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154 牢狱?公正?
    :

    不过,新宁伯府的下人们不敢动唐玉疏,却有胆大护主的冲上去阻拦赵二,试图从赵二手里将史昆宇抢过去。

    王大,张三,李四,只在旁边瞧着,都不用他们动手帮忙,赵二一个人,一只手,就将那些不自量力的,一茬一茬打飞出去。

    史昆宇叫得更惨了,几度昏死过去,又几度痛醒过来。

    脏话什么的,都没力气骂了。

    “都别打了,别打了,我的儿啊……”

    新宁伯夫妇哭喊着紧急叫停。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那个拎着昆宇的莽汉,太阴毒了!他将昆宇当成武器啊,还挺趁手,上来一个就举起昆宇,一通乱扫乱挡。

    他们可怜的儿子啊!伤势又要加重了!

    “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王法呀!唐相!你、你这是草菅人命!简直欺人太甚,我要进宫见娘娘,我要去求陛下!”

    新宁伯悲愤不已,面对唐玉疏的强势,又无可奈何,只好命人跟着去顺天府,他自己则赶紧进宫一趟。

    新宁伯原本是个渔夫,祖上好多代都是打渔为生,家里飞出个金凤凰,才混了个新宁伯的爵位,还是个没有实权的虚爵。

    儿子们很努力了,可这才多少年,没有资源,没有人脉,即便再能耐,又能爬多高?

    孙子辈又还小,一旦家里出了事,唯一能靠得上的,就是宫里的纯妃。

    可是,进宫告状需要时间。

    唐玉疏却不会坐下来等。

    赵二拎着史昆宇往自己马背上一丢,跟着唐玉疏的轿子往顺天府方向去。

    新宁伯府的人投鼠忌器,不敢再上前阻挠,只能搀着新宁伯夫人,紧紧的跟在后头。

    顺天府衙里当值的官吏都被惊动了。

    纷纷跑出去看。

    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了,竟能让唐相大人亲自过来。

    原来……

    是史昆宇企图刺杀唐相。

    这么大的案子,这么严重的情节……

    双方的来头又一个比一个大,顺天府尹自然要亲自审理。

    其下的大小官吏一概袖手旁听。

    这可是年度大案,重案!

    但是,万万没想到……

    众官吏们低眉垂首,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偷偷瞟向那凶器。

    别说是是一个鹅羽软枕了,就是向唐相抛一根头发丝,唐相要认定那是暗器,那头发丝就一定是暗器。

    新宁伯夫人哭诉,“我儿断了腿心情不好,胡乱扔了个枕头而已,并不知唐相大人到访啊,我儿只是无心之举啊,并没有要刺杀唐相……”

    新宁伯夫人几乎开始怀疑人生了,做人做官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吗?

    曲海冷漠道:“谋杀朝廷命官未遂,同样是死罪。”

    新宁伯夫人据理力争,“我儿不过是随手扔了一个枕头!连唐相的头发丝都没碰到!”

    赵二就一脚揣在史昆宇的腹部,史昆宇当场就一口血喷了出来。

    新宁伯夫人尖叫着扑了过去,“昆宇!我的儿啊!”

    赵二两眼望着屋梁,冷淡道:“我不过是轻轻抬了抬脚,躲不开是他自己没用。”

    新宁伯夫人:“……”

    顺天府一众官吏都不由得抽了抽眼角。

    看着都觉得痛。

    史昆宇刚抬头亮出一个暴躁狂怒的眼神,嘴里的脏字还没来得及发出个音儿来,被便赵二毫不客气的一脚踩住了头脸。

    史昆宇的脸被踩变了形,除了压抑的哼哼,嘴里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顺天府一众官吏觉得牙疼,不少人下意识的捂住腮帮。

    新宁伯夫人快晕过去了,赶紧把挡箭牌搬出来,“我女儿可是纯妃娘娘!我儿是纯妃的亲弟弟!”

    曲海道:“留史昆宇一命,看的就是纯妃的面子,休想得寸进尺!”

    新宁伯夫人哭死。

    唐玉疏懒洋洋翘着二郎腿,姿态闲散坐在太师椅上,随手接过小吏奉上的茶盏,漫不经心瞅着跳梁小丑们。

    “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说是我侄女和小闺女恩将仇报,打断了史昆宇腿的流言,你们都可曾听说了?”

    顺天府一众官吏闻言,身躯齐齐抖了三抖。

    唐相这话问的是他们!

    跟史家人聊得好好的,怎么就捎带上他们了!

    难道是他们的站姿不太标准碍着相爷的眼了?赶紧调整。

    还是顺天府尹最先揣摩到了大佬问这话的用意,赶紧表态,“都听说了。”

    全家都听说了,家里的狗都听说了。

    下头的人纷纷应和,“听说了,都听说了。”

    大佬满意的扫了他们一眼,众官吏顿时觉得通体舒爽。

    然而才刚舒爽了片刻,大佬再次开了尊口。

    “无凭无据信口雌黄,诬蔑我侄女和小闺女,这又是个什么罪名?”

    顺天府官吏们:“……”

    什么罪名,那得看唐相您的心情啊!

    好歹是纯妃娘娘的嫡亲兄弟,不过是说了几句闲话,扔了一只枕头,唐相大人不会要把人弄死吧。

    顺天府知事试探着道:“……牢狱三年?”

    不够再加。

    打板子什么的要不还是算了吧,就是史昆宇目前这要死不活的样儿,一板子下去可能就命归黄泉了。

    万一纯妃娘娘找陛下吹枕头风,唐相可能不会被如何,他们这些小鱼小虾可就完蛋了。

    唐玉疏瞧着时辰不早了,就有点不耐烦再耗着了,“你们看着判吧,依规矩即可。”

    “那是自然。”

    懂!懂!懂!

    唐相大人可真是体恤下情啊。

    “牢狱?三年!”

    新宁伯夫人震惊太过扯破了音,看了看行事残酷狠辣的唐玉疏,又看了看冷漠的顺天府官吏们,再看看被虐得面目全非的儿子,忍不住瘫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丞相仗势欺负人啊,这是要逼死我儿,逼死我们老两口啊!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众官吏:“……”

    现在哭有什么用,早干什么去了,好好活着不好吗,非要得罪唐相!

    这年头,谁还没有仗着点势欺负过个把人?

    不然为何人人都想要权势?

    再说了,新宁伯府这些年仗势欺人的事难道干得还少吗?

    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生烟啊!

    报应不爽啊!

    啊,不!

    呸!

    唐相这才不是仗势欺人呢。

    唐相是苦主!依法办的事!

    律法是公正的!是无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