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167 被绑架了
    :

    “对哦,马匪们怎么敢,是吃了传说中的熊心豹子胆了么,我还没吃过呢,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不知道春猎能不能猎到熊和豹?”

    唐妤满头的黑线,“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

    话来没说完就听见唐嫃惊疑的声音,“单妈妈,不是让您去歇着吗,头都快点到地上了。”

    单妈妈身体健康平时状态各种都挺好,今日是累了点,但是也不至于坐在那儿困顿成这样吧?

    瞧见单妈妈快要支撑不住了,困得靠在椅背上,眼睛都睁不开了,又见红菱趴在桌上,似乎早已经睡着了,而米粒也迷迷糊糊,唐妤顿时觉得不对劲。

    唐嫃也是悚然一惊,“姐姐!”

    这种晕乎乎的状态,不是累更不是困!

    唐妤神情肃穆,拿起刚喝的茶,闻了闻,没有异样,又抿了一小口,仔细尝了尝,声音沉得发冷,“是提纯过的迷药!”

    唐妤又惊又怒。

    更恼恨自己光想着马匪来的蹊跷,竟连茶水里被下了药也未能察觉!

    顷刻间心念电转。

    什么马匪,什么劫走沈心瑜,不过是调虎离山!

    顺便还能转移她们的注意力!

    用这样制作不易的迷药,还一步步都算计的这样好,只能说明对方所图不小。

    屋里服侍的单妈妈,红菱,米粒都被迷倒了,外面的那些仆从,只怕也都好不到哪去。

    只剩她和嫃儿,因为体质特殊……

    可是也撑不了多久了,她已经开始头晕了,嫃儿的情况比她更糟。

    唐妤从腰间取出一枚金针,往自己身上连刺了几下,然后飞快的跑到床边,往唐嫃身上的穴道刺下去。

    就在这时,一阵轻风吹动了窗扇,屋里多了一条黑色影子,转瞬便至唐妤身后!

    “姐姐!”

    唐嫃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勉强的支起了身子,然而想要制敌却还差得远。

    唐妤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紧绷着,禅房里的气场变化哪怕再微小,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内感知到,可她却仿佛未有所觉般,只凝神静气专注的以金针刺穴。

    就她现在的情形,一般人都难以敌过,更何况这等高手。

    最后的一点时间,必须用在刀刃上。

    金针刺入,血珠滚出。

    黑影掠过,唐妤晕倒在床边。

    唐嫃也失去了意识。

    院中传来隐秘的动静,黑影达成目的,迅速的从禅房中离去。

    很快一帮蒙面人摸了进来,瞧见禅房中的主仆五人全都晕死了过去,其中一人不禁嘿然笑道:“精贵东西就是不一样,咱们从前用的那些破烂货,跟这东西简直没法比。”

    “行了,别废话,赶紧把人拖到山里解决了,万一被寺里的秃驴们发现了,又是麻烦!”

    ……

    唐颂带着巡防营兵马循着踪迹赶到之时,姑母河边只余下一地惨烈厮杀后的死伤。

    除了宁国侯府和雎阳侯府,以及查良策身边的护卫,地上最多的是马匪的尸首。

    “世子!”

    见是府里的熟悉面孔,唐颂下马快步走了过去,脸上的线条肃穆刚硬,“什么情况?古二少爷和查四爷呢?”

    宁国侯府一名腿上重伤的护卫浑身浴血,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腿上的伤,向唐颂回话时神志尚还十分的清醒,“沈家小姐掉河里了,查四爷扑过去救援,却被马匪踹下去了,马匪死伤过半,手里又没了人质,一路且战且退,古二少爷没有让人追,带着剩下的人沿着河流,搜救查四爷和沈小姐去了。”

    两方人数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他们还选择一路追击上来,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剿匪,而是为救回沈家八小姐,所以没有必要咬着不放。

    那群马匪来路不明,自会有朝廷派兵收拾清剿,用不着他们来操心。

    查良策和沈心瑜生死不明,落水时间越久变数越大,赶紧的救人才是当务之急。

    宁国侯府的另一名受伤的护卫乙,由于背上的伤口疼痛而喘息着道:“世子,这群马匪的情形有些诡异,属下指的是他们的身手,大部分都是寻常马匪的水准,只是其中竟有少数几个高手,属下觉得,他们很可能并不是一路人。”

    唐颂似是早有所料一般,眉目间不见一丝惊诧之色,只是神情愈发凝重几分,“什么样的高手?”

    护卫乙道:“像是训练有素的暗卫。”

    护卫甲补充道:“而且那些暗卫似乎还并不是一个路数的。”

    马匪的组成成分复杂,人员素质参差不齐。

    唐颂心中大致有数了,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我让人送你们回隆福寺。”

    隆福寺里有不少医术精湛的僧人,平日里常常有百姓上山求医问药,把伤员转移过去算是最近便的了。

    杨奕这会儿应该快到隆福寺了,希望二妹妹和三妹妹安然无恙。

    巡防营官兵查验过后,领队的熊宏图上前道:“唐世子,马匪全都死了,没有一个活口。”

    死得透透的。

    有些原本伤不致死,是后来被补刀的,明显的杀人灭口哇!

    唐相大人真是料事如神。

    刚听闻雎阳侯夫人在隆福寺山脚下遭遇马匪袭击,沈家八小姐被马匪劫走的消息时,唐相大人本是不以为然的,可后来听说自己两个闺女当时这么巧也在隆福寺,唐相大人立时转变了态度。

    尽管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俩闺女派出护卫帮忙救人后,随后便与雎阳侯夫人母女一起返回了隆福寺,唐相仍坚定的认为这件事情不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当机立断让巡防营派出人马,分别追击马匪营救沈八小姐,和前往隆福寺保护两位唐小姐,并让杨世子和唐世子跟了来。

    目前看来,这事儿果真透着点诡异。

    不过唐相大人到底是怎么发觉不对的?

    大家的肩膀上都只扛着一个脑袋,唐相大人的那颗怎么就那么神呢!

    唐颂无意多聊,直接提议道:“兵分三路吧,一路将伤员送回隆福寺,一路继续追剿马匪,一路沿着河流救人。”

    熊宏图道:“世子带人往下游搜救,我老熊带人去追剿马匪。”

    嘿嘿,好久没有痛快活动筋骨了,管你是真马匪还是假马匪,等着你熊爷爷来砍脑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