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176 巧合吗?
    :

    历经百年的**之气,夹杂着青草树木的自然香气,形成了这个深林中独有的特殊气息。

    唐妤呼吸了几口,觉得好受多了。

    扔掉手里被攥烂的草药,唐妤直起身,听见远处似乎有说话声。

    有人!

    绑架她们的下三滥已经被她们姐妹俩先后全部杀死。

    那这说话声?

    若不是后头绑走嫃儿的黑影,那就是进山来救她们的救兵!

    唐妤心中大喜,不管是哪个,都让她很激动。

    如果是救兵固然好,不仅她能得救,也有人手去找嫃儿。

    如果正好是黑影,她就能知道嫃儿现在的情形,还能伺机而动。

    至于危险在前先保全自身什么的,唐妤从未有一刻生起过这种念头。

    唐嫃不会只顾自己而放弃姐姐,唐妤也不会只顾自己而放弃妹妹。

    大不了一起生,一起死。

    下辈子还一起投胎做姐妹。

    唐妤加快脚步,放轻了动作,朝着那处奔去。

    离得近了,说话声渐渐可闻。

    “……三小姐赠的一篮点心……吃上瘾了,再去买就是了……非要自己来挖野菜……”

    “……破林子……迷了一天的路……”

    “下次见了三小姐……可千万别说出去……不然惹三小姐笑话……张小刀那帮小兔崽子……怕更是笑破了肚皮……”

    “你怎么那么多话,就不能安静会儿?”

    “这林子里还不够安静的,我要是不说话更吓人了……”

    “谁!”

    开路的护卫身形一顿,示意后头的人停下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前方。

    其余护卫立即分散开来,将谢誉团团护在中间。

    默默从两人合抱粗的树后走出来,望着谢誉一行人,唐妤心中无比失望。

    陶亮惊得睁大了眼,“啊!三小姐!”

    在这破林子里转了一整天出现幻觉了?唐三小姐这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谢誉觉得不对,试探的道:“唐二小姐?”

    唐妤行了个常礼,眼中带着审视,“正是臣女,见过郡王殿下。”

    “昨日嫃儿在张家村见到殿下时,殿下还在荆王府的庄子里,怎么这会儿到出现在这林子里?”

    谢誉闻言干咳了一声,神色间浮现了几缕尴尬,扫了一眼陶亮的背篓,“母妃今日一早来了隆福寺为大哥祈福,我闲来无事到后山来采摘些野果野菜……”

    陶亮一脸怨念的补充,“不曾想这后山忒大,野果野菜没采摘到多少,倒是迷路了一整天。”

    谢誉不自在的道:“好在府里的护卫们找了过来,天黑之前应该能回到寺里。”

    说完不禁又有些奇怪,“唐二小姐如何会在此处?”

    唐妤没有解释前因后果,“我也迷路了。”

    进山采摘野菜野果迷路一整天?

    看他与身边小厮的模样,的确就像他们所说的。

    可是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唐妤没有刻意怀疑什么,只是今天连番变故之后,她看什么都会存下疑心。

    陶亮:“啊?”

    谢誉讶异了片刻,见她衣裙有些脏乱,神色间难掩疲倦,与他们也差不多,可见真是迷路了,“那还真是巧了,唐二小姐若不介意,就与我们一起走吧?”

    唐妤礼貌的笑了笑,“求之不得,多谢殿下。”

    然后加入了谢誉他们的队伍。

    陶亮脏兮兮的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二小姐一个人进山的吗?”

    唐妤脚下一顿,摇摇头,略作迟疑了一下,“嫃儿被人劫走了,我也才刚脱困。”

    陶亮震惊道:“什么?”

    谢誉脸色一变,“三小姐被劫走了?在这林子里?”

    唐妤清脆微凉的声音里有了几分沙哑,“是啊。”

    出口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云淡风轻。

    眉目间也是一片木然,仿佛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可是只要你仔细看,稍微用心去感受一下,便能很轻易的发现,难以描述的忧虑,无法形容的焚心,已经快要遏制不住。

    谢誉问了句,“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问完又觉得废话。

    绑架宁国侯府的女孩,唐相大人的亲闺女,这不是闲的找死吗。

    对方怎么可能让她们辨认出身份来。

    看向身边的十来个护卫吩咐,“留下一个护着我们回隆福寺,其他人留下搜寻唐三小姐,唐三小姐和唐二小姐是孪生,你们看一眼大概记一下形容。”

    转身看向唐妤询问意见,“二小姐,冒犯了。”

    多一个人帮忙寻找,嫃儿就多一份希望,唐妤当然没有意见,大大方方任护卫们打量。

    荆王府的护卫们不是那帮下三滥,又是奉命行事,自然不会无礼,大概的记住了唐妤的身形和容貌,便两两一组,潜入深林之中。

    唐妤再次深深行礼,以示感激和恭敬,“多谢郡王。”

    谢誉道:“我与三小姐也算是朋友,昨天还一起挖野菜,既知三小姐出了事,我又怎么能袖手不问。”

    陶亮着急得掰自己的手指头,他对唐嫃印象很好,殿下今天出来挖野菜,还不是想送给三小姐,从三小姐那儿换点心,怎么这么倒霉竟被掳走了呢!

    “那咱们赶紧回隆福寺,多调些人手救三小姐!这林子实在是太大了,十个八个人手丢进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唐妤与谢誉陶亮主仆,外加一个领路的护卫,一行四人加快了脚步。

    ……

    一路上谢誉和陶亮都担忧的看着唐妤。

    就连在前面领路的护卫都忍不住频频回望。

    唐妤一贯清冷孤高,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每次晕眩扑来,脑海中一片空白时,意外就发生了。

    一会儿走进了比她身高还高的疯长的野草丛里,一会儿看不见似的直愣愣朝着面前的大树上撞,一会儿又仿佛在走梅花桩似的在原地来来回回……

    脸上添了几道深深浅浅的血痕,三千烦恼丝中夹杂了几根野草,褶皱的衣裙上又添了几处污渍。

    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啊,怕还没走回隆福寺,她就先伤得不成样子了。

    谢誉在四下里到处找了一会儿,捡了一根儿童手臂粗的枯树干,横在唐妤的面前,“二小姐,这样借点力,会方便许多。”

    不得不说他的心思很体贴了。

    唐妤正需要帮助,没有推辞的道理,扯出了一个微笑,“好的,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