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156 有钱人啊
    :

    唐嫃知道,他这不是在危言耸听,郑重点头,“湘华公主没能拆得了二姐姐和杨世子,反倒是众目睽睽之下毁了自己的清誉,还定下了与葛六少爷的非她所愿的婚事,大约恨不能弄死我和二姐姐的心思都有了,前两次在宫里下了套子都被我给逃脱了,下一次估计会在万伦山春猎等着我们。”

    见她有成算的样子,唐颂便稍稍放了心,“你们知道就好。”

    “春猎还有半个月呢,我们先痛快玩半个月,再去操心旁的事情。”

    唐嫃眉头一扬,故意补了一刀,“哥哥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不用太想我们哦。”

    小兔崽子,一肚子坏水!

    唐颂横了她一眼,打马离得远远的。

    唐嫃瞧着他往前面去了,才乐不可支的坐回车里。

    心想幸亏自己是个女孩,要是投胎成了个男孩,还不得天天去上学啊。

    那多糟心。

    上辈子上了多少年的学,经历过多少场的考试,好容易苦苦熬了过去,再要重新来一遍,她不如抹了脖子算了。

    幸好老天待她还算不薄,虽然做了病秧子好些年,至少投胎到了个好人家。

    吃的穿的用的全都是最好的,轮到嫁人了还可以挑个才俊。

    老爹挑女婿的眼光还不错,古远征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

    而且长得很俊朗,身材高大威猛,性格开朗热情,笑得阳光普照。

    最主要的是,很好欺负呀!

    最初的退婚的念头,最近都没怎么动过。

    要不然就这样?

    省得退婚之后还要再挑别的。

    嫁谁不是嫁。

    米粒看她一脸奸笑不顺眼的很,于是忍不住念念叨叨的开始数落。

    “……什么人啊,良心怕不是都被狗吃了,欺负外人也就算了,那是应该的,自己人小姐也欺负,世子多不容易,护送咱们到了庄子上,热茶都来不及喝一口,就要马不停蹄地赶回府里去……”

    “……”

    误会了啦!

    她只是在幻想婚后顺忠犬毛的美好生活,并不是欺负了大哥哥之后还瞎得瑟好不。

    她还同情大哥哥天天要上学来着……

    最讨厌被误解了,哼。

    唐嫃举起双爪,嗷一声虎啸,朝米粒扑下去。

    唐妧和云芳吓一跳,下意识往旁边躲开。

    等她们回头去看的时候,就见唐嫃骑坐在米粒身上,两只爪子使坏的,在米粒腋窝里挠痒痒。

    “……说我欺负自己人,现在知道什么是欺负自己人了吧!吃里扒外的臭米粒,你是我的婢女还是大哥哥的婢女,怎么就向着大哥哥呢,等会到了庄子里就架口锅把你煮熟了吃!”

    米粒痒得脑子都快炸了,缩着身子忙不迭求饶,“……啊啊哈哈哈……我错了……小姐……您别挠了……啊啊……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小姐……您坏死了……不要挠了小姐……”

    皮一下心情好得不得了。

    唐嫃欢快的笑声,娇嫩清脆,渐渐赛过了米粒。

    笑闹声传出了车外,极富感染力,让所有听到的人,情不自禁地,脸上都漾起了笑容。

    不远处的唐颂听了哭笑不得,多大人了还欺负自己的婢女。

    然后就听见唐嫃说,“……为什么胳膊肘朝大哥哥那边拐,是不是大哥哥比我长得好看……”

    随性的护卫仆从听见了,都不禁向唐颂这边看。

    世子爷长得是挺俊……

    唐颂:“……”

    都特么什么眼神!

    小兔崽子铁定是故意的!

    不然根本不会这么大声!

    ……

    宁国侯府的这处田庄名曰长庆庄。

    原先是天家直辖的皇庄,前些年被御赐给唐玉博。

    庄名普通浅显得很,不知是前面的庄头,还是谁取的,叫着也算吉利上口,也就一直沿用至今了。

    所处的园子,按照套路,被称作庆园。

    远远看着,庆园占地面积极广,内中院落重重,绿树掩映,可马车真正行了进去,唐嫃才发现,原来在外头所瞧见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除了修得极其气派大门,庆园四面砌了高墙深深,而且大约还引了活水入内,从正门进入,经过了平坦宽阔的庭院后,赫然一座桥出现在眼前。

    蜿蜒不知何处去的溪流,被打理得十分干净整齐,内中还可见鱼虾嬉戏。

    一路往里去,清流如带,鲜花如锦,甬路相衔,山石点缀。

    茏葱佳木的掩映之下,一座座院落典雅玲珑。

    说好的农庄呢?

    比京城里好些官宅府邸建得还要别致大气。

    唐嫃忍不住感叹,“有钱人啊有钱人。”

    朱氏被她苦大仇深的模样逗乐了,调侃道:“怎么,月钱不够用?”

    当然不是。

    她的月钱根本没地儿花。

    宁国侯府上下谁不知道,三小姐是最得宠的,吃的喝的穿的戴的玩的,但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第一个往梳梨园送。

    只要讨得三小姐欢心了,就等于是讨得了太夫人,夫人以及二老爷的欢心,收打赏都能收的手发软。

    唐嫃捂脸,“你们别理我,我就是个土包子,没见过世面。”

    投胎在有权有势又有钱财的人家真好。

    上辈子没白做奉公守法的好人。

    走在前头的太夫人噗嗤笑喷了。

    进了正院的厅堂,随着太夫人依次落座后,瞧着四周的摆设家具,俱是布置得异常雅致,都不禁暗暗点头。

    太夫人道:“乘了一天的车都累了,各自回去安置歇息,等晚饭再过来一起用。”

    唐颂喝了茶坐了会儿,便起身与大家辞别了。

    时辰不早了,他还要赶回去,不好多耽搁。

    太夫人嘱咐了几句,唐颂就匆匆离开了。

    从主院出来,朱氏停下脚步,与女孩们说,“婠儿和妧儿还住从前的院子,妤儿和嫃儿的院子要远些,要是你们姐妹不怕挤得慌,两人住一个院子也是可以的。”

    唐妤喜欢清静,觉得这样正好,“既然院子都已经打扫出来了,我们多走两步又有什么关系,咱们姐妹一人一座院子也好,还可以多几处串门的地方呢。”

    姐妹关系好是一回事,也需要有各自的空间。

    尤其是她走到哪里,私人药房就设到哪里,制药时不喜被打扰。

    唐嫃没意见,笑容甜软道:“大伯母坐车也累了,去休息就是了,不用管我们这点事。”

    “好,好,好,你们想去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就不烦你们了。”

    女孩们贴心又懂事,朱氏觉得甚是欣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