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152 堵门
    :

    唐妧憋了大半天的时间了,一爬上榻就开始欷歔道:“真没想到,沐郡主对恭王爷,竟有那种心思。”

    唐嫃懒洋洋的,“是呀,好意外!”

    唐妤白眼,“意外什么,你当自己真那么有魅力,足不出户,也有人上门与你做朋友?”

    唐嫃翻了个身,趴在软枕上,瓮声瓮气道:“可我真是那么以为的呀,咱们家人口简单,气氛和谐又有爱,她选择与我们结交,说明她有眼光有追求。”

    唐婠坐在圆桌前,小口的喝着水,润润冒烟的嗓子,“对恭王爷动心的女子应该不少,不过有勇气想着嫁给恭王爷的,大概可以称得上是百里挑一了,这位沐郡主应该是个心气高的。”

    唐嫃不禁失笑,“百里挑一可以这么用的吗。”

    唐妧沉思了半晌,纠结的皱着眉头,“三姐姐真要给沐郡主和恭王爷牵红线啊?”

    花公公不是在暗自撮合恭王爷和三姐姐的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

    “当然要啊,皇命难违。”唐嫃把头埋在软枕里,哀嚎,“想我年纪轻轻的,竟被迫成了媒婆,我怎么那么可怜!”

    除了唐嫃自己,唐婠和唐妤唐妧,包括唐颂在内,都知道花富贵的心思。

    应花富贵的要求,他们兄妹几个,还配合了好几次。

    所以唐婠懂得唐妤在纠结什么,“放心吧,恭王爷不是什么人都瞧得上的。”

    唐妧想想也是,什么人往上凑恭王爷都能瞧得上的话,也不会至今都未娶王妃甚至纳妾了,真是白操心了。

    唐嫃:“你们觉得恭王叔叔看不上沐郡主?”

    唐婠:“为什么要看得上,就因为她父兄能打打胜仗,我父亲也能啊,还是因为她会舞刀弄剑,我也会啊,我们全家都会啊。”

    唐嫃:“……”

    扎心了啊老姐!

    唐嫃一郁闷就爱撞头,“啊啊啊,到底恭王叔叔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下次一定要好好问问这个问题,问清楚了。

    顺便找花公公和陆岩他们摸个底。

    米糕脚步匆匆的进来,“四位小姐,外头传回来的消息,午后二老爷被召进了养心殿,不知陛下与二老爷说了些什么,二老爷从宫里出来之后,便直奔新宁伯府,这会儿正堵在新宁伯府大门口呢。”

    哇耶!

    堵新宁伯府大门口了!

    老爹妥妥是要搞事啊!

    唐嫃精神一振,立即翻坐起来,“老爹需要帮手吗!需要帮手吗!”

    在府里招待了一天的小伙伴什么的,一点都不累!她至少还可以与人大战个三百回合!

    米糕被自家小姐突然打了鸡血般激动的模样惊得一愣一愣的,“只是送了个信回来,没听说要找帮手呀。”

    唐婠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咱二叔对付个新宁伯府,手指头都不用动一下的好不好,一个眼风扫过去,新宁伯府的墙都要倒塌一大片,你就死心吧。”

    唐嫃好失望,“要不然咱们去围观?”

    唐妤道:“等你赶过去,战斗早已结束,你要围观什么,打扫战场吗?”――

    晚间全家齐聚春晖堂,唐玉疏才轻描淡写的,简述了一遍事情经过。

    唐玉疏的言语委实简练,具体事实经过,唐嫃只能靠自己脑补了。

    事情大概吧,可能吧,应该吧,是这样的。

    史昆宇被送回新宁伯府后,新宁伯府夫妇听史昆宇说,打残他的人是唐嫃和唐婠,便在第一时间进了宫,向纯妃娘娘哭诉了一番。

    嫡亲的弟弟被打成了残废,太医们都明确的表示了,史昆宇的腿不可能医得好,纯妃娘娘哪能咽下这口气,于是天天跑到陛下那哭。

    连续好几天下来,谢蕴被哭得烦透了。

    毕竟是纯妃的亲弟弟,谢蕴也不好不闻不问。

    而且听纯妃话里的意思,史昆宇原是好心下水救人的,结果唐家姊妹却恩将仇报。

    两个小丫头片子不得了嘿!无法无天了!

    如果事实当真如此,唐家姊妹的行为就太恶劣了,宁国侯府必须要给个说法。

    于是,就找唐玉疏来问话,“听说你闺女和侄女,把史昆宇打残废了?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陛下,这种混账话到底是谁说的?是史昆宇本人吗?臣下班后找他好好聊聊。”

    “爱卿的意思,是史昆宇诬陷?”

    “我侄女是什么为人品性,陛下派人出去打听打听,便能一清二楚,我小闺女就更不用说了,从小就心地善良,连蚂蚁都不会踩死一只。”

    “前不久,在畅春园拿鞭子抽湘华的,难道不是爱卿家的小闺女?”

    呵呵,善良!

    堂堂帝皇之女,公主之尊,还比不上一只蚂蚁?

    唐玉疏不乐意了,“陛下这话就说得不够准确了,臣的小闺女抽的,分明是地上的落花,怎么能说是湘华公主呢,当时可有不少人瞧见的,陛下不能冤枉臣的小闺女。”

    行,换个说法,“把湘华撵得狼狈不堪的,总是爱卿家的小闺女吧?”

    “湘华公主那般刁难臣的小闺女,臣的小闺女也只不过挥挥鞭子,这难道还不能算是心地善良吗?如果这样都不算心地善良的话,那臣就与陛下好好说说,让陛下真正了解下臣的小闺女。”

    唐玉疏轻轻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准备开始冗长的讲述,“从前,有一群蚂蚁正在搬家……”

    搬你大爷!

    一口茶猛地喷了出来,谢蕴大惊失色,“爱卿,打住!朕知道了,你小闺女善良!非常非常善良!”

    再向上次那样说上个两天一夜,他这条老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

    周贵山虽然年纪老迈,动作却很利索,赶紧上前给陛下顺气。

    莫名其妙,怎么就离题万里了呢,论磨嘴皮子,他怎么是文臣的对手,尤其唐玉疏可是文臣之首,“湘华那件事情翻篇了,咱们只说史昆宇的事。”

    没问题,说就说,唐玉疏底气十足,“史昆宇说是臣的侄女和小闺女打残他的,证据在哪里?”

    最好拿出证据来,打着救人的旗号,企图伤害他侄女,正好有借口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