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172 暴起杀人
    :

    粗犷汉子还算警醒,下意识的往后一退,然而还是迟了一步。

    唐嫃的手刀已经落到了他的脖颈上。

    咔嚓!

    沉闷的一声响。

    脑袋诡异的歪垂在肩膀上,粗犷汉子的身子倒了下去,连一声惊呼都没能发出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如此惊悚骇人,下三滥们惊得一时没回过神来。

    什么情况?

    老大这是死……死了?

    体格壮硕剽悍跟一头黑熊似的的老大,被这个用高级迷药迷晕的,看起来小白兔似的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啪叽一掌给劈断了脖子?

    肯定是昨晚喝多了,脑子还晕乎着,不然这怎么可能!

    小白兔能一爪子劈断大黑熊的脖子吗?

    你他妈开什么玩笑!

    不服找个小白兔来试试!

    断的一定是小白兔的爪子,怎么可能会是黑熊的脖子!

    况且她们不是被迷药迷晕了吗!

    那么霸道的烈性迷药,他们这样的成年壮汉沾上一点就要昏迷三天三夜,更别说这种小姑娘了!

    怎么会失效的!

    日!

    面皮黝黑的汉子扑过去,抓住黑熊老大的肩膀,一边摇晃一边失声呼喊,“老大!老大!”

    骨碌。

    黑熊老大的脑袋被摇得转了一圈。

    死了!

    脖子断得彻底全靠一张皮连着了,死得不能再死,黝黑面皮的汉子惊得赶紧撒了手。

    唐嫃干掉黑熊老大之后,趁着众下三滥震惊不知所措之际,须臾间又暴起连杀两人!

    身上药性未除,全靠这一刻爆发的超强意志力在撑,只能出奇制敌!

    等到一众下三滥们反应过来,唐嫃的杀伤力就大打折扣了。

    “操!”

    扑跪在黑熊老大的尸体前的黝黑面皮的汉子,明白他们老大真的死翘翘了,而那只他们以为小白兔,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正要一跃而起之时后背却猛地遭到了重击。

    唐嫃暴起杀了两人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他,几乎是在转瞬之间,便顺势的向他扑杀而来!

    原本纯真无害的小姑娘,这一刻却仿佛恶狼附身。

    膝盖如重锤敲击在他的脊椎上,先是听到了自己骨骼断裂的声音,随后他的头被巨力拉扯向后仰。

    毫无还手之力,便被掰断了脖子。

    转眼之间,连杀四人。

    从一开始,黑熊老大向他走来,唐嫃便算计好了的。

    不过也只是算计好了三人性命,最后一个算是中了大奖附送的。

    他的反应算是快的,可惜脑子有点问题。

    变故发生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啊,去管人家真死还是假死做什么。

    兄弟情深么?

    好了,现在一块死了。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却在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来世再续兄弟情。

    真感人。

    “我日他奶奶个蛋!”

    剩余的四人汗毛直竖,看唐嫃就像看见了鬼。

    说好的娇滴滴小美女呢,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怪物!

    抓住那一头乱糟糟头发的手松了开,黝黑面皮的汉子的躯体,现在可以称之为尸体了,随着惯性山一般的向唐嫃倒了过来。

    好容易强压下的药性,在她连续爆发杀人之后,犹如洪流般卷土重来。

    唐嫃很努力的佯作若无其事,奈何眩晕感一拨一拨的袭来。

    天旋地转头重脚轻,根本连站都站不稳。

    无论她是躲开也好,还是任由尸体倒向她,最终的结果都一样。

    短板就要暴露于人前了。

    唐嫃到底是选择了往旁边避开,没有让尸体压在腿上,然后她再也无力抗争的倒下了。

    “还晕着呢!我日,杀了她!快!”

    剩余的四人在她刚暴起杀人时下意识闪开,这会儿见她晕乎乎倒在地上,其中一人立即又惊又怒的拔出刀要冲过去。

    后边的一个矮个儿汉子一把拉住他,“买主只让咱们轮了她们姐俩,又没让咱们把人给杀了,另外一半金子你还要不要了?”

    金子他当然想要,做梦都想,年轻人满眼惊怒,“可是老大和猪哥他们都被她杀了!咱们总得为他们报仇!”

    “把人杀了老大他们能活过来?”

    “可……”

    “咱们继续把金子赚了,分给老大他们的家小,不比什么都得不到强?”

    要不然钱没赚到,还白白赔了四条性命,想想都憋屈死了,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你怎么知道把人杀了咱们就得不到金子了?买主让咱们把人毁了不比杀了她们还狠?”

    “你也知道毁了比杀了狠?”

    要杀人买主不会找职业杀手吗!

    让他们来干这事不就是既要毁了她们姐俩,顺带还要让她们姐俩一辈子都活在恶心里!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他们在别人眼里是这么的让人恶心的看不上眼的存在。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承不承认也改变不了什么。

    恶心就恶心吧,随便。

    他们要是想做个品德高尚的人,当初就不会一头扎进了这一行。

    就在他们争执不下的时候,趴在地上的唐嫃忽然开口,“买主是谁?我给你们十倍的黄金。”

    年轻人看向她目光阴鸷仇恨,冲上去照着她心窝就是一脚,“你这心狠手辣的女人,杀了我们老大和兄弟,谁稀罕你的黄金!嗷啊啊!”

    唐嫃生生挨了一脚,却也抓住了他的腿,用尽全力一掰,小腿骨头应声而断。

    她就是爬不起来,一样能弄死他们,“买主是谁!说!”

    不远处的三人看得心惊胆寒。

    日!日!日!

    又是徒手!

    大强的小腿比她两只胳膊加起来都要粗,居然就这样被她掰断了!掰断了!

    买主到底知不知道这个小姑娘有这种非人的超能力?

    要不是确定买主跟他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他铁定会认为买主存心不良,是要借这个变态小姑娘的手来团灭了他们!

    大强的脸被剧痛扭扯得变了形,一阵撕裂的惨叫过后,沉重喘息着挥刀朝唐嫃砍下去!

    就是拼了那一半金子不要了,他也要杀了这个恐怖的女人!

    断了的腿,还在她手里攥着呢,还想砍她?

    唐嫃两手一起用力,大强的刀还没落下,整个就被抛了出去。

    呵呵,纵使因为迷药太过霸道,一时难以完全清醒。

    可只要她的神智一丝尚存,哪怕只用一分半分的力气,照样也能弄死这帮下三滥。

    天生神力什么的,可不是说着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