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174 打不到
    :

    唐嫃两只眸子里盛满了戾气,杀气腾腾盯着那道黑色影子。

    得益于她最擅长的武器是长鞭,又天生的力大无穷,手腕几个起落之间,手中的绳索便拥有了生命般,呼呼的将黑影缠了一圈又一圈。

    最后一圈缠上黑影的脖子,唐嫃欲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过她没那么多闲工夫去放风筝,她目前只对勒断对方脖子有兴趣!

    只是黑影无论是反应能力还是身手,都要比之前那帮下三滥要高超得多。

    黑影猝不及防之下被她反攻成功,实在是她的力量已经远远高过常人,黑影是被超强的惯性倒拉回来的。

    不过到底是训练有素,千钧一发之际,黑影松开了手中的绳索,一个利落的空翻,他便稳稳当当的落地。

    唐嫃也握着长鞭脚踏了实地,那条风筝线被她抛上了树枝。

    刚落地脚下就是几个趔趄,往自己脑袋上捶了几拳,终究还是抵挡不住的晕倒。

    黑影静静观察着她,见她是真的药性发作晕过去了,才一步步走了过来。

    准备从她手中拿走长鞭的时候,发现竟缠了一圈在她的腰间。

    黑影的视线才往下面移动,手还没伸到她的腰间,唐嫃便霍然睁开了眼,抬腿就往黑影脑袋上招呼。

    黑影防着她的腿,防着她的双手,却万万没想到,她顺势抬头张嘴,咬住了他的耳朵!

    一口咬到底的那种,可谓要多狠有多狠!

    妈的!放风筝!

    黑影是见识过她杀人的狠绝的,被咬后立即就打算放弃了耳朵。

    因为黑影明白她一旦咬上,是绝对不可能轻易松开的,失去一只耳朵总比丧命强。

    可黑影到底是血肉之躯,而非无情无感的草木,耳朵上的剧烈的疼痛,让他的动作缓了一缓,可就是动作凝滞的这一瞬,给了唐嫃取他性命的机会。

    一掌击碎了他的天灵盖,鲜血混杂着脑浆,浸透了他遮头脸的黑巾。

    唐嫃将长鞭挂回腰间,四下环顾,早已不知东西南北,大概的选定了个方向,便迅速的飞奔而去。

    那是黑影将她掳来的地方,也是她杀死那几个下三滥的地方,更是唐妤可能会在的地方。

    下三滥目的没能达成,反而连番遭到噩运,多半已经不在那儿了。

    可姐姐还在他们手里,哪怕只有半丝希望,她也不能就这样放弃。

    体内药性仍然没有解除,有时候会觉得脑子无比清醒,可有的时候又会一片空白,全凭一股毅力苦苦支撑。

    可唐嫃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总感觉仿佛下一秒就会再次失去意识。

    山峦起伏,延绵百里。

    昏昏沉沉的奔跑着,渐渐的迷失了方向。

    被一根枯藤绊倒后,半天没能爬起来,唐嫃绝望捂脸大哭,“呜呜呜……姐姐,你到底在哪儿啊……呜呜呜呜……我找不到你了……怎么办……呜呜呜呜……”

    一想到那群人用淫邪的目光打量唐妤,唐嫃心里头便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烧,烧得她吐出的每一口呼吸都是滚烫的!

    不要哭,没有用的呀!

    哭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往地上狠狠捶了几拳,用力的擦干了眼泪,不断的鼓舞说服自己,终于还是站了起来。

    唐嫃仰天呼喊,一声一声又一声,期待唐妤能听见,然后有所回应。

    不是不知道这样做会暴露自己,可是现在她在林子里迷路了,就连返回隆福寺求助都做不到。

    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暴露自己,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兴许她暴露了,唐妤能得救呢?

    也有可能隆福寺方面发现了她和姐姐被掳走,已经派出人来救援了呢?

    她这样高声呼叫,或许能引来救援。

    就算是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再拼一回。

    哪怕已经完全没有了方向,哪怕脑海是不是一片空白,哪怕两眼皮子一直在打架,眼眸深处仍然坚定无比。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间,除了大自然的声音,唐嫃终于又听见了,一丝不寻常的动静。

    近了,更近了!

    是刚才经历过一遍的,绳索破空而来的声响!

    黑影还有同伙,且还不止一个!

    真是烦人!

    既然躲不过去,那就再拼一遍!

    人在绝境之时往往能爆发出潜藏的超强能量,就如同瀑布之所以能够成为人人惊叹的奇观,只因它有着旁的河流没有的绝处逢生的勇气。

    长鞭与交错袭来的绳索胶着难下。

    最终,由于唐嫃骤然爆发的神力,以及她手中特制的长鞭,两条绳索相继都被绞断。

    先前的那个黑影惨死在了她的手里,现在的这两个黑影便对她有了堤防。

    黑影们本来就是高手,唐嫃又身中迷药,要不是他们想要活口,唐嫃哪里能撑到现在。

    一时之间无法制敌,她也绝不可能束手就擒,就只能利用他们求活口,难免束手束脚这点,一边激战不休一边撤退。

    不知到了什么地方,脚下越来越湿滑难行,一个不慎跌了一跤,门牙差点被磕掉。

    又是两轮激烈交锋后,黑影身上纷纷挂了彩,唐嫃也没好到哪去,跌到河里吐了血。

    这条小河水位很浅,勉强没到了唐嫃小腿处,倒是水温够凉,在这三月下旬的天里,冰凉之感浸透肌骨。

    唐嫃把脑袋往水里一插即起,受了冰凉的刺激,顿时便觉得脑子清醒了好多。

    黑影追了上来,唐嫃重整旗鼓。

    长鞭呼啸气吞山河。

    只是唐嫃的这点优势,每次都坚持不了太久,晕眩感犹如付骨之蛆。

    从河里打到了岸上,又从岸上跃到了树上,再从树上打进河里。

    水位越来越深,流水越来越急。

    这次再落进河里的时候,唐嫃被急流一卷,眨眼睛就被冲下去老远。

    山间河道之中全是屹立的石头,唐嫃的背上胳膊上全都被划破,血色在急流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黑影越战越不敢大意,这小姑娘毅力之顽强,简直令他们大开眼界。

    小小的身躯,无穷的能量。

    好像不管多少次被打倒,有好多次都开始迷糊了,眼见着就要晕死过去了,可当他们靠近的时候,她最终都还是爬了起来。

    所以他们越战越惊心,越战越不敢掉以轻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