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142 仙女下凡
    :

    的确是没求着恭王叔叔,也没有胁迫恭王叔叔,可正因为如此,才让她清楚的知道了,恭王叔叔对她有多么好。

    唐嫃情绪更低落了,心里的愧疚更多了。

    不过花公公的一番苦心不能辜负。

    唐嫃扯动嘴角,勉强的笑了笑。

    到了重明院外站定,陆岩进去通报。

    没多久,陆岩便折回来说,请她们进去。

    唐嫃这才精神一振。

    恭王叔叔还肯见她!

    在花富贵的热情引领下,唐嫃熟门熟路的,与唐妤一起进了屋子。

    姐妹俩动作整齐规范的行了礼。

    谢知渊放下手中的杯子,扫了她们姊妹一眼,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起来吧。”

    见他果然比之前憔悴了些,脸色也略显苍白,唐嫃心里又难受又愧疚,忍着汹涌而至的泪意,“恭王叔叔,对不起,我错了,连累您了。”

    谢知渊移开了视线,没有说什么安慰她的话,只淡淡道:“下不为例。”

    唐嫃垂着脑袋,“……我不是故意的。”

    从前不管什么时候,小东西都是活蹦乱跳的,干什么都理直气壮,如今倒成了一只小鹌鹑,声音里一点底气都无。

    谢知渊稀奇的瞅着她,“没人说你是故意的。”

    明知她喝醉了会闹腾,当时却没拦着她,是他自作自受。

    能得到他的谅解,唐嫃心中稍微舒服了点,抬起头悄悄瞄他,“那恭王叔叔会怪我吗?我知道,您这回旧伤复发,挺严重的。”

    谢知渊抿了抿唇,面无表情,声音低沉,“不怪你。”

    怪他自己。

    重明院那么多影卫守着,就算他当时不出手,她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甚至可以说,只要影卫们没有死绝,她就会毫发无损。

    偏偏他着急了,太着急了。

    回京养伤这才多久,竟变得如此沉不住气,他要好好反省一下。

    “你没什么错,不用特意来道歉,旧伤反复,再寻常不过的事,用不着大惊小怪。”

    谢知渊的声音更加低沉,像是从胸腔发出来的,如果俯在他胸前细听,几乎能听见共鸣和回音。

    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情绪转变,唐嫃下意识的握紧了小拳头,大着胆子挪动目光,望进了他惯常沉默冷酷的眸子,猛然间只觉得心口一阵阵发悸。

    恭王叔叔到底还是生了她的气了。

    唐嫃十分沮丧,“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错了就是错了,要不然,恭王叔叔惩罚我吧。”

    才说完就觉得自己太傻了,处罚又有什么用,能换来恭王叔叔的健康吗?只能让她心里好受些罢了。

    真自私!

    望着自己的脚尖,暗暗唾弃自己。

    谁知头顶上竟传来谢知渊有些威严的声音,“以后不许再喝那么多酒了。”

    这、算是惩罚吗?唐嫃惊喜的再度抬起头来。

    刚说完,谢知渊就蹙起了眉头,不怒自威眼神摄人。

    下次一定要跟唐玉疏说,自己的闺女自己看好,不要总轮到他来操心!

    他很闲吗!

    待抬头瞧见他下颌绷得紧紧的线条时,心头刚升起的那点惊喜瞬间烟消云散,唐嫃的沮丧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一脸的她有罪她忏悔求原谅的小表情。

    丧丧的,“嗯,以后不会了。”

    唐妤默默观察了半晌,觉得谢知渊与唐嫃之间,有点说不上来的怪异。

    见两人似乎没什么话要说了,唐妤这才抬起头来,妙目带着敬意望向谢知渊道:“我随外祖父学了几天医术,不知可否看看王爷的伤?”

    谢知渊的伤势早在最初的时候,就被有心人传得四海皆知,其中各种夸大其词,恨不能直接说恭亲王已经死了。

    像他这种级别的大佬,伤势状况应该是国家机密,唐妤提出这种要求,完全可以被当场斩杀了。

    不过既然已经公开了,也就不再是秘密了。

    但也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给谢知渊看伤。

    唐妤所依仗的,不过是唐玉疏与谢知渊的交情。

    而谢知渊这次旧伤复发的起因,是唐嫃醉酒胡闹。

    她开这个口是什么目的,想来谢知渊会懂,花富贵他们应该也都懂。

    谢知渊凝视她片刻,“你可以去找吕成邈。”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医术再好,也不可能越得过吕成邈,不添乱不添堵就不错了,对于像他这般的伤势,绝对不会有什么帮助。

    不过肯为了妹妹闯下的祸,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这种心意还是值得肯定的。

    小东西倒是有个好姐姐,唐玉疏的这个大闺女,养得还不错。

    “多谢王爷。”

    唐妤欢喜的告退,由陆岩领着,去药庐见吕成邈。

    路上,陆岩好奇问,“据闻二小姐于医术上头颇有天份,就连太医院那帮眼高于顶的老家伙,都是赞不绝口的呢,二小姐可能快些治好我们家主子?”

    唐妤摇摇头,清冷淡然,“不能。”

    回答得这么肯定,陆岩傻眼,“啊?”

    那为什么要特意看他们家主子的伤?

    唐妤气质淡远清雅,仿佛旷野烟树,空谷幽兰,忽然微微一笑,“我只是寻个机会,向吕前辈学习。”

    陆岩一见之下,只觉脑中轰然一声,天旋地转,口干舌燥,话说得磕磕绊绊,“啊,是、这样……”

    仙女下凡嘤嘤嘤!――

    唐妤离开后,屋内静悄悄。

    唐嫃低着头碾了碾脚尖,不太敢直视谢知渊了,有些无措的绞了绞手指。

    良久也没等到谢知渊再说什么,不由颓丧的轻轻叹了一口气。

    唐嫃蔫头耷脑的,像被抽干了精气神似的,默默到谢知渊对面坐下。

    见花富贵送上点心果子,就殷勤的剥了一根香蕉,半伏着身子递向谢知渊,“恭王叔叔。”

    “花富贵拿给你吃的。”

    谢知渊没有接,见她可怜巴巴的模样,心里有些好笑,她还知道心虚。

    嗯,说明还是有点良心的。

    想到他不太爱吃,唐嫃没有再坚持,坐回去自己吃了。

    谢知渊看了她一眼,拿起了手边的书,想了想对她说,“让花富贵带你出去玩。”

    陪他待在屋子里,她大概会觉得闷,他也不需要她陪,何必拘着她在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