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149 求帮助?求放过?
    :

    如果说,恭王爷是大佬中的大佬,女孩子们连肖想都需要勇气的,那么与世无争的潞王爷,就是众多女子的春闺梦里人。

    潞王爷性子豁达洒落,做大姐夫很不错呀。

    唐嫃深有同感,“嗯嗯嗯,潞王爷慷慨大方,为人豪爽超凡逸致,大姐姐,可以考虑一下哇!”

    没好气的扫了她们一眼,唐婠翻了个白眼嗔道:“你们俩凑什么热闹!”

    玉青青看着唐嫃,眼神里除了艳羡,就只剩下佩服了,“难怪你说潞王爷慷慨大方了,潞王爷送你那么多好酒!”

    李香薇也是惊叹不已,“潞王爷的酒千金难求,能买到的都很少,拿出来送人的,就更少了,居然送了你五大坛子,三小姐,你人缘怎么那么好!”

    唐嫃高高昂起脑袋,哼了一声得意洋洋,一副欠揍的小模样,“我人缘要是不好,那你们今天来宁国侯府,是做什么的呀?”

    傅婉丝拿着刚摘下的鲜花,笑闹着往唐嫃脖颈间挠,“我们来宁国侯府,还能做什么,自然是与你玩啊。”

    清凉湖游玩那天,唐嫃先是前后花了半个时辰,在水里救回了亲堂姐唐婠,还没来得及回到画舫上,跟着又不顾己身安危,三番五次去救表姐张雅静。

    那天亲眼目睹了一切,可把她们给感动死了!

    她们非常羡慕唐婠有个这样的妹妹,也希望自己能交到一个这样的朋友,所以便相互约好了一起来宁国侯府,才有了此刻大家一起玩闹的情形。

    那个百折不挠无比勇敢的姑娘,比她们想象中的还要亲和可爱。

    花园里一派娇声笑语,充满了青春的朝气。

    打闹了好一阵子,才一个个娇喘连连,满头香汗的停了下来。

    宝乐郡主还没死心,用力喘了两口气,缓了缓,跑到唐婠,王婆卖瓜般推销道:“大小姐考虑一下哇,我十七叔,长得一表人才,还酿的一手好酒!就算不想长自己志气,灭那对男女的威风,大小姐做我十七婶,也是绝对不会亏的。”

    看着这个玩得脸蛋红彤彤的,像只熟透了的苹果般的小家伙,唐婠真的是满脸的无可奈何,“无论是恭王爷,还是越王爷,潞王爷,都是皇子亲王之尊,您当他们是萝卜白菜么,我想挑哪个就挑哪个?”

    “据闻太后和陛下还有后宫的各位娘娘们,都是想尽了办法磨破了嘴皮子,这么些年了,也没能让三位王爷松口答应娶王妃,可见三位王爷根本就没有要成亲的意思。”

    “小女子又何德何能,能改变他们的心志,咱们好好的,不要异想天开了,行不行?”

    宝乐郡主又被霜打了一次,蔫头蔫脑的,不甘不愿的哼唧,“好吧,好吧,反正好人有好报,祸害会有报应的。”

    望着唐婠悠雅静好,莞尔一笑的样子,宝乐郡主晕陶陶的,觉得江世子是不是瞎!

    唉,好多话本子里都说,男子就是喜欢那种娇滴滴弱兮兮的女孩子,就是张雅静那种咩?

    男人心,真可怕。

    在院子里闹得累了,正好到水榭歇歇脚。

    婢女们捧着厨房新做的各色点心,还有沾着水珠的新鲜果子,以及各式各样的蜜饯茶饮,从架在水面上的长廊里鱼贯而来。

    女孩子们凑在一起,吃吃喝喝,就算没什么玩的,光是七嘴八舌聊聊天,也能开心得不得了。

    唐嫃喝了一杯果饮,又拿了一只果子,啃了两口,环视水榭中的众女,苦哈哈道:“我奉陛下之命,给恭王叔叔挑王妃的事,大家都是知道的哈,求帮助!”

    沐依娜抚着刚包扎好的手,瞬间收敛了散漫的神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玉青青愣了愣,“怎么帮?我们在恭王爷那儿,可连个名号都挂不上。”

    宝乐郡主鼓着腮帮子吃东西,“帮忙打打杂端端茶递递水还是可以的。”

    长乐郡主就瞪她呀,女孩子家的,注意点吃相行不行。

    唐嫃觉得,她跟宝乐郡主真是同病相怜,都有个处处管着自己的姐姐!

    真是不会投胎呀,早点出生该多好!

    唐嫃望着众女奸笑,“你们都还没有定下婚事,我都打听过啦,嘿嘿嘿,除了长乐和宝乐郡主之外,你们几个就不考虑一下?”

    李香薇不太确定,“考虑……什么?”

    三小姐的意思不会是……想要她们……

    唐嫃道:“恭亲王妃呀!”

    玉青青瞪大了眼睛,吃惊道:“你开玩笑吧!”

    唐嫃给她们画大饼,“恭王叔叔虽然不解风情了点,但是你们想想,做恭亲王妃诶,走到哪里都是那么威武霸气!”

    李香薇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两只玉腕摆啊摆几乎摆断,抗拒之意瞎子都能看出来,“不行不行,我、我……我不行!”

    见唐嫃看了过来,傅婉丝吓一哆嗦,“我、我也不行,我不考虑!”

    就连唐婠都娇躯一震,“我还没退婚呢。”

    求放过,求放过,求放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沐依娜觉得这些女孩都还算有自知之明,恭王爷那样的人不是她们能够配得上的。

    唐嫃:“……”

    知道恭王叔叔行情不太好,却没想到会糟到这种地步。

    拒绝得一点余地都不留。

    唐嫃的心情呀,无比的沉痛,以及悲痛。

    “恭王叔叔人真的很好的,虽然咱们相识时日尚浅,可我把你们当作朋友的,我不骗你们!”

    “恭王叔叔就是不苟言笑而已,气场大了点,让人怕怕的,除此之外再没别的缺点了,真的,你们肯定是听多了传言了,事实上相处起来没那么可怕。”

    唐嫃举起三根手指头,信誓旦旦的作保证。

    玉青青装模作样的拱手作揖,“你都说了把我们当作朋友,那就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上次听谁说的来着,在梦里肖想了恭王爷一下,后来惊得半死,三天三夜没能回过神来,从那以后,一睡觉就爱做梦的毛病,居然奇迹般的治愈了。”

    “哈哈哈哈,对,对,是有这回事……哈哈哈哈……”

    “真有这回事?”

    “是真的,一点没夸张,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