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159 忙着呢
    :

    陶亮拍拍胸口,“吓死我了。”

    宁国侯夫人和太夫人怎么想的,让府里的千金小姐出来干农活!

    不是没有听闻宁国侯府门风彪悍,从太夫人开始到府里的女孩子们,所有女眷全都是习了武艺在身的,宁国侯府后宅还建了一个演武场。

    平时练练武艺也就罢了,好多将门之家的女眷们,也都是从小习武的,这点倒也不算特立独行。

    可是让府里的女孩到乡下干农活锻炼的,宁国侯府这还真是古往今的来头一份啊。

    没听说哪家是这么锻炼人的。

    男孩都不曾这么锻炼过,更何况是娇滴滴的女孩。

    难怪宁国侯府能这么多年一直圣宠不衰。

    服!

    不服不行!

    唐嫃扶着岸壁沿着边缘往回走,然后抓住谢誉伸过来的手,蹬着河岸借力一下子跳了上来。

    谢誉打量着她,“有没有受伤?”

    唐嫃举起右手,不以为意的道:“破了点皮。”

    米粒见了心疼死了,一边对着渗出血水的伤口吹了吹,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条手帕,仔细的把伤口给包扎起来,“疼不疼?”

    唐嫃皱了下鼻子,“回家再疼吧。”

    正忙着呢,没那闲工夫。

    谢誉:“……”

    陶亮:“……”

    疼还能留着?

    还有这种神操作?

    他们听得一头雾水,可米粒却是懂得的。

    她们家小姐不该娇气的时候堪比一条汉子,该娇气的时候就是掉了块指甲,都能可怜兮兮的哼唧上两天,非磨得所有人都心疼不已,失去了理智的满足她的一切不合理的条件。

    唐嫃彻底把自己当成了农家女,毫无名门淑女该有的顾忌,随便往河边的土地上一坐,脱下鞋袜稍微拧开了水再穿上。

    谢誉:“……”

    陶亮:“……”

    主仆俩没料到还有这一出,一时间惊得都忘了挪开眼。

    于是,便瞧见了唐嫃脚踝上的两处擦伤,都已结痂,看那样子应该是好几天前的旧伤。

    米粒默默挪到唐嫃面前,挡住了他们主仆的视线。

    她们家小姐一穿上粗衣布衫,就自动的进入农家女的角色,淄川郡王主仆俩就在面前呢,也没能让她想起自己的身份。

    唉,入戏太深,愁死人了。

    九岁的张晓丽个头不够在山脚下招手,“嫃姐姐,嫃姐姐,这里好多山蒜,我够不着。”

    唐嫃起身应了一声,“来了。”

    提起背篓往背后一甩,一路小跑的奔了过去。

    齐心协力干活干得快,不到半个时辰,山脚下小河边的这块地方,但凡能采摘的,都被采摘得差不多了。

    大家先后到了河边铺着石板的地方,将各自背篓里或篮子里的劳动成果,倒在了早先就放在了这里的大筐里。

    十多个孩子加起来,两个箩筐满了大半。

    山脚下采摘完了,接下来,他们就该进山了。

    张晓丽便带着年纪最小的张超和张顺留下来,将筐子里的所有野花野菜还有药材洗净分类。

    谢誉跟着大部队往山里走,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似的,驻足在半山腰往河边望去。

    远远瞧着,河边的三人动作十分麻利,将野菜洗净分类后,以韧性极佳的野草充作绳子,一捆一捆的扎了起来,整整齐齐码在身后。

    山中的野菜都有被采摘过的痕迹,不过春天是万物复苏的时节,很快新的一茬又生长了起来。

    大家边采摘边往山里边走。

    到了更深的一看就是少被人踏足的地方,资源又明显的丰富了好多,大家惊呼着格外默契的分头采摘。

    陶亮不知何时也来了兴趣,掀起衣摆作兜子,一会儿便采了一兜的蘑菇,衣兜里装不下了,就倒进旁边的小孩背篓里。

    八岁的张小刀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真切的欢喜笑容,“谢谢哥哥。”

    陶亮顿时觉得这活儿干得还挺有成就感。

    继续干吧。

    不然还能咋样呢。

    瞧殿下跟在唐三小姐后头挖野菜挖得多欢乐。

    谁那么有眼力劲儿还给了殿下一把小铲子?

    这是把殿下当成了免费的劳动力?

    哎,劳动力就劳动力吧,殿下自个儿乐意。

    与孩子们熟悉了之后,陶亮就开始发问了,“你们挖那么多野菜吃得完吗?怎么连野花都采了那么多?也能吃?”

    他没孤陋寡闻到这地步吧?

    女孩们摘了野花戴戴也说得过去,可是他们见了野花就全都采了,那么多就是编花环也戴不过来啊。

    张小刀憨笑,“这些野花野菜都是拿去卖的,还有草药也是要拿去卖钱的。”

    好多平时随处可见的野草,原来都是能治病的草药,他们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

    陶亮惊诧得愣了愣,“卖钱?”

    不过细想想也能理解的,农家孩子赚点零花钱嘛,“我看你们把采摘的东西都合放在了一处,卖了钱之后是平分给你们每一个人的吗?”

    张小刀用小铲子铲马齿菜的根,整颗挖下来卖相才会好看,卖相越好的越容易卖出去,“不是,我们只能分一半。”

    陶亮脑子一抽,心想那另一半呢,归唐三小姐?

    旋即就鄙视自己。

    唐三小姐在府里何等受宠,需要出来赚这种辛苦钱?

    张小刀见他似乎有刨根问底儿的意思,本来这种得意的事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于是挖野菜的同时一股脑的都交代了。

    “其实这都是嫃姐姐的主意,嫃姐姐人可好了还很厉害呢!还有嫃姐姐的二姐姐,哦,也就是妤姐姐,妤姐姐更了不起,比镇上的县里的大夫都厉害……”

    陶亮:“说重点!”

    张小刀非常不满的斜了他一眼,接下来就全是重点了急什么,“……最开始就是妤姐姐她们来的我们村,妤姐姐是来给我们村的人看病的,免费的,据说这叫义诊。”

    陶亮:“然后呢……”

    唐二小姐医术高明的事,早就由太医院传了出来,到没想到还是个心善的主儿,竟会跑到乡下山村里义诊。

    张小刀惊呼一声,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忽然一呲溜跑了。

    “……”

    跑什么!

    说话留一半很缺德知不知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