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164 隆福寺偶遇
    :

    入了寺后从第一重天王殿开始,每一处都虔诚的磕了头上了香。

    等到为谢知渊祈了福,又添了大笔的香油钱,唐嫃已经累成了狗,连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还好单妈妈提前预定了一处精舍可以好好休息。

    除了十岁那年在清水寺的那次,她还从来没这么认真的拜过佛。

    唉,这人呐,就是不能做亏心事。

    中午在禅房中用了斋饭后,唐嫃就躺下不愿意动弹了。

    坐车上山的唐妤此刻无比悠然自得,“隆福寺内的风景更美,你这是不打算去看了?”

    唐嫃累得哼哼,“下回再看。”

    比干一天农活累多了!

    这时,单妈妈从外头进来禀道:“巧得很,雎阳侯夫人带着九小姐,二少爷,还有一位表小姐,今天也来了这隆福寺,两位小姐可要去见见?”

    唐嫃累得表情都傻乎乎的,“可真是巧呢,在这里都能碰上,不过我好累,不想动怎么办?”

    让你上山的时候非要浪,这会儿装的什么软脚虾,“雎阳侯夫人可是长辈,既然遇上了,哪有躲懒不见的道理?”

    唐嫃两手一伸,笑得更傻了,无比矫情的道:“除非背我过去。”

    唐妤才不跟她废话,“不是带了鸡毛掸子了吗,放在哪儿了给我拿来。”

    “……米粒,米饭,快给我更衣梳妆!”

    唐嫃吓得嗷嗷乱叫,连滚带爬的下了床。

    呜呜,命好苦。

    改天找杨奕好好聊聊。

    唐妤看她丰富的小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聊什么聊,多大人了,就知道告状!”

    望着唐嫃一会儿娇憨可掬,一会儿装傻卖乖,一会儿惊惶跳脚,而唐妤一会儿横眉冷对,一会儿嘲讽怒怼,一会儿无声威胁,姐妹俩吵吵闹闹的情形,瞧得单妈妈几乎要笑倒,“三小姐不必担心,雎阳侯夫人歇脚的精舍就在旁边,走几步就到了,要不然偌大的隆福寺又这么多人,我们也遇不上。”

    三小姐这性子也不知随了谁,撒起娇来真是让人没有办法,也就二小姐发了狠才能治得住。

    ……

    雎阳侯夫人这边还没歇下,听说唐家姐妹来了,赶紧让人将她们请进来。

    古远征得了消息后去而复返,一阵风似的刮进来,迅速往四下看了看,可禅房中只有母亲和妹妹,以及二舅家的表妹,满脸的惊喜之情瞬间凝固,“嫃妹妹呢?”

    古达哄他玩的?皮痒痒了!

    雎阳侯夫人没好气的指着他斥道:“没头苍蝇似的,像什么样子!”

    自从见了人家小姑娘之后就跟吃错了药一样,整个人都不对了。

    别说人家小姑娘确实长得好,尤其眉眼间那股子灵动劲儿,让人看了第一眼之后,忍不住还想再看第二眼。

    自己这个未来准的婆婆看了都喜欢得紧,儿子的审美倒是没毛病,就是一天到晚那副傻得冒泡的模样,让人看了心里就有气。

    从仅有的几次见面的情形来看,小姑娘性子倒是挺讨人喜欢的,就是有的时候脾气忒大了些,怜灵说了几句不中听的,她就把大白丢下湖淹死了。

    可谁叫人家出身好,府里上下又都将她当个宝贝疙瘩,人人都捧在手心里宠着疼着呢,人家有脾气大的资本。

    娇宠着长大的女孩都有脾气,她自己的宝贝女儿不也有脾气,半斤八两吧。

    先前外头把唐嫃传得十分不堪,听得她半信半疑的糟心死了,不是没想过干脆退了婚得了,好在后面事情都水落石出了。

    陛下可真有意思,用这种方式来澄清流言,人家自己都是个小姑娘,要怎么帮恭王爷挑王妃。

    自从出了清凉湖的事,外头的风向突然就变了,不堪的传言几乎都消失了,倒是不少人在称赞她。

    在那么凉的水里泡了大半个时辰,凭一己之力救回了堂姐,大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又三番五次的钻进水里去救表姐。

    倒是个善良勇敢的好孩子,一般小女孩哪有这副胆量。

    想到这里更满意了些。

    就这样吧,但愿今后都能平平顺顺的,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古远征难掩失落,转身准备离开。

    古怜灵气得哼了一声,很看不惯二哥这样。

    除了唐嫃,他眼里还能看得见谁?她们都不是人吗,入不了他的眼是不是?

    肯定是出门没看黄历,好容易出趟门到隆福寺敬个香,居然也能碰到唐嫃,真是扫兴!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大白,永远也不会原谅唐嫃。

    她不想看见唐嫃,可是既然遇上了,她又不能避开。

    做错事心虚的应该是唐嫃!要避让的人也应该是唐嫃!

    古怜灵心烦气躁的搓着手里的帕子,赌气的狠狠别开头去,再多看那个傻二哥一眼就要气死了。

    沈心瑜想说,征表哥喜欢唐三小姐有什么不对,他们不是明年秋季就要成亲了吗?

    两人婚后恩恩爱爱,总比结成怨偶要好。

    听闻了清凉湖的事,她对这位唐三小姐,可是既钦佩又好奇。

    话都到了嘴边,陡然想起了大白,赶紧咽了下去。

    一个是从小就跟自己亲近的表妹,一个是让她钦佩并好奇的准表嫂,好为难。

    古远征刚一转身就听见了院中的动静,想到什么似的猛地抬头望去,绘了星河万里的笑脸就这么撞入眼帘,怀中的小鹿生而复死又复生。

    “啊,嫃妹妹!”

    飞奔到唐嫃面前,却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每次古远征一出现在面前,唐嫃就觉得光线都暗淡了,不知道是他的笑容太过明朗,敌过了这春日最灿烂的骄阳,还是他的身材太过高大,魁梧得像一座山给人以威压。

    从他身边经过时,压低声道了一句,“二傻子!”

    古远征就好像刚泡了蜂蜜浴一般,浑身上下都飘散着甜腻腻的味道。

    古怜灵要气死了,丢不丢人!丢不丢人!是没见过女孩吗!

    单妈妈瞧着都有些忍俊不禁了,这个古二少爷可真是……

    太夫人的意思她多少知道些,原先因为古二少爷携妓私奔的事,太夫人是打算退了这门亲的。

    只是后来,古二少爷的一片诚挚痴心,到底让太夫人动容了,退婚的事应该是搁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