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170 表哥?亲哥?未婚夫?
    :

    唐颂冷峻道:“你最好祈祷,我那两位妹妹能够平安无事,否则我就是今天饶过你一命,你也活不了。”

    查良策:“……”

    你妹妹平不平安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不就是派出了身边的护卫!

    身边没了护卫就不平安了!

    神经病啊!

    要不是这会儿实在没力气折腾,他都恨不能跳起来揍唐颂一顿。

    是看他这会儿没有了还手之力了是吧,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都往他头上乱按!

    简直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查良策眼皮子抽搐着,眼珠子翻着白,差点再次晕死过去,脑中忽然电光一闪,强撑着保持清醒,“你妹妹被调虎离山了?”

    干!

    有人利用他算计他!

    要是唐家两位小姐因此出了意外,那唐相大人还不得千刀万剐了他!

    上游处传来了动静。

    唐颂举目望去,瞧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剑眉一扬,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道:“查四爷,刚才被人家表哥揍的滋味如何?现下人家亲哥哥赶来了,需不需要帮你换个抗揍的姿势?”

    不用!

    噩耗一波接着一波,查良策再也撑不住了,两眼一翻,直接晕死了过去。

    长兴侯府得到消息后,沈景行和沈景云兄弟俩,带着府护卫匆匆赶来,马蹄子都跑断了几只。

    唐颂与沈家兄弟打了声招呼后,尽量详细的把事情复述了一遍,务必让他们兄弟了解来龙去脉。

    妹妹被人欺负了,做兄长的,有义务讨回公道。

    沈家兄弟听得怒火熊熊,四只眼睛都烧成了火炉。

    查良策被揍得活过来又死过去,没多大一会儿就进气多出气少了。

    “景行兄,景云兄,暂且留他一命,这姓查的要是死了,可就死无对证了,岂不便宜了他。”

    唐颂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他一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恨不得也招呼查良策两脚,更何况是他们做兄长的。

    但查良策活着比死了有用。

    沈景云和沈景行自然是懂这个道理的。

    查良策活着,有勾结马匪的把柄在,沈心瑜废了他的事,他就只能捂着。

    沈心瑜的名声也能保全,真慧长公主再不讲理,也不好明着对他们发难。

    可查良策要是死了,沈心瑜就要被迁怒。

    不管查良策是死在马匪的悍刀之下,还是死与河道中的乱石碰撞之中,查良策总归是为了救沈心瑜才死的。

    真慧长公主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汝南侯府的势力虽然不弱,可真慧长公主乃皇室宗亲,真要是不管不顾的豁出去,汝南侯府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没那个必要为了这么个龌龊东西把整个汝南侯府拖到烂泥坑里去。

    而且唐颂说得对,就这么让查良策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

    就该让他好好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

    最是贪花好色之徒断了命根子,这样活着可必死了更痛苦万倍。

    可是堵在胸口的这口恶浊之气怎么也出不了,沈景行狂燥得额角的青筋都高高的蹦起来了,“……拉拢不成便使出这种腌臜伎俩!想得美!八妹妹就是嫁不出去了,也绝不便宜了这杀千刀的东西!”

    居然勾结马匪上演了这么一出戏!

    以为只要毁了八妹妹的名声,除了他就没有人会娶八妹妹,他们就势必会将八妹妹嫁给他!

    做他娘的春秋大梦!

    纵使八妹妹真的嫁不出去了,大不了他沈景行这辈子不娶妻不生子了,说什么也要养八妹妹一辈子!

    视作珍宝的养着!

    唐颂眉目一动,“查良策早有意要与汝南侯府联姻?”

    查良策意图拉拢汝南侯府!替谁?

    沈景云鄙夷的摇了摇头,“七年间虐死了四任正妻,姬妾婢女更是死了无数,就这种猪狗不如的烂东西,要是敢说半句联姻的话,就算他母亲是真慧长公主,我们老沈家也要弄死他!”

    联姻!他也配!

    沈景行气咻咻道:“别说沈家的女儿了,就是沈家的一条母狗,他都休想碰一指头!”

    唐颂:“……”

    兄弟你想太多了,查老四就是再变态,也不会碰母狗呀?

    沈景云略消了点火才记起,“八妹妹呢?还没找到?”

    有能力把查良策废得这么彻底,还能清醒的逃离此处远离是非,八妹妹的状态应该不会太糟糕。

    只是心理的创伤肯定是难以估量的。

    查良策这个人渣!

    废得好!

    省得他再去祸害别女子。

    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唐颂抬了抬下颌,“古二少爷去林子里找了,估计一会儿就有消息。”

    沈景云拧着眉头,往查良策身上踹了一脚,示意沈景行道:“把人弄醒跟他好好聊聊,我去林子里找八妹妹。”

    然而话音刚落,大长腿还没迈出去,变故就发生了。

    首先是唐颂带来的巡防营的人最先遇到敌袭击。

    “是马匪!”

    “马匪又来了!”

    紧跟着原先就被派过来救人的宁国侯府的护卫也与马匪展开了新一轮的交锋。

    “世子,马匪杀过来了!”

    “兄弟们!杀啊!”

    “……“

    唐颂一脸的惊异,“马匪杀回来了?”

    马匪不是查良策精心安排的,为劫走沈心瑜,然后他好借拔刀救人的名义,欲行不轨的吗?

    顺便调虎离山,对付唐家姐妹。

    按理说马匪的任务完成,戏份也该结束了,怎么这会儿又杀回来了?

    迷路了?

    还是不小心撞上的?

    沈家两兄弟也是万分的惊疑错愕,“确定是同一拨马匪?”

    唐颂心神一震。

    不是同一拨!

    查良策安排的马匪中早就不知道混进了几方势力!

    今日之事或许比他们所想到的还要复杂。

    可这会儿杀回来又是为了什么?

    熊宏图呢?

    不是带人追剿马匪了?

    ……

    隆福寺。

    将杨奕领到了精舍外,小沙弥才停下来,转身向着他双手合十,“宁国侯府上的女眷便是在这里歇脚。”

    院中静悄悄的,不像是有人在。

    不过寺中精舍本来就是供香客们休息用的,所处的位置也是靠近后山只为清幽安静,寻常的时候院子里清静无声属于正常情况。

    佛门清净地,大家又是累了来歇息的,谁又会吵闹?

    可是唐相的担心绝不会是无的放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