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143 重大决心
    :

    唐嫃的小眼神正在他身上乱飞,冷不丁看见了他身边堆的薄毯。

    应该是随手掀开扔到一旁的,在她们进来之前,恭王叔叔应该是正在休息。

    想到她们的到来,打扰到他休息了,唐嫃更过意不去了,放下手里的香蕉,无比乖顺的点头,“好的,那我先出去了,您好好休息,别……别看书太久。”

    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望着桌上吃了一半的香蕉,谢知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小东西的情绪受到的影响不小啊,连正吃着的东西都能随手丢下?

    不是说了,不是她的错,没有人会怪她么。

    唐嫃脚步匆匆地离开了重明院,到了满眼翠绿的园子里才停下。

    忍着!忍着!不许哭!

    她是诚心诚意来道歉的,可不是来博取同情的!

    就算恭王叔叔看不见也不行,谁知暗处还有多少双眼睛!

    唐嫃跑到湖边,靠着柳树坐下,高高抬起偷来,望天。

    花富贵追到湖边时,唐嫃周围的草地,都快被她给揪秃了。

    “哎哟喂,我的三小姐小祖宗诶,跑这么快做什么,公公我都快跑断气了。”

    唐嫃很想抽死自己算了,可是偏偏她又最怕疼,一腔恼火没地方发泄,便更加用力的揪草地。

    越揪越心烦气乱,越是心烦气乱,就越是自我厌烦。

    “公公,我这人是不是很讨厌,一无是处不说,还老是给人添麻烦。”

    将绣着大紫牡丹花的丝帕往草地上一铺,花富贵才慢悠悠地在唐嫃身旁坐了下来,“三小姐要是讨厌,能入得了公公我的眼?能入得了我们主子的眼?”

    唐嫃黯然伤神,“以后怕是都入不了恭王叔叔的眼了。”

    小姑娘是钻了牛角尖了,花富贵也不急,慢慢来,“三小姐您这是说得哪里话?”

    唐嫃叹气,“今天来的也不是时候,搅扰了恭王叔叔休息。”

    花富贵笑道:“病人么,什么时候不都在休息,要真是无法见人,又何必让你们进去?”

    唐嫃低声咕哝道:“刚才恭王叔叔分明是厌烦我了,看都不想看到我了,所以才让公公带我出去玩的。”

    花富贵笑得更深了,近距离瞅着她的侧颜,越看越觉得可爱,越看越觉得心生欢喜,越看越觉得恭亲王妃之位,非她莫属。

    “您呀,小脑瓜里都在想些什么,主子是怕在您枯坐着无聊,什么叫看都不想看到您?要真是看都不想看到您,您还能进得了恭亲王府,进得了主子的重明院吗?您自个儿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揪草的动作顿了顿,毕竟闯了大祸,唐嫃没多少底气,“好像是这样……可是,恭王叔叔还是很生气呀,我……”

    花富贵摇摇头,“主子确实生气了,但他不是气您,而是气他自个儿。”

    唐嫃疑惑,“啊?”

    气他自己做什么,花公公一定是在安慰她。

    花富贵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主子从小就是我侍候的,二十多年了,谁还能有我了解主子?”

    “当时守着重明院的影卫多了去了,就算是主子不曾出手,您从屋顶上坠下来也会毫发无损,偏偏主子乱了分寸。”

    “外头是怎么评价主子的,铁石心肠,可是到了您这儿,什么都变了,您说说,主子能不生自己的气吗?”

    唐嫃张着小嘴,神情呆呆的。

    花富贵笑吟吟看着她,见她嘴唇翕动,想说什么,却半晌没发出声音来,于是引导道:“是不是很感动呀?”

    唐嫃使劲点头,“感动死了。”

    花富贵内心疯狂呐喊中:那就以身相许吧!以身相许吧!

    唐嫃神色渐转坚毅,下了重大决心似的,“恭王叔叔对我的一番拳拳爱护之情,我无以为报,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帮恭王叔叔娶个可心的好王妃!”

    “之前我只是放出消息,等着有想法的人主动上门,从现在开始,我决定主动出击了!”

    单身固然自在,可若是单身一辈子,那就太遗憾了。

    恭王叔叔多优秀的人,值得一段美好的姻缘。

    旁的她也做不了什么,若能帮恭王叔叔寻到一段美好姻缘,还恭王叔叔一个圆满人生,那便算她报的恩情了。

    别看恭王叔叔到目前为止,一直都很排斥娶王妃的事,那是他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真要是哪天动了心了,估计巴不得早早把人娶回去。

    她要做的,她能做的,就是加快他遇到那个喜欢的人的进度,不然依照他一贯的不近女色的态度,要何时才能红鸾星动,别错过了大好姻缘才好。

    想到这里,干劲满满。

    花富贵:“……”

    他暗示了半天所表达出来的意思,难道不是让三小姐以身相娶吗!

    三小姐多聪明伶俐的一个人,怎么就没往这方面去想呢?

    好吧,不着急,不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慢慢来。

    花富贵眼神一阴。

    三小姐肯定是因为,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未婚夫了,所以才压根不会往这方面想。

    古家那傻小子就是他们家主子娶王妃的路上的一块绊脚石啊!

    他要赶紧搬开。

    中午,唐嫃去了重明院的饭厅,与谢知渊一起用午餐。

    花富贵得了外头小厮的回复,眉眼带笑的进来说,“二小姐与吕成邈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二小姐中午在药庐用饭,就不过来了。”

    虽然二小姐话不多,从不乱刷存在感,但多一个人终归是多一个人,哪有二人世界来得好,二小姐太识时务了。

    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没有处不出来的感情,只有没有遇到对的人。

    每次与唐嫃吃饭,谢知渊受影响,都会多吃一碗,今日却没有再添。

    小丫头的情绪,虽然比早先来的时候要好很多,时不时也会扬起一个笑脸,但是她眼底却始终有些忧虑,吃起饭来也不如往日里香甜,显然胃口不佳。

    小丫头在担心他的身体。

    谢知渊心里头莫名的就觉得熨帖了几分,神色间虽然没什么变化,一直紧绷的面部轮廓线条却松缓了不少,“我这伤,最凶险的时候早已经过去了,就算前日没有你闹那么一出,也一样需要花时间来调养,你不必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