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175 地狱女神
    :

    然而这一次,当他们再次联手将她击飞,然后迅速赶上前,准备势必要将她拿下之时,她却被激流彻底的吞没。

    委实倒霉。

    刚好跌进了水流最急的地方,脑袋瓜子又恰好死了会儿机,唐嫃连个泡泡都没冒一下,就被激奔的流水卷向了未知。

    当时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便是:完了,这回要死了。

    黑影急着抢上去捞人,他们自己都差点被卷走,又哪里还能捞得着呢。

    可抓不到唐嫃他们的任务便会失败!

    两个黑影足尖一点,沿着河道施展轻功,一路追踪亟亟寻觅。

    ……

    “……根本就不是下山的路,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不知道就别瞎哔哔……”

    “只有老大和大梁上来过几次,他们都死了你让老子问谁去!”

    迷了路的下三滥们很是狂燥,背着麻袋的随手往地上一丢,“累死我了,走不动了,还是赶紧把事办了吧,也好找路下山,总不能把人带下山去。”

    另一个下三滥也把大强放到地上,走山路本来就不容易还搀着个人,有时候大强痛晕过去他还得扛着,更累!

    粗鲁的拽着麻袋底部将人给抖了出来,望着小姑娘如霜赛雪的美丽小脸,三个下三滥们却没一个人敢上前动手。

    实在是先前的那个小魔头给他们留下了太深的心理阴影。

    这座留下老大他们四个的性命,又困住了他们哥儿几个的山有多大,他们的心理阴影面积就有多大。

    “奇哥,你岁数最大资历最老,你你你、你先上……”

    “不是你嚷嚷着要尝头菜的,现在没人跟你抢,赶紧的动作快点!”

    “没尝过这么美的,我紧张,还没起来就痿了……”

    “瞧你那点出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你喜欢吃热乎屎你上!”

    “要不,一起上?”

    互看一眼,只能这样了,“行!”

    三人无比的谨慎小心,一起慢慢的凑了上去。

    但谁也不肯多迈出一步,你瞅着我我盯着你,就差没有大手拉大手了。

    多好的连锅端的机会,唐妤自然不会放过,双目睁开的刹那,手中的金针唰唰射出!

    纵使下三滥们已经够小心了,在瞧见唐妤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就打算即刻闪避出去的,然而动作再快也快不过金针。

    “啊啊啊啊!”

    无一例外的,每一根金针都精准的扎进了一颗眼球,下三滥们捂着眼睛疼痛得在地上打跌。

    惨叫声惊得周围蠢蠢欲动的小动物们都闪电一般的逃窜了。

    唐妤飞快的在身边环顾一遭,满意的捡了一块两个巴掌大小,边缘锋利的石块拿在手里。

    趁着下三滥们伤了眼珠子,一时间难以做出有效的反击,双方短暂的几个回合之间,便相继砸烂了三人的脑袋。

    昏迷的大强被他们的惨叫惊醒,目睹了兄弟们先被射瞎后被残杀的过程,吓得拖着残腿连滚带爬的逃跑。

    太恐怖了!

    他们就不该接下这趟买卖!

    他们赚不了这笔金子,更没有命拿去花!

    这两个小姑娘根本就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

    她们是罗刹!是活阎罗!

    弟兄们一个接一个死了,死状一个比一个骇人,大强彻底被吓破了胆子。

    刚开始他还想杀了那个小恶魔给老大他们报仇。

    呵呵。

    可笑不可笑。

    他能保住一条命……哦,不,他能死得稍微好看一点,就算是有造化了,还妄想谈什么报仇!

    唐妤步伐轻巧裙裾随风翻飞,如在山野荒林中漫步赏春。

    手中沾染满了鲜血和脑浆的石头,为她清冷绝艳的容颜添了三分妖冶,这一刻她美得浮屠万千罪孽深重,好似是能够颠覆乾坤的地狱女神。

    脚步踩在山间的声响明明很轻,落在大强的耳朵里,感觉每一脚都踩痛了他的神经。

    呼哧,呼哧。

    惊恐得直喘粗气。

    近了,更近了,无处可逃。

    大强随手抓起地上的枯枝落叶石子,胡乱的往唐妤身上扔,企图阻挡一下她的靠近,奈何就他这点小动作根本不值一提。

    三下沉闷的石头砸在头颅上的声响过后,猩红的血水滚落到了他死前惊恐的眼中。

    扔掉石头,在地上成片的青苔上擦了擦手,十分用力。

    直到手上再也看不见鲜血,玉葱般的手指上沾满了泥土,唐妤才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压下眼眶中泛起的湿意。

    没有人第一次杀人不害怕的。

    她也怕。

    只是她没有选择。

    不是他们死,就是她死。

    而她想活。

    四周都是高耸矗立的树木,层层叠叠的枝叶,完全将阳光都隔绝在林外。

    疯长齐腰的野草,手臂粗的枝干,植被都生长茂盛,各类虫兽众多。

    往前看不见来路,往后看不见去路。

    置身其中,如在异世。

    被装在麻袋里的时候,下三滥们就迷路了,现在她更不知方向了。

    唐妤拔腿飞奔,远离了那一地的死尸,直到晕眩来袭,才停住脚步,靠在一块巨石上。

    从腰间摸出一根金针,稳了稳心神,手法老道的往身上刺。

    差不多两刻钟左右,唐妤收起金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金针刺穴能缓解药性,但是不能完全除去。

    唐妤感觉好些了,继续寻找出路。

    有时遇到一些比较少见的,寻常难以得遇的草药,她也会采摘下来放入荷包。

    嫃儿,嫃儿。

    你在哪里?

    胸口突然涌起一股无法形容的悸痛。

    这种感受让她莫名的觉得恐慌。

    肯定是嫃儿遇到了危险!

    泪水迅速的在眼眶之中弥漫开,却被唐妤强自抑制着不肯落下。

    对方不会要了嫃儿性命的,否则当场就能格杀了事,没必要多此一举把人掳走。

    掳走嫃儿的,多半就是她们中药昏迷前,禅房里的黑影。

    当时才是杀了她们最好的时机。

    可黑影没有动手。

    所以唐妤以此推断,嫃儿多半性命无虞。

    那么,嫃儿一定是受了伤!

    可她现在找不到出路,找不来救援,更不知嫃儿身在何处。

    环顾这深深的山林复地,渐渐被一种无力感侵袭。

    不!

    不能被这种情绪主导。

    迅速压下心头的烦躁,仰起头深深呼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