种人!

    “诶,怎么能说是三小姐害的呢,都是我们家主子自愿的,三小姐既没求着我们家主子,也没要挟逼迫我们家主子呀,三小姐这自责来得毫无理由嘛……”

    好话不要钱似的,一说就是一箩筐。

    花富贵那态度就差没明着说那都是他家主子自找的,活该啊呸!

    唐妤听着眉梢微扬。

    花富贵存的什么心思她是知道的,无非是想撮合谢知渊和唐嫃。

    前阵子唐嫃窝在府里养伤,谢知渊连续三天上门探望,之后就不曾再来宁国侯府了。

    倒是花富贵,五天里至少有两天,要亲自跑一趟宁国侯府,带上唐嫃喜欢的美食,或者亲自下厨。

    花富贵待唐嫃的态度,都不能只算是热情了,那是发自真心的好。

    此时听着花富贵宽慰唐嫃的话,就更觉得花富贵待唐嫃是真好。

    亲娘也不过如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