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160 吃相不好看
    :

    陶亮追过去一看,原来是一根倒塌的木头,日晒雨淋快要腐烂的那种,上面长满了各种蘑菇,那说话说一半的熊孩子,正兴奋的往背篓里捡。

    “……”

    陶亮无语的哼了哼,耐着性子上前帮忙。

    张小刀见他跟了过来,笑呵呵的继续说道:“我们村好些有病的人,都被妤姐姐治好了,有些需要长期吃药的,又没那么多钱的,妤姐姐就教人认草药,自己采了来吃。”

    “嫃姐姐不会医术,但是她会认各种野菜,教我们摘了野菜卖钱,以前山上的野花都没人要,嫃姐姐可厉害了,把花草扎得好漂亮,镇上的和县城里的人见了,都抢着要买呢!”

    “嫃姐姐每天都会来我们村,带我们摘野花挖野菜卖钱,卖了的钱一半分给我们,一半留给我们村的孤寡老人。”

    “长寿叔没儿没女,自家的田地勉强糊口,农忙时,帮村里人犁地赚点钱,本来也能过下去的,可后来一生病,自家田地没法种了,也赚不了钱了,家里就快揭不开锅了……”

    “幸好遇上了妤姐姐,给他治好了病,又有嫃姐姐帮忙,带我们挖野菜卖钱,分一些钱给他……”

    “嫃姐姐说了,就算以后她们都不来了,可我们学会了挖野菜扎野花,也能继续赚钱,然后把赚来的钱,分出一部分,救济村里像长寿叔这样的人。”

    “我们这样不光做了善事,以后会有善报,还有钱可以赚,嫃姐姐是不是很厉害?”

    陶亮:“是很厉害。”

    初次见面就领受过了,差点虐死他家殿下了。

    只是没想到,她如此心善。

    为了这些八竿子大不着的人,爬上爬下就为了赚点辛苦钱。

    谢誉听着那边陶亮和张小刀说的话,手里小铲子挖掘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如今正逢盛世太平,大多百姓的生活都还算不错,哪怕是乡下农家也不会饿肚子,更何况这处小村庄,算得上是在天子脚下,老百姓至少不会为温饱发愁。

    所以,这些孩子们才会如此淳朴,能有零花钱赚就很高兴了。

    唐嫃教会了她们认野菜,扎野花,唐妤教会了她们认草药,她们教会了他们赚钱的技能,他们便愿意听从她们的。

    将他们的劳动所得分出一半来,去救济村里那些看着他们长大,如今有了困难失去了生计的人。

    并以此为荣。

    谢誉心下有所触动,忍不住抬起头来,朝着唐嫃望了过去。

    很快又过去了半个时辰,孩子们一个个收获颇丰。

    两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十三四岁的男孩子,一人手里拿一个筐,将大家的成果收集起来,见两个箩筐差不多满了,便一人扛起一个,沿着来时路送下山去。

    谢誉猜,应该是送到小河边,给留守的那三个孩子,交给他们洗净整理。

    孩子们分工很明确,干活也都很有条理。

    唐嫃清空了背篓之后,发现了一片面条菜,便拎着背篓走了过去,一边与旁边的女孩说笑,一边挥动小锄头挖掘。

    谢誉觉得这一刻,她的笑容格外的美,尤其是那双眼睛,比他从前见过的,最明亮惊艳的月亮,还要皎洁漂亮。

    中午大家都没有下山,就着山泉水吃肉饼。

    一只肉饼有脑袋那么大,每个人两只,谢誉和陶亮也都分到了。

    肉饼都凉透了,换成是平时,他们绝不会吃。

    不过不知道是气氛太好,还是他们跟着爬山,挖野菜干活什么的,累得狠了的缘故,吃起来居然觉得还挺香。

    见谢誉身下的大石头挺不错,唐嫃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与谢誉肩并着肩坐在一起,啃着肉饼得意洋洋邀功道:“我怕有人会吃不饱,每次都会多带几个,幸亏我多带了,嘿嘿,不然你们就要饿着了。”

    谢誉很有觉悟的夸赞,“多亏了三小姐处事周全,不然现在我和陶亮,就只有干看着的份儿了。”

    唐嫃笑道:“不会让你们干看着的,你们帮忙摘了好多呢,顶多就是我少吃一个,米粒也少吃一个,怎么也会匀出两个来的。”

    陶亮伸长脖子看过去,“那要是我和殿下没帮忙呢,是不是就只能饿着肚子了?”

    唐嫃傲娇的昂起头,指着陶亮玩笑道:“当然啦,不干活没有肉吃!”

    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

    今天跟着一上午忙过来,陶亮对她的印象又改观了许多,没想到宁国侯府嫡出的千金小姐,居然这么能吃苦还平易近人,最关键是人聪明还心地善良,夸起来实是出自真心实意,“那小的就多谢三小姐一饭之恩啦!”

    “不客气,不客气!”

    唐嫃歪头啃肉饼的同时,光明正大的看谢誉的颜。

    什么叫皓齿朱唇,什么叫云容月貌,什么叫男生女相,这就是啊。

    啧,这么近的距离瞧着,都看不见一点毛孔,皮肤太好太白嫩了。

    肉饼越嚼越没滋味了,想啃他的白嫩小脸蛋。

    是不是就跟果冻一样滑嫩甜软……

    啊呸!

    不要脸!

    唐嫃刚动了点歪心思,立马暗暗的唾弃自己。

    人家长得再好看那也是男孩,男孩纸!

    啃个女孩也就算了,啃男孩那是犯法的,那叫猥亵或非礼!

    忽然耳畔传来陶亮惊疑的声音,“三小姐,您为何看着我们殿下流口水?”

    唐嫃回过神,“……”

    默默用袖子擦了擦,濡湿一片。

    我去!

    青天白日的还要不要脸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多了这么个臭毛病了!

    唉,主要是京城里长得好看的人太多了!

    不管男女老少的颜都是那么的让人垂涎。

    唐嫃理直气壮的一眼横过去,“我吃相不太好看怎么了,谁要是不怕挨揍尽管笑……”

    然后不经意的,瞧见了谢誉泛红耳朵尖儿,差点没被噎死。

    唐嫃撑着身子从大石头上滑了下去,假装是口渴了跑到山溪旁边捧水喝。

    耳朵红什么,真要命!

    表面上还装作一派坦然,仿佛未曾察觉她的企图……

    这个样子更诱人了好不!

    世风日下诶!

    这年头女孩子们越来越不矜持了,反倒是男孩子们越来越容易害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