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165 马匪袭击
    :

    雎阳侯夫人都觉得没眼看,赶紧用手里的丝巾盖住脸,心中默念:这傻货不是我生的,这傻货不是我生的……

    唐妤和唐嫃向雎阳侯夫人行礼问安,之后便是几个小辈之间的相互问好。

    古远征这时才猛然发现,原来唐嫃的身边还有个唐妤,惊醒之下赶紧局促见礼。

    众人:“……”

    唐妤和颜悦色还礼。

    傻是傻了点,但是女孩嫁人,可不就是要嫁给这种,心里眼里只她一人,除了自己心仪的女孩,再也看不见旁人的。

    古怜灵全程别别扭扭的脸色难看得很。

    唐嫃是瞧见了她眼里的敌意,才恍然记起来,她们俩先前因为一只大白猫,结下死仇了。

    看样子人家这儿还没翻篇,不过如果换成是她,谁要是弄死了她心爱的宠物,她也是不会轻易就算了的。

    不冲上门去寻仇就不错了,怎么也不可能握手言和。

    爱咋咋地,这妹子脑子有点拎不清,原也没打算与她做朋友,就这样吧。

    倒是那位沈姑娘还挺和善,雎阳侯夫人为她们做了介绍后,便主动友好的与她们寒暄,看得古怜灵眼里都燃起了火。

    明知唐嫃是她的敌人,心瑜表姐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与唐嫃说笑!

    莫不是打算站到唐嫃那边去了!心瑜表姐这是要与她为敌吗!

    沈心瑜很是无可奈何,冲唐嫃和唐妤笑了笑,不敢再与她们亲近了。

    要不是有古怜灵在这儿,她与她们肯定能做朋友。

    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嘛。

    稍坐了会儿寒暄了几句,唐嫃姐妹俩便起身告辞。

    古远征自告奋勇的跟着出去送,刚出门口,就听到古怜灵愤愤不平的声音,“才几步路送什么送,还怕会迷了路不成!”

    唐嫃嘟嘟嘴,“你妹妹不高兴了哦。”

    古远征尴尬的笑笑,“她就是小孩子脾气,嫃妹妹别放在心上。”

    好久没见了,就是想她,想她。

    小妹要是不拖后腿就好了。

    可小妹的心伤,他虽不能感同身受吧,却也能理解。

    ……嘿嘿,嫃妹妹真好看。

    好像黑了点,黑了也好看。

    要是能再黑一点,黑成煤球就好了。

    那样恭王爷和淄川郡王什么的,眼里应该就看不见嫃妹妹了。

    ……哎呀,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估计黑成煤球也是最好看的煤球,恭王爷和淄川郡王什么的,肯定还是能一眼就看到嫃妹妹,未婚妻长得太好看就是烦恼多呀。

    无聊死了,她才没那闲工夫计较这些,换个话题,“你们等会儿是直接回府吗?”

    古远征面对她是有问必答,“我们前几天就到了城郊的别院,最近小妹心里苦闷郁结,母亲便特意带她到别院散散心,还请了沈家八妹妹来与她作伴,我们还要在别院住几天。”

    请她到别院里做客的话到底没说出口。

    尽管他都已经相思毒入骨。

    可嫃妹妹和他家小妹相看两厌,刚才的短暂的见面,没闹起来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又怎么能指望她们俩和平相处。

    嫃妹妹真要是到了别院里,估计也不会开心,而小妹此次不但散心不成,反而会更堵心了。

    唉,愁人。

    要怎么才能化解小妹和嫃妹妹之间的结呢?

    ……

    在精舍中休息了半个时辰,姐妹两个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隆福寺准备回庆园。

    马车行驶在石板路上,很有规律的摇摇晃晃,唐嫃舒服的倚着靠枕,很快就睁不开眼了。

    忽然有喧哗呼喝之声遥遥传来,唐嫃从睡梦中惊醒,马车也在恰好这时候停了下来。

    “怎么了?”

    “前面似乎有些不妥,已让人去打探了,咱们先在路边等等。”

    唐嫃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坐直身子从车窗探头去看。

    好像才刚从山道上拐下来没多远,路上还有不少往来的行人车辆。

    宁国侯府的护卫很警醒,隔了老远,才听到一点动静就停下。

    所以除了慌乱四散的人群,旁的倒是什么都瞧不出。

    到前方打探消息的护卫折返回来,脚步匆匆神色凝重的上前禀报,“不知从哪里窜出百十来个马匪,伤了不少人,雎阳侯府的人与马匪正面对上,表小姐被劫走。”

    竟然遇上了马匪!人数还那么多!

    唐嫃惊呼,“那古远征他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被劫走的是沈八小姐?”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沈心瑜和善温柔的面孔。

    那护卫道:“古二少爷无恙,雎阳侯夫人和古小姐受了惊吓,倒是有几个护卫伤得不轻,被劫走的的确是沈八小姐。”

    唐妤眉目一拧,“天子脚下,怎么可能有马匪,此事蹊跷。”

    前不久才与她们说过话的沈心瑜居然被马匪劫走了!唐嫃不禁有些担心,“既然马匪都已经离开了,那我们赶紧过去瞧瞧,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唐妤也是这个意思。

    马车重新行驶起来,速度比之前快得多。

    唐嫃靠在窗边问,“古远征是否带人去追了?”

    那护卫回答,“是,除了那几个伤势颇重的被留在了原地,古二少爷亲自率领剩下的护卫追去了。”

    唐妤沉声道:“雎阳侯夫人此次出行,统共才十几二十来个护卫,就算一个不留落的全带上,人数上也输了马匪几倍。”

    古远征此去自己都未必能安然回来,更遑论从人数众多的马匪手中救人。

    ……

    雎阳侯府的马车正在路边修整,随行的仆从们俱都衣衫沾血,神色惊惶不定,显然都还没从惊变中回过神来。

    古怜灵这回被吓破了胆子,刚才她差点也被劫走,紧要关头是二哥大发神威,将她从马匪手中救下的。

    哪怕此刻正安全的被母亲抱在怀中,那些可怕的马匪早已不见踪影,可她依然惊魂难定恐惧不能自已。

    死对头唐嫃出现在车门外,古怜灵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死死抱着母亲痛哭失声。

    唐妤一下车便带着人救治伤员。

    除了雎阳侯府的护卫,许多路人也受了伤,一时间又找不到大夫。

    幸好她有随行携带药箱的习惯,这下子倒是正好派上了大用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