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178 干柴,没有火
    :

    古远征叹了口气,干巴巴安慰道:“别怕,没事了。”

    话音刚落,脚下一顿,霍然抬头。

    就在不久之前发现查良策的地方,隐隐有铿锵的兵戈之声传了过来。

    刚安慰小表妹说没事了,一眨眼功夫就被打脸了。

    沈心瑜也听见了,“是马匪吗?”

    远远听着声势,“应该是。”

    古远征疑惑的皱了眉头,“不过不用害怕,唐世子带了巡防营的人马,咱们人手充足,不惧那些马匪。”

    沈心瑜并不害怕,因为此刻有他在,只是不免纳闷,“马匪袭击我们,为了劫财劫人,倒也说得过去,那么此番呢,又是为的什么?”

    什么样的马匪敢于直面攻击京城巡防营?

    沈心瑜伏在他的背上,身在高处,望向前方,视线中蓦地银光一闪,闪电般射向了他们,“小心!”

    古远征一面闪避,一面提刀格挡。

    “抱紧了!”

    前路上的野草丛中,十数个身影晃动,正迅速往这边赶来。

    古远征挡下一拨暗器,心念电转,果断放弃正面迎敌,往深林里跑了进去。

    要是他只有他自己,纵然马匪人数再多,他也敢上去拼一拼。

    可现在他还背着沈心瑜。

    她已经连着受到了两番惊吓,再来一回定然是要受不住的。

    况且马匪来路诡异,其中混杂了各路高手,他腹部和大腿上的伤,就是拜那些人所赐。

    那些人混在马匪里,人数不能确定,三五个还能勉强应付,再多的话,他没把握全身而退。

    沈心瑜两条胳膊搂住他的脖子,尽量减小自己对古远征的影响,“咱们往林子里去,只会与唐世子他们越离越远,咱们何不拼一拼,争取与唐世子他们会合?”

    “马匪有异,我不能带着你去冒这个险。”

    他做兄长的要尽可能的保护好自家妹妹,她叫了他十多年的表哥他能让她白叫吗。

    沈心瑜的眼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酸涩了起来。

    ……

    夜色浓如墨。

    被追杀了一个多时辰,摆脱了最后一个马匪。

    古远征一路激战不休,还要当心护着沈心瑜,唯恐对方伤到了她,左支右绌穷于应付,体力早已是难以为继。

    山洞隐蔽阔大,两人终于在山洞中坐下时,均是疲累不堪。

    古远征休息了一刻钟左右,复又起身去外头拾捡柴薪。

    沈心瑜独自蜷缩在角落,恐惧便如这浓浓的夜色,无孔不入的将她禁锢住。

    好似过了很久,洞口才有了动静。

    沈心瑜小心的试探,“表哥?”

    随即听见古远征的声音,“是我。”

    沈心瑜明明很开心很想笑的,可是眼泪不知怎的掉了下来。

    从来没有哪一刻,有过这种强烈的愿望,希望他能一直一直在她身边,再也不要走开了。

    古远征抱着一堆枯木树枝进来,将柴薪堆在山洞正中央的位置,“只能在此对付一夜了。”

    拍掉手中的泥土,往身上摸了摸,心里咯噔一声,“瑜表妹,你可带了打火石或火折子?”

    沈心瑜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啊。”

    古远征:“……”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一会儿用脚试,一会儿用手摸索,好容易才捡到的柴薪……白捡了!

    沈心瑜柔声安慰,“表哥,没关系的。”

    古远征着实想不出法子了,往身后突出的石台上一靠。

    “洞里太潮了,这荒山野林里,后半夜会很凉,我倒没什么,一个糙老爷们,我怕你受不了。”

    她从小锦衣玉食,高床软枕,养得皮娇柔嫩的,哪曾受过这种苦。

    更何况身上还有伤,这山里无医无药的,伤口也没有处理过,要是夜里再受了凉,恐怕她会熬不过去。

    “你伤在哪里,要不要紧?”

    “……腿上,被石头划伤的,不要紧。”

    黑暗中感官格外灵敏,察觉到她有些不自在,“真不要紧?跟我说实话,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你表哥。”

    沈心瑜抚着大腿上的伤,白玉般的脸烧得滚烫,幸好天太黑彼此看不见。

    “……好像又流血了,不是太多,应该没有事的,征表哥就算是大夫,这里黑漆漆的,又没有药,征表哥又能如何?”

    猛然想起他刚找到她的时候,身上本来就有两处伤得不轻,后来背着她躲避马匪追杀,为了护着她又添了几处新伤。

    先前疲于奔命没能顾得上,此时想想便觉得心惊肉跳,沈心瑜忽然觉得心里好乱,“征表哥!你身上的伤如何了?还在流血吗?”

    古远征触手一片黏腻湿濡,撕下前后衣摆堵在伤口处,“还行。”

    的确伤得不轻,但血流量不算大,只要暂缓流血,熬到明天获救,应该就无大碍了。

    沈心瑜撑着起了一半又坐下,双手捂着脸伤心的哭了,只默默流泪没敢发出声音来。

    表哥都伤得那么重了,她不敢再给他添乱了。

    古远征知道她在哭,压抑无声,但他能从气息判断。

    几次张嘴想要安慰她,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唉,哄女孩好难啊。

    表妹到底是隔了一层,换成亲妹妹古怜灵,该斥责就斥责,该骂就骂,该哄的也能信手拈来。

    关系没到那份儿上,于是轻不得重不得。

    如果换成是嫃妹妹呢?

    哎呀呀,一想到嫃妹妹心里就好甜啊!

    身上乱七八糟的伤似乎也没那么疼了。

    眼皮子沉重得快抬不起来,好困,古远征便顺势闭上了眼睛。

    希望嫃妹妹能来他梦里走一圈。

    良久,沈心瑜擦干眼泪,调整好情绪。

    抬头望向古远征的所在,只看得见他的身形轮廓,一动不动的半靠在那儿,不确定是不是睡着了,沈心瑜声音轻轻的,“征表哥?”

    反应慢半拍,“嗯?”

    沈心瑜知道他这是快睡着了,好多次他都以为他快倒下了,他们两个大概会死在一起,但是很意外的他都挺了过来,她才发现原来他竟这般神勇,“征表哥,我害怕。”

    古远征昏昏沉沉,“凡事有表哥挡着,你安心休息就是,别想东想西的,自己吓唬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