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153 告假?刺杀?
    :

    啧,都怪婠儿和小嫃儿做事太利落太干净,没留下证据。

    “史昆宇肯定没证据,因为他全是瞎扯淡!”

    “他没证据,我有证据!”

    “当时画舫上许多人可以为臣的侄女和小闺女作证,证明她们与史昆宇事发时完全在两个不同的方向!”

    “这样的无稽之谈,陛下竟然放在了心里,还要当面质询臣……”

    唐相大人表示很受伤,表情要多悲痛有多悲痛,要多沉痛有多沉痛,“既然陛下觉得,臣没能教好侄女和小闺女,那臣便告假半年,务必要在她们出嫁之前,把她们教导成才。”

    请半年假!那么多活谁干!想累死他吗!说好的做个贤臣呢!脾气怎么这么大!

    谢蕴赶紧描补,“朕不是那个意思,爱卿你误会朕了!朕就是问问,了解一下情况!”

    “臣……”

    “没事儿了,朕都知道了,让史昆宇瘸着吧!”

    十万个腿不瘸的史昆宇,都顶不上半个唐相有用!站在哪一头还用想吗!

    没用的东西,不知道偷偷干了什么,才被人打残了,还给他找晦气!

    “臣是想,等会去趟新宁伯府,好好与史昆宇聊聊。”

    “史昆宇好好一个小伙子,说残废就残废了,如今只怕正在养伤呢,爱卿就不必……”

    真要把史昆宇弄死了,纯妃又来哭怎么办?一个二个的,就不能省省心!

    “臣最近每日工作到凌晨,朝中大大小小的事,可谓是焦头烂额,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情,据说外头的传言很难听啊,臣那侄女和小闺女,无端端被史昆宇拿脏水泼,搞得臣是身心俱疲……求陛下理解,让臣告个假吧。”

    告假!告假!就知道告假!动不动就告假!

    仙逝夫人的生辰要告假,忌日要告假!各种纪念日还要告假!

    丞相太任性!

    心好累,还能怎么办,自己宠出来的丞相,含着泪也要接着宠下去,“爱卿不是要去新宁伯府,找史昆宇好好聊聊吗,时候不早了赶紧去啊。”――

    从宫里出来,直奔新宁伯府。

    一阵鸡飞狗跳,新宁伯吓得面如土色,到处找地方躲。

    还是新宁伯夫人硬气,“不是刚从养心殿过来的吗?肯定是陛下为我儿做主了,唐相这是打着探病的幌子,实则是登门道歉来的。”

    新宁伯想想也是,昆宇可是陛下的小舅子,陛下看在娘娘的面上,不会不闻不问的。

    他到底在怕什么?

    于是,将唐玉疏迎到了史昆宇的居所。

    史昆宇残废后性情大变格外暴躁,稍有不顺就拿屋里的婢女撒气,几乎每天都有草席裹着的尸体,从史昆宇居住的院子里抬出去。

    “史三少爷好个闲情逸致,躺床上还不忘调教婢女。”

    唐玉疏仿佛没见到地上的狼藉,闲庭漫步般悠然闲散的进了屋。

    狂躁中的史昆宇没听出这陌生声音中让人无法忽视的威势,只选择性的听到了浓浓的讥讽嘲弄,于是抄起刚换的枕头狠狠朝门口声音的来处砸了过去!

    都觉得他断了腿残废了是吧,连个猪狗都敢随意嘲笑他!

    都他妈去死!

    王大一脚将那枕头踩在脚底下时,赵二已经扑过去制住了史昆宇。

    敢对他们家相爷动手,赵二当然不会手软。

    史昆宇痛得狂叫,“啊啊啊啊,什么人?快放开我!啊啊……”

    新宁伯夫人心疼死了,惊呼着连忙跑到床边,“轻点,轻点!我儿腿还伤着呢,有话好好说,不要对我儿动手!”

    试图将人高马大的赵二拉开,却被赵二满脸的杀气吓得瘫了,伸出去的手僵在那不敢动弹。

    还是史昆宇的惨叫让她生出了点勇气,慌忙转身看向唐玉疏颤抖着道:“唐相大人,这是做什么,快、快让侍卫松开呀……”

    史昆宇闻言呆了呆,惨叫声都是一顿,“唐、唐相?”

    唐玉疏态度格外温和,嘴角似乎还带着笑,只是说出口的话有点冷,“刺杀朝廷命官是什么罪名?”

    曲海道:“斩首,亲族流放两千里,妻奴充作官奴。”

    史昆宇很懵逼,什么刺杀?什么斩首?说谁?

    ……说得是他?

    他做什么了就刺杀朝廷命官!

    “……”

    新宁伯夫妇傻眼。

    看了看王大脚下的鹅羽软枕,这……能打乱发型就算了不得,刺杀朝廷命官什么的,唐相竟这么热爱开玩笑的吗。

    “既然不想在这儿聊,那咱们就换个地方,去顺天府,反正在哪聊都一样,本相一点也不介意。”

    唐玉疏说完,率先往外走。

    赵二拎死狗一般单手拎着史昆宇,动作粗鲁但很利落,不论史昆宇如何挣扎都稳稳当当。

    王大捡起刺杀相爷的凶器,无视呆若木鸡的老俩口,步伐沉稳的跟了上去。

    等唐玉疏一行人出门了,新宁伯夫妇才回过神来,居然是真要去顺天府!

    不是上门来道歉的吗?

    就因为昆宇拿枕头砸了一下,那枕头还没到唐相跟前,就被侍卫一脚踩脚底下了,连唐相的头发丝都没碰到,这样就要带人去顺天府了?

    新宁伯夫妇简直欲哭无泪。

    昆宇都这样了再去顺天府,恐怕都不一定能活着回来!

    不,都不一定能活着到顺天府!

    拎着昆宇的那个莽夫实在太粗暴了!

    肯定是故意的。

    明知道昆宇的右腿断了,骨头都碎成了渣,还好巧不巧的,将昆宇的右腿在地上拖!

    史昆宇痛得……惨叫声比待宰的猪还要凄厉。

    “啊啊啊啊……放开我!放开我!去什么顺天府!啊啊啊啊……我做什么了要带我去顺天府!快松手,我日你大……啊啊啊……”

    “呜呜呜……我的儿啊!天啊,唐相大人!您不能这么做!”

    要不是为身份所限,新宁伯夫人都恨不能扑过去抱住唐玉疏的腿。

    “……来人,快来人,救救我儿,拦下他们!”

    唐玉疏轻笑着扫了眼围拢过来的下人,“想死的,就过来。”

    新宁伯府的下人们:“……”

    史昆宇一个软枕砸下去,连唐相的毛都没碰到,却要被拎到顺天府,他们又哪敢动唐相。

    顺天府是什么地方,进去了难道是喝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