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157 小农女
    :

    陶亮觉得这趟出门可糟心死了。

    荆王府里那么多武艺超群的,从战场上锻炼出来的护卫,谁还护卫不了王妃娘娘周全?

    明知道王妃娘娘不待见他们殿下,甚至是将他们殿下视作眼中钉,王爷却偏要他们殿下亲自走这趟。

    真不知道王爷到底怎么想的!

    昨儿个清晨从王府出来时,王妃娘娘还生龙活虎的,看他们殿下时,原就长的脸拉得比驴还长。

    阴阳怪气指桑骂槐的话更是没少说。

    可晚上到了庄子里,也不知道遭什么邪风,好好的竟摔了一跤。

    原本定好了今早去隆福寺,为世子爷祈福,可是王妃娘娘都起不了身,自然只能作罢。

    就这样,也能怪到他们殿下头上,冤死了!

    王妃娘娘身边的狗奴才们都死绝了吗!

    当时跟在身边侍候的,又不是他们家殿下!

    谢誉觉得耳朵快要起茧子,“行了,嘀咕半天了,累不累?”

    他是为了谁!还嫌他烦,陶亮哼哧道:“不累,我还能再嘀咕两个时辰不带喘气的。”

    谢誉没好气的回过头,指着他脚底下的土地,“要嘀咕是吧,那你就站这儿嘀咕,别跟着我,影响我踏春的心情。”

    陶亮怨念,“殿下还有心情踏春!这田间地头的,有什么春可踏的,您也不怕踩一脚泥。”

    早上给王妃娘娘请安之时,挨了一通乱骂,又被赶出来后,殿下就离开了庄上的园子。

    一路漫无目的的走,这都走到什么地方了?

    前边不远处就是个村子,殿下怎么能去那种地方,万一被不长眼的给冲撞……

    谢誉忽然玩心大起,随手拔了一把地头草,转身全塞进陶亮嘴里,然后瞧着陶亮的模样,一个没忍住,负着手大笑了起来。

    他是个多贴心的奴才,殿下也下得了手欺负!

    没良心!

    陶亮白眼翻上了天,怨念更深了几重,含着一嘴的草,也不吐出来,就这么跟在后头。

    耳根总算是清净了,谢誉心头畅快多了。

    顺着山脚下的小河流,继续漫不经心的散步。

    远离繁华喧嚣中宁静村庄里,孩童们的笑声格外纯真质朴。

    谢誉垂眸看着泥土小道两旁的,不知名却顽强生长的野花野草,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抹微笑。

    “唔唔唔唔唔唔……”

    陶亮不知看到了什么,声音里有些激动,又有些意外。

    谢誉道:“好好说话。”

    陶亮才想起吐出满口的野草,指着村口那群奔跑的孩童,“唐三小姐!那个女孩好像唐三小姐!”

    谢誉闻言一愣,顺着他指的方向,抬头望了过去。

    村口方向十几二十来个孩子,从七八岁到十几岁的,大大小小男孩女孩都有,其中一个皮肤格外白皙的,小脸蛋格外漂亮的,看起来可不正是唐嫃吗?

    陶亮把眼睛揉了又揉,那景象却一点没变,不由得神神叨叨道:“殿下,我是不是瞎了,还是脑子坏掉了,居然看到了唐三小姐……唐三小姐千金贵女,怎么会变成小村姑。”

    谢誉盯着看了好半天才稍稍转动了肩膀,用手里的狗尾巴草搔了搔陶亮的脑袋,笑道:“……的确是唐三小姐没错。”

    那般娇俏灵动又充满了活力的小姑娘,纯真如春花烂漫般的夺目笑颜,轻易便让人的心化作一池春水,除了宁国侯府的那位三小姐还能有谁?

    陶亮傻眼,“啊?”

    真的是唐三小姐?

    孩子们在唐嫃的带领下,呼啸着朝山脚下跑过来,渐渐离得近了,唐嫃也发现了谢誉主仆,便停下了脚步。

    孩子们以唐嫃马首是瞻,唐嫃停了下来,大家就都站在原地等着。

    唐嫃左看看右看看,没发现其他人,也没有别的仆从,就只有他们主仆俩,不禁有些好奇,“诶?淄川郡王?您怎么在这里呀?”

    谢誉彬彬有礼,“三小姐。”

    不经意发现了另一个熟悉的面孔,定睛打量了一番,觉得仿佛有点像是唐四小姐唐妧。

    本就不是太熟悉,又换了农女的装扮,要不是先认出了唐嫃,他还真不敢确定。

    这两位千金大小姐是在做什么?

    “四小姐。”

    “殿下。”

    唐妧笑容绚丽,与云芳还有米粒,一起向他行了礼。

    谢誉这才不慌不忙的回答道:“近来大哥身体有些不太好,母妃来隆福寺给大哥祈福,我奉父王之命随行保护,只是实在不巧得很,母妃昨夜在庄子里摔了一跤,伤了腰今早已经起不来身,所以便要在庄子里多耽搁两天,我闲来无事出来随意走走,倒是没想到,竟能在此遇上三小姐和四小姐。”

    唐嫃抬起胳膊,用衣袖随擦了一把额上的汗,笑着点点头道:“原来如此,真是巧呢。”

    荆王世子是个药罐子,这事唐嫃有所耳闻,据说病了好些年了,身体情况时好时坏。

    烧香拜佛什么的,“护国寺不是要近好多?”

    谢誉微笑道:“母妃两相比较过,觉得隆福寺更灵验些,每回去隆福寺祈了福,大哥的身子,总会安稳上一阵子。”

    原来隆福寺是有独到之处。

    唐嫃浓密纤长的眼睫,如枯蝶般扑扇了两下,忽然若有所思的道:“隆福寺远吗?”

    谢誉眸光闪动,抬手指了个方向,“从这里过去大约半个时辰。”

    那倒是不远。

    等她今天完事后,回去跟祖母和大伯母报备一下,然后去一趟隆福寺,给恭王叔叔祈福去。

    她把恭王叔叔祸害得旧伤复发,还加重了伤势,却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不过淄川郡王倒是提醒了她,她起码还可以烧烧香拜拜佛啊。

    心诚则灵。

    她相信这世间,或许有神佛的。

    不然她是怎么会穿越的。

    谢誉纳罕地打量着唐嫃。

    只见出身宁国侯府的漂亮小姑娘,身上穿着低廉的小碎花棉布衣裳,看起来半新不旧不像是第一次穿,质地也没比村里孩子的好多少。

    乌黑油亮的头发,既没梳发髻,也没带珠花,胡乱绑个麻花辫,简单又随性。

    谢誉转头看了看人群中的几个村中女孩子,人家好歹都还晓得戴一朵花扎个鲜艳头绳。

    不过,饶是穿戴得再素净,她依然是最亮眼的。

    依然像从前人比花娇,而且还多了三分质朴,更添了几分纯真明澈。

    站在大大小小的一群孩子里面,肤白貌美的女孩犹如鹤立鸡群,不但让人第一眼就看见了她,还在看见了她之后,就再也挪不开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