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181 夹了个空
    :

    清晨伊始,王府里的下人们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花富贵因为心里装着事,一晚上没睡好,晨漱之时都没什么精神。

    磨磨唧唧低下头准备洗脸,清澈无痕的水中倒映着他的脸,眼角明晃晃多了几条纹路。

    “啊——”

    凄厉无比的尖叫刺破了恭亲王府晨间的一派祥和。

    侍候花富贵的两个小宦官早就习惯了,肯定是花爷爷又发现自己容颜有损了。

    两个侍卫走进高等下人群房花富贵居住的小院。

    水粉伶俐的上前,压低了声音提醒,“花爷爷心情不太好。”

    枕鹤点点头,表示领情了。

    苍鹰见了这两个小宦官面皮就忍不住的抽了抽。

    模样长得再清秀讨喜,也用不着取这种名字,两个大老爷们,叫什么不好,叫胭脂水粉。

    忘了,他们不是大老爷们。

    花公公还真把他们当成女儿家了!

    “公公。”

    正抹了香膏用滚轮熨皱纹的花富贵抽空回头瞅了瞅他们,“回来了,事儿办得如何了?”

    苍鹰面相憨直一身正气,脸上的笑容却十分邪恶。

    “……孤男寡女共处一洞,搂也搂过了抱也抱过了,金雕那小子忒不是东西,朝人家身上扔了条花斑蛇,古二就给沈八小姐吸毒血了。”

    只要古远征和沈心瑜在山林中独处的一宿的消息传出去,昨天他们在混水里摸鱼的那些功夫就全都没有白白浪费!

    本来古远征和三小姐的婚事就频频出岔子,这事儿一出,他们本来就不稳的婚事又要多了一道裂痕。

    唐古两家解除婚约还会远吗!

    没有了中间碍事儿的古远征,三小姐不就是他们主子的吗!

    恭亲王府即将迎来女主人,有了女主人之后,不就意味着有了小世子吗!

    想想就激动,想想就振奋!

    操劳了一天一夜他们身上一点疲态都看不出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

    花富贵闻言皱了眉头,又担心皱出了纹路,赶紧绷紧了面部表情,“就这样?”

    青梅竹马,孤男寡女,同生共死,荒山野洞。

    就没生出点别样的感情来,做点更进一步的深入交流?

    苍鹰想到一茬,扼腕长叹,“我往古二傻子胯下砍了两刀,可惜都差一点,还真是没想到,这傻小子武功毅力都还不错。”

    花富贵听了愣了愣,气得一脚踹了过去,“好好的废他做什么,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脑子遇事不好使就算了,好歹听他的吩咐行事!

    挨了一踢的苍鹰不痛不痒,理直气壮振振有词的道:“成了废人他还怎么好意思赖着与三小姐的婚事。”

    花富贵的兰花指抖的抖,颤啊颤,几乎要被这混账气死了。

    “我说怎么没能成了好事,原来是你这儿出了问题!你往人家关键部位砍了两刀,人家受了伤就是有心也无力!”

    苍鹰一脸的憨懵,“干什么有心无力?”

    枕鹤脑袋边也浮起了一串加粗的问号。

    看他们这死样,花富贵捂胸口,“活该你们打一辈子光棍!”

    胭脂赶忙取了救心丸,服侍花富贵吃了一粒。

    “古家那个傻小子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要是关键地儿没受伤,沈八小姐那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搁他面前能没点想法?”

    “即便一开始他正人君子没有想法,沈八小姐不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山洞里又阴冷潮湿蛇虫乱爬的,沈八小姐往他怀里钻一钻躲一躲,黑灯瞎火天地为被又有现成的洞房,发生点情难自控的事不是水到渠成!”

    苍鹰懵,“……啊?”

    枕鹤觉得难以理解,“他们一路被追杀逃亡,好容易可以休息会儿,还会有心思做那事?”

    苍鹰猛点头,“换成我的话,肯定是要抓紧时间休息,睡什么女人。”

    花富贵心里头那个糟乱啊,救心丸都拯救不了多少了,“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们一样是千年不开花的榆木疙瘩!见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也跟面对着毛猴一个样儿!”

    他们恭亲王府肯定是被什么世外高人给暗暗诅咒了,不然怎么从主子到属下一个个全都跟女人绝了缘!

    花富贵觉得小命要紧,赶紧努力的自我调节。

    他要是气死了,连同他们家主子在内,整个恭亲王府,上上下下都得绝后了。

    他肩上的担子重于千钧,他不挑还能指望得了谁!

    “罢了罢了,跟你们这帮钢铁炼成的光棍谈什么男女情事,对牛弹琴!好歹也算完成了我吩咐下去的任务,至于额外附送的惊喜没有就没有吧。”

    枕鹤身姿笔挺的站那思索了一瞬,觉得那件事多少与他们有点关系,还是应该与花公公说一声比较好,“……事情都在我们的计划之内,只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花富贵波澜不兴,“哦?”

    枕鹤轻咳了一声,“查四爷的命根子被沈八小姐砸成了一滩烂泥。”

    还是他们的人见事情不对,在关键时刻出了手,暗暗制住了查良策,不然单凭那位沈八小姐,纵然再怎么冷静机警,又哪里能对付的了查良策。

    花富贵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夹了夹两腿,可惜夹了个空,尚未施粉黛的面孔上,倏然浮起了狰狞的邪笑,“沈八小姐倒有股子狠劲,好好好,希望她的这股子狠劲,往后能用在该用的地方。哼哼,查良策那是夜路走多了,终于碰见鬼了,活该有他有这么一遭。”

    他们只是有意无意的提了个醒,是查良策自己心术不正,买通了一帮匪徒演了这么一出,当了婊子还想立个牌坊。

    浑水摸鱼的机会送上门来,他们自然不会白白浪费了。

    只可惜这顿饭没能煮熟,不过即便是夹生的,他们照样也能有所作为。

    花富贵挥挥手嫌弃得不得了,“行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苍鹰和枕鹤走到门口,猝不及防一个人影冲进来,差点撞上,亏得他们身手好及时避开。

    东青还没站稳就忙不迭道:“公公,大事不好!”

    花富贵眼神阴阴的,“怎么了?毛毛躁躁!”

    东青脸色青白,“唐三小姐失踪了!”

    花富贵惊得霍然起身,“什么?你再说一遍!”

    苍鹰和枕鹤也都停下了脚步。

    花富贵急迫道:“三小姐好好的怎么会失踪,好好给我把事情说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