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158 体验生活
    :

    陶亮向唐嫃和唐妧行了礼,眼珠子好奇的骨碌碌乱转,“三小姐,四小姐,你们这是……下乡体验生活?”

    唐妧和米粒以及云芳的穿着打扮,几乎与唐嫃如出一辙,都是简单平凡得不能再简单平凡。

    唐嫃笑着点头,“对啊。”

    她们不缺吃不缺穿不缺钱,可不就是体验生活来的么。

    陶亮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体验生**验得,是不是也太真实了?

    出身宁国侯府金尊玉贵的小姐,竟然穿着这么低廉粗糙的衣服!不嫌扎得慌?

    太夫人知道吗?宁国侯夫人知道吗?唐相知道吗!

    见她们姊妹主仆四个,与村里的孩子们一样,每个人都背着背篓,手里还挎着篮子,谢誉不由十分好奇,“你们这是打算去做什么?”

    唐嫃笑眼弯弯,看着谢誉主仆俩,兴奋的道:“挖野菜,采蘑菇,摘野花,你们有兴趣咩?”

    谢誉差点被她的笑晃花了眼,“……我们不会,能看看吗?”

    唐嫃先声明,“随你们啊,不过不能拖后腿,我们忙起来,可没空顾及你们。”

    陶亮:“……”

    嚇,还忙起来呢。

    说得好像很正经的样子。

    不就挖个野菜采个蘑菇玩吗?

    唐嫃朝后头挥挥手,带头往前走,村里的孩子们见了,一窝蜂的跟了上去。

    唐妧和云芳米粒也都高兴的身在其中。

    谢誉主仆俩就跟在队伍后面。

    山脚下的小河边由于土地湿润,植物生长得比其他地方要茂盛。

    不需要刻意的组织吩咐,大家看到了可供采摘的,便不约而同的四下散开。

    谢誉默默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他们采摘的野菜,至少有六七个不同品种,很快他凭着超群的记忆,记住了哪些是他们需要的。

    恰好旁边草丛里就有的,他也会徒手采摘了下来,然后放到唐嫃的背篓里。

    唐嫃百忙中转过身,讨好的对他作个揖,“谢谢。”

    谢誉突然觉得摘野菜这件事好有意义,于是卷起了衣袖,两眼探照灯一样到处寻找野菜的踪影。

    陶亮觉得郡王这样子好傻,可再怎么样也是他的主子,默默吐槽了一阵子后,摘了一把白蒿苗递了过去。

    谢誉分外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献宝似的放到唐嫃背篓里。

    再次收获了一枚甜笑之后,谢誉摘野菜摘得越发投入。

    陶亮:“……”

    堂堂的郡王殿下,人家小姑娘笑一下,就自愿变农夫了!

    昏头了!昏头了!

    六岁的小张超指着河边一个陡坡,“嫃姐姐,嫃姐姐,你快看,好多马齿菜,又长起来了。”

    唐嫃快速采完面前的面条菜,顺手全部扔到身后的背篓里,脚步轻快的跑到张超身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我去摘。”

    斜坡太陡峭,很难找到下脚的地方,一个不慎就会掉河里。

    河边水位比较浅,不至于会被淹,但那样的地势,受伤是难以避免的,为了这么点野菜,让孩子们受伤,不值得。

    虽然乡下孩子皮实,磕磕碰碰是家常便饭,但在能避免的情况下,自然要尽量避免。

    况且,她是这帮孩子们的老大,这种时候她不上谁上。

    唐嫃身手好,每次孩子们搞不定的,都是交给她。

    谢誉跟了过来,明白了她的打算后,不自觉地皱眉。

    她担心孩子们受伤,毫不犹豫的自己上,她自己就不会受伤?

    不就是几颗野菜,有这个必要吗?

    小张超见怪不怪,说了句,“嫃姐姐小心点。”

    随后便去旁边挖别的野菜去了。

    最近每天都会遇到这种情况,大家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唐妧她们往这边看了一眼,也继续埋头干自己的活了。

    谢誉:“……”

    唐嫃张开双臂两手紧扣在凸起处,贴着土岸慢慢向斜坡爬了过去,直到那一大片马齿菜就在面前了,才稳住了身形松开了右手采摘。

    只是那斜坡朝阳晒得太干,马齿菜又根系众多,她一只手摘了半天也没能摘下,便从背篓里摸出一把小锄头,将马齿菜的根系一点点弄断。

    陶亮站在河岸边瞧着,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很是不解,“不是已经摘了很多了,宁国侯府一共才几个人,够吃上一顿的了吧,三小姐要不要这么拼?”

    谢誉皱着眉头没作声,心里隐隐觉得,她采摘野菜,可能不是为了拿来吃。

    望着唐嫃手上熟稔的动作,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出身宁国侯府的娇贵三小姐,干农活居然干得这样利落。

    太让人意外了。

    不过好像每一次见到她,都会让他感到十分意外。

    上次在清凉湖中她蛟龙入海般的身影,直到现在都还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当时所有人的关注点都是落水之人的安危,或许只有他看出了她在湖水中的肆意疏阔。

    仿佛她本就是依水而生的,哪怕手里拖了个张二小姐,一举一动仍那样灵动从容。

    闲适自如,意境高远,难以忘却。

    陶亮忍不住惊叹道:“真是没有想到,唐三小姐看起来娇里娇气的,居然可以这样。”

    像个壁虎一样趴在河岸陡坡上挖野菜!

    甭说像她这样的顶级权门的千金小姐,就是普通的五品芝麻官家的小姐,又有哪个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所以说唐三小姐就是个神人呐!

    大片马齿菜全部采摘完,最后将小锄头也扔到背篓里,唐嫃往来路看了一下,就开始贴着土岸准备返回。

    刚从凸起的部分挪了两步,脚下的土岸边塌了,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唐嫃还是惊了一下,两手下意识的扣紧了,左脚贴在土岸上摸索,想要尽快找到新的落脚处。

    不料手底下扣住的这处也甭了,整个人骤然便往河里坠了下去。

    小张超采了几朵野花,正好往这边看了过来,见状不禁失声惊呼,“嫃姐姐!”

    谢誉见状心中一紧,脑子还没开始思考,身体已经离弦而出。

    然而,他才刚迈出两步,唐嫃的下坠之势便已经停下来,她的两条腿插在了河边的水里,河水没过了小腿。

    毕竟才只有两人高的距离,哐当一下掉下去,顶多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谢誉暂时松了口气。

    唐嫃刚稳住了身形,便头也不抬的说,“没事,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