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173 放风筝
    :

    大强抱着断腿蜷缩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痛嚎,“啊啊啊……杀了她!快杀了她!”

    剩余的三人再也不敢心存侥幸,若不能制服这个小姑娘,他们今天非但完成不了任务,恐怕小命都得交代在这。

    矮个儿汉子拔刀架在另一只装有唐妤的麻袋上,威胁道:“识相的就乖乖待在那儿不要动,不然我就杀了你的姐妹,大不了剩下的金子我们不要了,兄弟们生前没能尝到的新鲜,死后到了黄泉路上再尝也不迟!”

    另外两个汉子戒备的握着刀,小心谨慎的朝唐嫃走了过去。

    这小姑娘委实太恐怖了,下手那叫一个稳准狠,干净利落嘎嘣脆!

    比起职业杀手也不遑多让,一点也不像是个千金小姐。

    晕眩的感觉像是海浪,一浪比一浪来得更激烈。

    唐嫃的脑子时不时就会有一瞬间的空白,能够勉强保持一丝清明就已经很不容易。

    现在唐妤被人架着刀,她想不出周全的法子!

    啊啊啊!

    脑子不够用!

    她现在唯一倚仗的就是一身神力!

    唐嫃再次狠咬舌尖,嘴角溢出鲜血,同时往地上磕脑袋,一下比一下用力!

    豁出去了!

    唐嫃打算用自残的方式获得短暂的清醒,然后奋力一击,最差的结果无非是跟下三滥们同归于尽!

    至少姐姐能获救。

    不亏!

    唐嫃刚觉得差不多了,晕眩稍微缓解了一些,慢慢的撑起上半身,便听到一声破空之响。

    略迟钝的辨明了方向,才转过头去,脖子就是一紧,紧跟着身体骤然一轻,飞上了半空!

    唐嫃被勒得差点死过去,舌头都受力的掉了出来,下意识的用手抓住绳索,试图减轻脖子上的压力。

    砰!

    高高抛起,重重落下。

    身上散架般的剧痛,让她半天没能张开嘴,连一声痛呼都发不出,可随之而来的,却也有了一点好处,就是脑子更清醒了。

    可对方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绳索的那头一个用力,她完全无法抗拒的,再次被高高抛飞起来,然后又再次重重摔落在地上。

    痛!

    全身上下都痛!

    正准备对唐嫃下手的下三滥们,被这横降的变故惊得楞了一楞。

    有人!

    林子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旁人的存在!

    可他们连对方在哪,是人是鬼都看不见,只有一条绳索飞来,套住了唐嫃的脖子,闪电般将人拖走。

    等他们惊醒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跟他们抢人,唐嫃早已淡出了视线。

    下意识追出百步远,可对方速度之快,他们不可能追的上。

    “怎、怎么回事?”

    “好像不是来救人的……”

    不说先头那两次把人抛起来又砸地上,光是把人这么拖在地上就够吓人的了。

    更何况还是被套住脖子,又是在山林里这么拖行!

    纵使不把人给勒断了脖子,至少也得把人磨掉两层皮!

    救人的话不会是这么个救法,再说了另外一个不是还在呢,谁他妈来救人会只救一个的?

    “这小魔头仇家还真不少。”

    “大家都是为民除害……”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整这幽默!”

    “大实话,不是幽默。”

    下三滥们沉默了。

    就小魔头刚才杀人的狠辣劲儿,除掉她可不就是算为民除害么?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姐妹俩被劫走了一个,咱们还怎么完成任务?”

    “咱们螳螂捕蝉,还有黄雀在后,这也不关咱的事。”

    “对!不是还有一个吗,咱们按照说好的弄了她,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最不济咱们也赚了一半的金子!”

    “……”

    麻袋里,一直昏迷的唐妤,眼皮子颤了颤。

    发觉中了迷药之时,她以金针刺穴,到底还是起了作用。

    只是她的意识刚回笼,耳中能够听到他们说话,身体却依然动弹不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姐妹俩被劫走了一个?

    还有一个?赚一半金子?

    所以,综合起来这意思是,嫃儿被劫走了是吗?

    伴随着脚步声近了,说话声也更清楚了。

    “那咱们就在这儿办了剩下的这个?”

    “老大他们的尸体就在旁边死不瞑目你他妈办得下去?”

    “头菜原是老大的来着,这下算便宜了咱们了……”

    “这地儿太晦气,咱们撤!赶紧的!你去搀着大强,咱们赶紧走!”

    这姐妹俩是孪生,买主说得很明白,让他们把姐妹俩一起办了。

    刚才拖走小魔头的,那藏头露尾的玩意呢,目标是一个还是俩?

    要是一个也就罢了,要是俩,剩下的这个也难保。

    那他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应该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余下的四个下三滥,一个扛着装有唐妤的麻袋,一个搀扶着断了腿的小伙伴,一个在前边开路,着急忙慌的逃跑。

    ……

    风筝在天空中翱翔是什么滋味,唐嫃今天算是亲身体验了一把。

    而且不仅仅只是飞翔。

    滑行,下坠,落地……全都体验了一遍。

    就差没被挂在树枝上了。

    或许是因为放风筝的人水准超高?

    一边在心里默默将他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了一遍,一边忍受疼痛晕眩失重等等对她十分不利的因素,一边暗暗记下她这只活人风筝放飞和落下的规律。

    终于,她等到了机会!

    当她的肩膀沾上了地面,身体还未完全落地之时,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随着力道被高高抛起,即将掠过某棵树的时候。

    唐嫃冒着被勒断脖子的风险,忽然松开了抓住绳套的双手。

    一只手熟练的解下了挂在腰间的鞭子,一抖一扬之间仿佛赋予了长鞭生命,携带着呼呼风声牢牢缠住了一棵树干。

    几乎同一时刻,另一只手顺着套在她脖上的绳套,手臂灵蛇一般游上了那根绳子,然后猛地用力死死攥在手掌中。

    在被勒断气之前,两只手同时发力。

    长鞭在她与老树之间绷得笔直,左臂用尽此刻能用的全部力量!

    放风筝的人冷不防反被风筝给放飞了。

    一个黑影被倒拉了回来,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