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169 王八玩意儿
    :

    唐颂默然,脸色铁青。

    忽然想到了清凉湖的那一回。

    唐绾被人算计落水,史昆宇明面上是自告奋勇去救人,其实是欲对唐绾行不轨之事。

    而今天沈心瑜被马匪劫走,查良策明面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实际上也是对沈心瑜行不轨之事。

    两件事何其相似。

    唐绾幸运的最终获救,免于受辱。

    沈心瑜呢?

    把查良坤的命根子砸成这样,下手如此之狠绝,可见当时沈心瑜心里有多恨。

    想到此处,唐颂忙出声,“弄醒他。”

    看着查良策这副恶心的样子,想想当时史昆宇的嘴脸,是不是也这样令人作呕!

    骤然间,心里涌起一股滔天怒火,恨不能冲去新宁伯府,将史昆宇拎出来暴揍一顿。

    正好古远征气也出得差不多了,便在查良策身上用力点了点。

    查良策呻吟着醒了过来,弓着身子紧紧缩成一团,颤抖着在地上打滚。

    “啊啊啊啊……”

    “查四爷,我表妹呢?”

    查良策往胯下一摸,一手烂血泥糊,低头一看,眼前一黑,差点又晕死了过去,听到古远征的话,愤怒的脸都变了形,“啊啊啊……沈心瑜,心狠手辣的贱人……老子要剥了你的皮啊……啊啊啊啊……”

    果然如此!

    真的是表妹下的手!

    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把人逼到什么份儿上,平素娇弱的表妹才会对他下了这样的狠手!

    古远征气炸了,一脚踹上他的脸,“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腌臜的东西,你他娘的对我表妹做了什么!”

    查良策双目血红,全靠一口气在撑,“你他妈不是男人吗!我做了什么你不懂!”

    古远征怒极拔出了刀,刀刃上还沾着血,用力的拍打在他脸上,“我表妹人呢!”

    查良策内心无比的悲愤狂暴,恨不能跳起来嗜血杀人,奈何伤势太重失血过多,有那个心却没有那个体能,“我他妈不知道!”

    大刀一转,冰冷的刀锋划拉着他的脖子,鲜血淋漓,“你他娘的说不说!不说老子宰了你!就说你是死于马匪刀下!”

    脖子上热乎乎滑腻腻湿了一大片,查良策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崩塌,最终恐惧又无力的嚎啕大哭起来,“老子被她打晕了怎么会知道她跑哪里去了!”

    贱人!贱人!

    抬头,望向荒芜的前方,唐颂冷静分析道:“应当是往林子里去了。”

    能下毒手把查良策打成终身残废,沈心瑜外表看起来再温文无害,骨子里也肯定不是个懦弱的女子。

    她肯定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在查良策没有还手之力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撇开干系。

    不能让人看见她与查良策在一起,不然纵使查良策没能把她怎么样,谁又会相信她真的没有受到侮辱?

    更何况,查良策的母亲是真慧长公主,那可是个相当难缠的主儿。

    真慧长公主要是知道幼子的命根子被废的事,是与沈心瑜有关系的,可不会管她是否无辜,以她的性子一定会从此死死的盯牢了沈心瑜。

    那沈心瑜往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古远征急迫道:“大舅兄,这畜生交给你了,我先去找人。”

    说完扛着大刀就往林子里飞奔。

    啊啊啊啊!

    他好想一刀捅死这个王八玩意儿!

    要冷静!要冷静!

    他还没把嫃妹妹娶回家不能乱来!

    唐颂正准备多叫几个人,一起进树林子里找,太阳落山了,光线越来越暗,人多找起来更快不是?

    猛然想到,沈心瑜现在还不知什么情形,万一被人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岂不更糟?

    想必应该不会走得太远。

    就让古远征一个人先去处理一下。

    查良策翻着白眼似乎快要晕过去,唐颂上前几步深深府下身去,脸上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查四爷,先别着急睡,咱们好好聊聊。”

    查良策浑身冷汗,面上毫无血色,“唐世子,我的人呢?把我的人叫来……”

    他母亲与宁国侯府太夫人结了大半辈子的仇,他们长兴侯府与宁国侯府也是素来不睦,他与唐颂连点头交都称不上能有什么可聊的?

    他要找大夫!

    那帮狗奴才都死哪去了!

    他要母亲给他报仇!

    他要沈心瑜那个小贱人不得好死!

    唐颂姿态闲适从容,一副很有兴致的样子,“查四爷不想与我聊聊你在河里是如何撞到了怪石上伤了命根子的?”

    查良策脸色青白的瞪着他,“……”

    聊你大爷!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聊的!

    见过谁撕开自己的伤口往上面撒盐浇油的!

    他现在悲愤得只想杀人!

    他要弄死沈心瑜那个心狠手辣的小贱人!

    查良策痛得脑子都迟钝了,好半晌才反应了过来,“什么河里的石头撞伤的!是沈心瑜那贱人砸的!我要杀了那贱人偿命!”

    不,杀了她太便宜了!

    他要她后半辈子都生不如死!

    唐颂弹弹衣袖,“既然查四爷不愿聊这个话题,那咱们就换一个,比如从哪里雇佣的那帮马匪?”

    查良策染了血的眸子陡然收缩,“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什么马匪什么雇佣!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唐颂何等的目光如炬,又是不错眼的紧紧盯着的,查良策目中的异样之色,虽然一闪而逝,到底还是没能完美掩盖,当即似笑非笑道:“我是不是胡说八道,查四爷心里不是清楚的很?”

    查良策怎么可能承认,眼睛闭上又痛得睁开,“我的人呢!把我的人叫来!”

    都他妈死了吗!

    死……

    骤然双目睁如铜铃,他的人都被灭口了,那他不是也要完,“唐世子,今天的事跟你没关系,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唐颂鄙夷冷笑,“你与马匪勾结劫走了沈小姐,既想占沈小姐的便宜,还想得英雄救美的好名声,更想要汝南侯府的感激,一举三得打得一手好算盘!”

    “那你可知道我二妹妹和三妹妹,今天正好也去了隆福寺,得知了沈小姐被劫走的消息,将身边的护卫全部派出相救?”

    查良策本就虚弱得几乎难以思考,更是想不出这两件事有什么干系,“什么意思,有话直说!”

    最烦这些一颗心生了十窍的人,每一句话都要拐弯抹角的说?

    是不是有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