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145 对的时间
    :

    玉青青赞成的拍了拍手,“好呀,好呀,宁国侯府园子里的景致可漂亮了,还有湖呢,放眼整个京城的府邸,园子里有湖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李香薇笑道:“同样是敕造侯府,我们安远侯府就没有湖,倒是有个荷花池,还没我房间大呢。”

    傅婉丝掩着嘴笑得斯文,“有个荷花池就不错啦,没听见青青说嘛,京城府里有湖的人家,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望着眼前春花秋月般,千娇百媚的小姑娘们,唐嫃陡然间心中一动。

    恭王叔叔那样好的人,该娶个什么样的王妃?

    不知道。

    好像没有谁能配得上他。

    但是男女之间感情的事,哪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

    只要两心相许,就是对的。

    恭王叔叔不近女色,喜欢什么类型的,问了也不会有答案。

    所以,她还是自个儿看着办吧。

    至少有一点,得过了她这一关。

    如果她都不喜欢,也不会推荐给他。

    正好,除了宝乐郡主和长乐郡主,两人是恭王叔叔的侄女,李香薇和傅婉丝她们几个,却都是很不错的人选呀。

    先试探一下。

    唐嫃的小心思动呀动,面上却装得好像漫不经心,不过是顺着她们的话题,随口一说的样子,“我们园子里的湖景不算什么,恭亲王府的湖景才叫好看,又雅致天成又疏阔大气。”

    “……”

    众女静默了一瞬,都望向了唐嫃。

    宝乐郡主叹息道:“可惜十四叔从不在府中宴客,我们都没有机会去恭亲王府,恭亲王府的湖景长什么样儿,更是见都没有见过。”

    “不过,别说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了,就是朝中二品三品大员,又有几个去过恭亲王府了?”

    众女听了这话纷纷点头。

    去什么恭亲王府,那些二品三品的大员,见了恭王爷腿不抖,就算是有能耐的了。

    长乐郡主面含微笑,嗔了宝乐郡主一眼,“甭说十四叔就是那样的性子,就说如果,十四叔真的请你去恭亲王府,你敢去吗?”

    宝乐郡主眼睛眨呀眨,仔细想了一下,最后缩着肩膀摇摇头,“不敢去。”

    “不过,我虽不敢去,但是有人敢啊。”

    说着,宝乐郡主嬉笑着绕了过来,像条小鱼般滑不溜秋的,毫不费力的挤开了玉青青。

    然后扭着小身板一挡,将玉青青隔绝在身后,热情的挽着唐嫃的手臂,秀丽的眉头挑呀挑,“十四叔待你可不一般,你才回京多久,已经去了好多次了吧?”

    玉青青懵。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原先她与唐嫃并排而行,如今被挤到后面了。

    玉青青佯作气急败坏,指着宝乐郡主直跺脚,“你、你……就你这样的泼皮猴儿,能入得了恭王爷的眼,那才叫奇了怪了!”

    宝乐郡主做了个鬼脸回应。

    众人瞧着,忍俊不禁。

    看样子她们彼此很熟悉啊,应该是常在一起玩的缘故。

    唐嫃从后头收回目光,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没有很多次,就三次。”

    宝乐郡主惊呼,“三次还不多!你统共才回京多久!”

    唐嫃奇怪的问,“为什么恭王叔叔请你,你都不敢去恭亲王府?”

    宝乐郡主压低了声音,“十四叔威仪太重,又不苟言笑,怕都怕死了好吗,有次宫宴上,遇到了十四叔一回,吓得我呀,大气都不敢喘,哪里敢去他府里。”

    众女闻言皆点头。

    傅婉丝小手抚着胸口,“有一回,老远瞧见恭王爷的背影,我都吓得哆嗦好半天呢。”

    唐嫃:“……”

    恭王叔叔给人的压力大是真的,同样是皇子亲王,与潞王爷相处时就要轻松多了。

    不过,有这么夸张吗?

    宝乐郡主指着她,“满京城那么多女孩,也就只有你,不但不怕十四叔,还敢跟十四叔耍酒疯,简直……”

    手指头颤了颤,有点词穷。

    “快给我瞅瞅你的胆子,到底是用什么做的?怎么就跟旁人不同呢?”

    唐嫃眉头扬了扬,“太夸张了啦,其实恭王叔叔人很好,你们是与他不熟,所以才觉得他很恐怖。”

    话落。

    众女看着的她的目光都怪怪的,一言难尽。

    倒是沐小郡主沐依娜,目中流露出几分艳羡。

    唐嫃:“……”

    都什么眼神看她,她有说错什么吗?

    恭王叔叔人的确很好啊,至于当他是毒蛇猛兽吗?

    傅婉丝小声的道:“三小姐与我们,果然是不同的……”

    唐嫃:“……”

    是吗?

    唐嫃仔细回想了一下,有关于谢知渊的点滴。

    初次见面是在父亲的宁远斋。

    开始,她忙着往死里抽古远征,出了气之后,才去拜见的谢知渊。

    那时他与父亲并肩而立,大概是与好友在一起的缘故,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很放松,与父亲聊着她有失的糗事,所以看起来很平易近人。

    然后,她就被气跑了。

    他说她胖,小胖老鼠!

    第二次,就是花朝节那天了,她偷吃了他的美食和美酒,喝醉后还狂吻了他。

    太不要脸了!

    第三次,是当天晚上,她去他的住处找他,想看看他的伤势,顺便亲口道个歉,谁知他竟在睡觉。

    后来,他醒了,把她当成刺客,密不透风的压着她,搞得她……没把持住自己,又一次亲了他的嘴。

    色迷心窍!

    昏了头了!

    连铁石心肠的恭亲王都敢猥亵,没被打死简直算是开了金手指!

    亲就亲了还恶人先告状,污蔑他对她有非分之想!

    不要脸!简直了!

    第四次,是在宫里,被风顺太监围追堵截,她巧遇了他,并向他求助。

    他假装没有看见她。

    他当时的确没有跳出来为她出头,但是后来想想,根本不需要他出头,只要他在风顺根本不敢动她。

    更何况还有谢睿在场。

    到了太后的宁寿宫,他完全变了个人,没有了戾气,没有了冷漠孤绝,面对太后的他,多了一丝温情和柔软。

    之后的之后,尤其是她惊马受伤之后,他待她越来越亲厚。

    所以,她根本没有机会对他心生畏惧嘛。

    不是她与众不同,是她遇到他的时候,都是在对的时间。

    运气呀,人品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