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161 送花
    :

    十二岁的张翠凑到过来,分外好奇的小声问,“嫃姐姐,那个漂亮小哥哥是什么人啊,家里很有钱吧,跟你们家是亲戚吗?”

    十三岁的张峰原本靠在一棵树下,听到她们说起嫃姐姐的跟屁虫,耳尖一震立即一点点挪了过去。

    那跟屁虫长得也太俊了!

    刺眼!

    唐嫃低声道:“是挺有钱的……”

    万里江山都是他们老谢家的,“他爷爷是个大老板,非常有钱,我爹跟着他爷爷,做了个大掌柜……”

    张翠两眼冒金光,“他爷爷是大老板啊难怪,他那身料子就能看出来,肯定得好几两银子……”

    啊啊,她也想穿那种料子,努力赚钱赚钱!

    唐嫃:“他爷爷可有钱了,他爹也有钱……”

    亲王来着。

    人家内裤都不止好几两银子。

    “哼,无商不奸……”

    张峰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肉饼,恨不得咬的是跟屁虫的脸,一个爷们儿长那么俊做什么。

    小白脸!

    ……跟屁虫的爷爷是嫃姐姐爹的东家,那他岂不是可以随便欺负嫃姐姐!

    一不小心,把心里话嘀咕了出来,唐嫃一个爆栗子敲下去,“什么叫可以随便欺负我!什么叫跟屁虫!人家没有名字吗!没有礼貌!”

    大老板是很了不起,但是大掌柜也不是吃素的,大老板的孙子要是敢欺负她,大掌柜随时可以……

    打住!

    大逆不道!

    “哎哟,轻点,疼!”

    张峰被打得抱头鼠窜。

    谢誉:“……”

    随便欺负她……

    陶亮早就发觉那小子看他家殿下的眼神不善了,他们凑在溪边说话的时候他伸长了脖子听着呢。

    三小姐把陛下和唐相比作是大老板和大掌柜这倒是没错,就是那小子担心的他家殿下会随便欺负三小姐纯属扯淡,“怎么随便欺负?谁欺负谁?”

    三小姐是会被欺负的人吗?

    什么郡王,什么公主,人家三小姐都不曾放在眼里过。

    她不出去欺负别人就是盛世太平了。

    怎么随便欺负,还能怎么随便欺负……当然是……

    谢誉不知想到了什么,白皙的脸渐渐红了。

    他才不会随便欺负她……

    他……

    想什么呢!龌龊!

    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他又不是江陵那种人。

    ……

    大家趁着午饭的时间休息了一阵子,觉得差不多了就自发的开始干活。

    往常炎炎夏日他们都还野在外面,如今这才农历三月,即便是正午的阳光也算不上毒辣。

    唐嫃和唐妤并没有搞特殊,与大家一样的吃一样的休息,甚至所干的活还要累一些。

    谢誉始终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跟在唐嫃身边也是忙个不停,偶尔寻个机会还能说上几句话。

    “除了这座山里,你们还去别的地方挖野菜?”

    唐嫃时不时用衣袖擦汗,脸上粘了些泥土,粉嫩的脸颊像个小花猫,“当然了,今天我们在这山上采摘了一遍,总得要过好几天才能长出来,村子周围但凡有野菜的地方,我们都这些天都去扫荡了一遍。”

    蹲太久腿都麻了,唐嫃起身伸个懒腰,“最开始来的就是这座山里,几天下来我们又转了回来。”

    谢誉问,“那你每天干这么多活累不累?”

    唐嫃:“累呀,可我们不会在庄子里住很久,等回府里了每天都可以休息。”

    当快乐大于劳累时,就不会觉得有多累。

    午后忙活了一个多时辰了,眼见着天色也不早了,大家的背篓也都是满满的,便高声对周围的孩子们道:“好了,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下山吧。”

    大家将眼前的野花野草都采摘干净了,才先后聚拢到一起顺着来时的路下山。

    河边石台上张晓丽三人的身后,整整齐齐码了两箩筐,一捆一捆扎好的野菜草药,还有岸边堆成堆的各色野花。

    孩子们从山上下来兴奋的说笑着,很快各自在河边找到了落脚处,开始清洗各自刚摘好的野菜。

    唐嫃的背篓被张峰拿去洗了,她就在路边搬了块石头,搁到岸边野花堆的旁边坐下。

    谢誉看着起码两个人头那么大的石墩,叫陶亮去搬可能都要费好半天的力气,然而她却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拿了起来,“看不出来你力气这么大。”

    唐嫃得瑟道:“我每天的饭可不是白吃的。”

    天生的,不要太羡慕,没有用。

    张晓丽把位置让给张小刀,与张翠等其他几个女孩,一起围坐在唐嫃身边学扎花。

    都已经教了她们好几天了,可是无论她们怎么扎,都没有嫃姐姐扎的好看。

    其实就是插花了。

    只不过没用花瓶而已。

    条件所限,她们便用一种细草藤,将野花扎成一束束的。

    这活儿说难也不难,说简单吧,也不是那么容易。

    首先要根据一定的构思选材,然后遵循一定的创作法则,扎出一个个优美的造型来。

    最好要能表达一种主题,传递出一种感情和情趣来。

    使人赏心悦目是最基本的,不然人家买回去做什么,不能吃,至少要获得精神上的愉悦。

    要有美感,才能让人驻足。

    要有美感,才能让人花钱。

    唐嫃满意的看着扎好的第一束花,转手就送给了蹲在旁边观摩的谢誉,笑容鲜妍明媚,“送给你,谢谢你。”

    一看就是个天生被人侍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可是今天却破了例,跟着他们干了一天的活,太不容易了。

    明明她的脸脏得像个小花猫,灰头土脸的一点也不漂亮,偏偏她这一笑让他意动神摇。

    唐嫃对这束花很有信心,“漂亮吧?”

    “漂亮,很漂亮。”

    花漂亮,人也漂亮。

    到了最后谢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过这束花的。

    她把花送给他之后,就坐下去继续扎第二束,再也没有多看他一眼,是他表现得不够好?

    唉!刚才他的样子一定傻透了,她肯定都不忍再看了。

    陶亮不甘被忽视,拼命刷存在感,“我呢我呢,三小姐,我也挖了很多野菜,采了很多蘑菇。”

    唐嫃笑得露出了两颗小虎牙,“肯定不会忘了你的呀,我扎一个更漂亮的送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