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180 误会?灭口?
    :

    唐颂和沈家兄弟听到动静,带着人冲进山洞里的时候,恰好撞见这样见鬼的一幕。

    沈心瑜满面羞红,衣衫不整靠在石台边,而古远征正埋首在……

    很容易就让人引发某种香艳的联想。

    孤男寡女荒山野林里独处一夜,发生点什么不该发生的很正常。

    哪怕明明不该发生。

    沈景行红了眼,提刀冲了过去,“古远征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古远征没空搭理他,以为他想干吗,还不是为了救你妹!

    沈心瑜羞不可抑,原是闭着眼睛的,贝齿紧紧咬唇,有些受不住似的。

    陡然听到熟悉的声音,睁开湿润的眼睛一看,不由失声惊呼,“五哥!”

    古远征继续吸,马上就好了。

    景行表兄找过来了,他总算是功德圆满。

    视线越过沈景行,只见偌大的山洞里,不光唐颂和沈景云,还有不少兵士,都望着他们这边。

    “啊——”

    沈心瑜想死的心都有了,衣不蔽体生怕被人看见,下意识往古远征怀里钻。

    众护卫兵士看得热血沸腾,尽管他们对活春宫很感兴趣,可当事人的兄长们都在呢,万一被灭口可就不划算了!

    于是,一个比一个逃得快。

    啧啧,表哥表妹,天生一对。

    **!

    昨晚上没有烧够,早上还要来一发?

    古二少爷的肾挺好的呀。

    求保养秘诀。

    古远征吸完最后一口,再挤出来就是鲜红的,说明毒血已清理干净。

    抓紧时间找个大夫好生医治一番问题应该不大。

    瑜表妹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希望老天开眼,保佑他和嫃妹妹天长地久。

    沈景行简直怒不可遏,才逃离了查良策那狼穴,一转眼就入了虎穴了!

    查良策那是禽兽不如,可古远征你做表兄的,是打算要逼死八妹妹吗,“趁人之危你他妈还是不是人!”

    古远征刚准备起身,屁股上挨了一脚,一头撞上了石板,痛得他眼冒金星,“沈景行你大爷的!”

    沈心瑜快速拉上衣袍,恨不得连头都裹进去,眼见沈景行举起大刀,就要对古远征砍下去,赶紧上前一把抱住,“五哥!你误会了!”

    沈景行暴怒,“我亲眼看见的你还替他说话!”

    沈心瑜死死抱住他的腰,言简意赅的说明情况,“我不慎被毒蛇咬了,征表哥是在救我。”

    “……”

    洞口的沈景云挣扎的动作一顿。

    唐颂总算得以舒口气,松开拽着的沈景云,指着山洞一角的蛇尸,“……我说什么来着。”

    不是他有多么的信重古远征的人品,而是见过他待三妹妹的掏心掏肺,不觉得他会做出这种作茧自缚的事。

    沈景行顺着妹妹的目光,也看到了那条花斑毒蛇,“……”

    古远征悲愤得不行,揉着脑门上的青肿,“沈景行你是不是瞎!”

    沈景行多少有些心虚,但想想还是很气愤,“我就是看得清清楚楚才会冲动的,你刚才趴哪儿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古远征回头打量了沈心瑜一眼,只见沈心瑜两颊红得快要滴血了,目光沿着她的脖子往下面挪了挪,锁骨往下一寸的地方那不就是……

    卧槽!

    娘的他想去死!

    方才一心急着把毒血吸出来,根本没有注意到部位不对!

    难怪口感软绵绵的。

    啊啊啊!去他娘的口感!

    没有!什么口感都没有!

    古远征拔刀就往石壁上乱砍,堵在胸中的恶气没出完,想到唐颂刚才也目睹了,举刀就朝着唐颂飞奔了过去。

    唐颂见他表情狰狞,闪身往洞外躲避,“怎么着你还想灭口!”

    “不是。”

    古远征见他误会大了赶紧扔掉烫手的鬼头大刀,他自己的武器早就不知插在哪个死鬼身上没拔出来,这是后来打得正酣畅的时候从马匪手里夺来的。

    噗通!

    跪在唐颂跟前,抱住了唐颂的大腿,哭得一脸血泪,“大舅兄,救救我!你刚才亲眼看到的,我只是为了救人,我对嫃妹妹绝无二心!大舅兄你要给我作证!”

    唐颂:“……”

    众人:“……”

    沈家兄妹:“……”

    唐颂想拔出自己的腿,结果被抱得死死的,怎么拔都拔不出来,“快起来!丢不丢人,像什么样子!”

    古远征哭得无比凄凉惨烈,好像家里死了长辈似的,“嗷呜呜呜!我不能没有嫃妹妹!大舅兄,你救救我!嗷呜呜呜!嫃妹妹肯定会嫌弃我的!怎么办!”

    唐颂很无语,“你想太多了。”

    三妹妹根本就不会介意好吗。

    谁会管路人甲乙丙丁有没有跟别的女子亲近?还是为了救人权宜之下才稍微亲近一点点的?

    这么说他肯定不爱听,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啊,三妹对他顶多朋友之义,男女之情还早得很呢。

    他还不能没有嫃妹妹呢,说得好像曾经拥有过,就算他们的亲事能成,那也是一年多以后了。

    在没有冠上他的姓氏之前,三妹妹就还姓唐,什么他能不能有没有的。

    看见他一副伤心欲绝,好像马上就要失去唐嫃,而他失去唐嫃之后,定然活不成的模样,沈心瑜突然心生羡慕。

    羡慕唐嫃,能有征表哥将她这样放在心上珍而视之。

    沈景云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沈心瑜的身上,“八妹妹,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重不重?”

    纵然毒血都已经被吸出来,可多少还是会有些余毒的,更何况根据她的面色推断,她之前肯定流了不少血。

    沈心瑜被沈景行揽在怀里,迎上沈景云关切的眉眼,享受着来自兄长们的关爱,眼眶酸涩滚烫却露出笑容,“四哥,五哥,我们回家吧。”

    身上的伤疼的她都麻木了,再撑一撑没有问题的,她自认为还算是坚强的。

    沈景行心疼又自责,“都是四哥五哥不好,是我们来晚了,让八妹妹你受苦了。”

    沈景云不放心,“从这里回京城还得大半天的时间,我们还是就近找大夫看看伤吧?”

    唐颂提议道:“咱们不如去隆福寺暂歇,寺中有懂医药的师傅,或让人请了大夫到寺里,等处理好伤势再回京。”

    示意雎阳侯府的护卫们,赶紧把你们二少爷拖走!脸还要不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