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171 尝头菜!不能晕!
    :

    礼貌的道了谢,杨奕上前敲门。

    无回应。

    扬声向里面喊话。

    依然无任何回应。

    就连尚未离去的小沙弥,也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对。

    杨奕眉头一拧,一脚踹开了门,大步的迈了进去。

    跟在后头的随侍护卫,以及巡防营官兵,纷纷拔出了刀剑武器,戒备的跟着涌入。

    望见廊下不省人事的仆从婢女,杨奕就意识到他大概是来晚了。

    禅房里,只剩红菱和米粒,还有单妈妈,东倒西歪的晕着。

    唐妤和唐嫃早已经没了踪影。

    原柏查看了晕倒在廊下的仆从们的情形,进了禅房里,就看到杨奕正拿着一只茶杯在仔细端详。

    “世子,无一例外都是晕过去的,应当是中了迷药,而且,不是市面上的普通迷药。”

    唐妤精通医术药理,若非特殊的迷药,不可能察觉不出来。

    不过,大概也是因为沈心瑜被劫的事情,转移了她的大部分注意力的缘故。

    否则就算是这种特殊的迷药,多半也该难逃她的法眼才对。

    看来,幕后之人对她知之甚深。

    杨奕未曾发觉茶水有异样,可问题应该就是出自茶水。

    他不太精于此道因此不敢确定,就将手中凉透的半杯茶递过去。

    原柏查验过后断定,“这杯茶水没有问题。”

    然后,快速的将桌上的几杯茶水并茶壶都检查了一遍,“都没有问题。”

    杨奕道:“不光是茶水没有问题,禅房里的所有东西,看起来都没有问题。”

    这间布置简洁素雅的禅房,室内室外所有的细微痕迹,都被清除了个干干净净。

    到底是什么人躲在背后借了查良策的东风?

    意欲何为?

    杨奕神情凛冽,肃容吩咐道:“原松,通知主持和监寺,清查隆福寺,对外就说,是寺里遭了贼,丢了贵重经书。”

    “是!”

    原松领命而去。

    “原柏,想办法弄醒宁国侯府的这些人,问问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是!”

    既然这里痕迹全部清除,也查不出什么来了,杨奕便带着人出了寺,以隆福寺为中心,逐步向外扩展搜寻。

    ……

    唐嫃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恢复了意识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整个人不断的颠簸颠簸……

    干什么!干什么!

    隔夜饭都快颠出来了!

    能不能有点道德!

    渐渐地清醒了一些,发现她是被装在麻袋里的,正被人背在背上跑。

    难怪那么颠!

    这是要把她绑去哪里?姐姐呢?也跟她一起被绑架了?

    不知道她们被下的是什么迷药,好霸道的药性,虽然她清醒了,可她想爆粗口都张不开嘴,更遑论自救了。

    刻意保持着原有的状态,不敢有一丝的轻举妄动。

    不过就她目前这情形,想轻举妄动都动不了。

    感觉才稍微清醒点,晕眩感便铺天盖地。

    不能晕!不能晕!

    姐姐直到最后一刻都要给她以金针刺穴,不就是希望她在关键时刻有能力自救吗!

    唐嫃狠狠心咬破了舌尖,痛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好在这样做确实有效果,瞬间就感觉更清醒了些。

    听动静绑匪人数还不少。

    至少有七八个人。

    从他们的脚步声分析,貌似不是什么高手呀。

    不、不对!

    昏迷前屋里突然出现的那个黑影,身手起码比这些人加起来都要好!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唐嫃心神一震。

    “老大,差不多了吧?”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可咱们已经跑了这么远了,怎么也应该够了吧,即便秃驴察觉到了不对,等他们大老远追过来,咱们不早就办完了事了!”

    “是啊老大,赶紧就地办了吧,我这心痒痒着呢!”

    “……嘿嘿,我长这么大还没尝过千金大小姐的滋味,不知道是不是比春香楼的小翠凤更带劲!”

    “瞧你们那点出息,行了,就这里吧,把人放下。”

    “嘿嘿嘿,老大是不是也心痒难耐了!我刚才可是瞧清楚了的,这两个千金小姐可是美人!一对孪生的绝色美人啊!”

    “美人常见,孪生的美人也不是没有,孪生的美人千金小姐,这个是百年难遇!死她们身上我都乐意!哦呵呵呵……”

    颠簸感消失了,他们停了下来。

    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听得唐嫃咬牙切齿,怒火中烧。

    姐姐果然也被绑架了!

    还以为费尽心思的绑架她们是为了什么呢,原来就是一帮下三滥想要毁了她们的清白!

    “都给老子等着,老子先来,你们吃第二道!”

    “老大你这样可就不厚道了,这可有两个呢,就不能让咱也尝尝头菜?”

    “尝什么头菜!两个都给你们尝一遍就偷着乐吧!还想尝头菜!”

    两个麻袋都被扔到了地上,大概是怕把人摔死了,下三滥们的动作还算轻的。

    抓住麻袋底部一抖,唐嫃就被抛了出来,脑袋撞到了石子,疼得她差点露馅了,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没有人可依赖,再痛也要忍着。

    况且姐姐的情形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如果姐姐依然昏迷,那她不但要自救,还要一并救下姐姐。

    悄悄把眼帘掀开一条细缝,趁着被人翻转过来的时候,迅速打量了一下所处环境。

    目前他们在一处深山老林中,看植被地貌与隆福寺周围大相径庭,应该已经距离隆福寺很远了。

    大略数了一下,正好八个人。

    那个黑影去哪里了?

    不管了。

    也没时间去管了。

    那个被众下三滥称作老大的,身材粗犷面容油腻的汉子,正朝着唐嫃走了过来,浑浊的眼里闪着淫邪的光。

    “可惜小美人被药晕了,不能动也不能叫,弄起来不够味儿啊……”

    “这样极品的山珍海味有的吃就不错了,你他妈还想加料!要是叫来了隆福寺里的秃驴,你这条狗命都得交代在这儿!”

    “美中不足,我这不就感慨一下,有得吃就成!嘿嘿!”

    “啧啧,你们瞅瞅这小脸蛋长得,要是睁开眼睛瞧着我,还不得勾掉我的魂儿……”

    粗犷汉子单膝跪在唐嫃身边,昏睡中的女孩面容稚嫩姣好,看得他垂涎欲滴邪火直冒,伸出手去正准备扒她的衣服。

    陡然间迎上了一双眼,纯净稚气,深处却如同淬了寒冰,看得他脊背一阵发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