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168 蛋碎鸟亡
    :

    姑母河蜿蜒曲折,水流时缓时急,越往下游走,杂草乱石就越多。

    天上的金乌逐渐西垂,烧红了半边的云霞。

    古远征穿梭在半人高的野草丛中,不断的喊着沈心瑜和查良策的名字,嗓子嘶哑干涩得几乎要冒烟了,奈何却始终没能够得到半分回应。

    眼瞧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古远征心里越来越焦躁。

    唐颂便是在这时候带着人马赶到的。

    古远征十分诧异,“大舅兄?你怎么来了?”

    见他一头一脸的血污,腹部和大腿上带着伤,而且似乎还伤得不轻,唐颂也懒得计较称呼,“你要不要先到隆福寺治治伤?”

    古远征道:“皮肉伤罢了,不妨事的。”

    沈心瑜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被劫走的,又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掉进河里的,如今生死不明他哪里还有心思治伤。

    眼看天都要黑了,要是再找不到沈心瑜,只怕凶多吉少。

    以后他还有什么脸面见外祖和二舅?

    唐颂瞅着他那两处伤得万分巧妙的部位,“你确定只是皮肉伤?”

    腹部那处再低上两分,大腿上那处在高上两分,以后纵然让他叫大舅兄,他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男人的尊严被怀疑了,对方还是准大舅兄,古远征顿时神色一整,无比严肃的保证道:“……生十个八个儿子闺女绝对没有问题!大舅兄就尽管放下心等着做舅舅吧。”

    那群王八犊子,什么仇什么怨,专往要紧处砍!

    还真是险而又险!

    唐颂:“……”

    他并没有不放心好不好。

    就在这时,不远处雎阳侯府的一个护卫激动呐喊,“找到了!二少爷!是查四爷!在这里!”

    古远征又惊又喜,顾不得伤口裂开,拨开杂草奔过去。

    然而被压塌的半人高的野草丛里,只有查良策不省人事的躺在那儿,沈心瑜却依旧连影子都没有一个。

    古远征随意的瞟了一眼,视线很快就转移到四周,“沈小姐呢?”

    除了查良策身上光溜溜之外,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那护卫捂着自己的裤裆,两只眼皮子抽搐得厉害,目光被强力胶黏住了似的,始终落在查良策的下身,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只找到了查四爷。”

    众人都被呼喊声召唤了过来,望着几乎全裸的查良策,一个个的神色变得十分诡异。

    不知谁抽着凉气,“查四爷……”

    瞧见查良策双腿间的血糊糊,古远征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卧槽!卧槽!卧槽!

    看着就觉得疼!

    幸亏他身手还可以,平时没少苦练,不然这回也完蛋了!

    几乎是在瞧见这情形的瞬间,唐颂眉目间一片风云涌动,无视众人的揣测和怀疑,迅速做了决断然后一锤定音,“姑母河水流湍急,河道中处处怪石交错,查四爷不慎撞了上去,脑袋和命根子都受了重伤。”

    “……”

    什么玩意儿?

    大舅兄这是在掩饰什么?

    古远征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之后,顿时悚然而惊。

    查良策这贪花好色之徒,在这里脱了衣服,除了玩女人还能做什么!

    然而这荒无人烟之地,哪有可供他玩弄的女人,只有掉下河的沈心瑜!

    狗日的东西!

    原以为查良策只是生活作风糜烂,本质上还是条热血汉子,路见不平也会拔刀相助,没料到狗日的竟是存了这种心思!

    当时就是查良策逼得太急了,那马匪才失了手,沈心瑜才会不慎掉到河里的!

    后来查良策奋不顾身一扑,堪堪抓住了沈心瑜的手,结果被马匪一脚踹下了河。

    如今越想越觉得可疑!

    与沈心瑜一同落水是不是设计好的?

    那马匪呢?

    众人:“……”

    撞石头上?什么鬼?

    明显是用石头砸的,稀巴烂……

    凶器就在旁边呢。

    古远征捡起那块沾了血的石头扬手扔到了河里。

    众人:“……”

    一个睁眼说瞎话,一个毁灭证据。

    唐颂冷漠的环顾四周,轻飘飘的自语喃喃,“查四爷的护卫呢,似乎正巧都不在,倒省得被灭口了。”

    众人:“……”

    巡防营的一个小伙子最先反应过来,“查四爷真是太倒霉了,撞到哪里不好,偏偏就撞到了命根子!”

    强烈的求生欲让众人紧随其后一致欷歔不已。

    “是啊是啊,太倒霉了!”

    “撞伤了命根子固然悲惨,那也总比撞到了头要好吧,能留一条命就已是万幸。”

    “对啊对啊,性命还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命根子都碎成了渣,还有什么柴可烧的,能不能编得走点心!

    “不过,这段石头确实太多,躲得过这一块,也躲不过下一块……”

    “河水那么急,防不胜防啊……”

    懂!懂!懂!

    他们懂!

    他们很识时务的,求不被灭口!

    唐颂微微笑着扫了众人一眼。

    咝!

    那一抬眉目的神情与唐相大人简直如出一辙。

    众人都觉得脖子根凉飕飕的。

    娘耶!保证不乱说话!求活命!

    他们跟查四爷不熟!真的!

    死死瞪着烂泥一般的查良策,古远征两只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强压下心中的熊熊怒火吩咐,“都待在这里做什么,继续去寻沈小姐!”

    幸亏大舅兄反应够快,及时封住了众人的口。

    否则这件事情要是传了出去,沈心瑜的名声岂不毁得彻底!

    查良策浑身光溜溜的,又是伤了命根子,只要不是瞎的,单凭现场的情形,就能脑补出各种画面。

    这荒山野林之中,除了与史昆宇一同掉下河的沈心瑜,没有第二个女人!

    虽然查良策的胯下被砸得稀烂,沈心瑜大概并没有被侮辱,可是查良策裤子都脱了,沈心瑜还下了这样的狠手了,有没有真正被侮辱又有何区别。

    吃瓜群众的谈资自然越香艳越好,谁还会去管沈心瑜的名声会怎样!

    “啊,是,是!”

    众人被狗撵似的飞快地跑了。

    查良策的护卫远远听到这边似乎有动静,正要过来瞧瞧,被宁国侯府和雎阳侯府的人一忽悠,集体跑到了河对面。

    待周围只剩下唐颂和古远征,以及他们身边的亲信之人时,古远征的火气再也憋不住了,照着查良策胯下猛踢了两脚,“王八蛋!无耻下流的狗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