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182 小女主子?小主子?
    :

    东青稍微缓了缓,组织了一下语言,“昨日唐三小姐和唐二小姐也去了隆福寺,巧得很在寺里与雎阳侯夫人见过面,之后离开隆福寺下山两家也是一前一后,听闻沈八小姐被劫走,二小姐和三小姐就派出了身边所有的侍卫,随后与雎阳侯夫人一起返回了隆福寺。”

    “辅国公府杨世子赶到隆福寺之时,精舍里宁国侯府的仆从全都被迷晕,唐二小姐和唐三小姐不知所踪。”

    “傍晚时分,杨世子在隆福寺后山遇到了唐二小姐,跟她在一起的还有淄川郡王主仆三人。”

    “淄川郡王是一早到后山挖野菜迷路,被荆王府的护卫正准备回去的时候,遇到的刚从绑匪手里脱困的唐二小姐。”

    听了半天,还没听到他们真正关心的,花富贵便急不可耐追问道:“三小姐呢!”

    东青语速飞快有条不紊的继续,“据唐二小姐所言,她们被绑架到山里之后,三小姐被另一拨人劫走。”

    “杨世子带领巡防营的人马,往深山里搜寻了一夜,一无所获。唐相另外又派出了不少人手,这会儿正亲自赶往隆福寺。“

    花富贵听完后忍不住的爆粗口,“我日!”

    焦躁地负着手在屋里来来回回的走,一脚将洗脸用的铜盆连带架子踹翻,哐当一声响满盆的水淌得满地都是。

    “调虎离山!肯定是算计好了的!不然决不会这么凑巧!”

    查良策这个愚蠢的东西,他自编自演的这出戏,不但被他们浑水摸鱼,还被另外两拨人利用了!

    东青迟疑道:“公公,这件事,咱们是不是得禀告主子一声?”

    他们倒不怕受罚,只担心主子的伤势,万再一给气坏了……

    “我这就去禀告主子,你们也跟着一起,把你们知道的讯息,一字不差的回禀一遍。”

    一点点蛛丝马迹,就能影响整个判断,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三小姐的安危。

    花富贵迅速穿戴整齐,妆也顾不上化了,带着东青和枕鹤他们,一起往重明院方向去。

    ……

    “花富贵你好大的胆子!”

    书房里犹如骤然间刮起了飓风,四人齐刷刷跪在书案之前,面对谢知渊凌冽冷肃的目光,他们有一种被万箭穿心的感觉。

    “唐相的女婿他自己不会调教用得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他们搞这么一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撮合古远征和沈心瑜,让古远征和唐嫃的婚事告吹,加速谢知渊抱得美人归的步伐。

    但是这个不可告人的目的,现在还不能让谢知渊知道。

    本来就对女子排斥的不得了,更没有动过娶妻生子的念头,更何况还是好朋友的小闺女!

    到时肯定会抗拒得更彻底,从此后断了与唐嫃的来往。

    所以在谢知渊跟前,他们是打着帮唐相调教女婿,帮唐嫃调教未婚夫的旗号的。

    花富贵又开始鼓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半真半假的说些催自己个儿肺腑的话。

    “主子没有子嗣更没动过这份儿心思,老奴这辈子也不指望能有小主子了,就将三小姐当做咱们王府的小主子。”

    “自家小主子的婚姻大事,您叫老奴如何能不操心!”

    “别看如今古二少爷待三小姐百依百顺,等以后成了亲还指不定是个什么模样。”

    “周王爷和周王妃的事,不知主子可有所听闻?”

    “周王妃出身名门容貌倾城,当年京中的少年郎,哪个没有动过春思,周王爷成天跟在后头跑,满京城的人都在看笑话!”

    “当时有人说周王爷是癞蛤蟆,根本配不上实权家族的周王妃,可周王爷从来没有放弃过,被宫里的娘娘打了多少回,遍体鳞伤也没有改变初心!”

    “周王爷惦记了多少年,好容易才把人娶回去,刚开始何尝不是宠着疼着,可这才过了多少年,为了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跟周王妃闹成了什么样!”

    “周王妃出身高贵从小娇宠,哪里受得了这份儿委屈,多次自请下堂不成,便拉着一儿一女进了阁楼,放了一把火准备死个干净,幸好最后被及时救了下来!”

    “古二少爷与三小姐如今的情形,与周王夫妇年少之时何其相似,老奴实是怕三小姐将来会受苦!”

    花富贵说得情真意切,眼泪珠子都淌下来了。

    苍鹰和东青枕鹤听得一愣一愣的,花公公这番说辞是什么时候编的,听得他们差点以为事实真是如此。

    谢知渊深邃黝黑的双眸,难得的漾起了一线微澜。

    只要一想到将来唐嫃会不幸福,毅然决然拉着她与古远征的孩子,绝望中准备要在火中死个干净,他的心里面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花富贵敏锐的察觉,他家主子听进去了,“老奴这番折腾有没有效果过段时间就能瞧见,要是古二少爷与沈八小姐真的生出了点什么,三小姐反正还没嫁过去大可以取消这门婚事!”

    谢知渊依然冷漠矜持,带着巨大压力的盯着花富贵,声音比往常还要低沉,“要是古远征和沈家小姐毫无瓜葛呢。”

    花富贵毫不迟疑道:“那老奴就继续折腾,非得把古二少爷的品行摸个透彻,不然老奴放不下心!”

    谢知渊觉得他纯粹是多管闲事,但心里的怒意的确消散了不少,至少事出有因还不算罪大恶极,“古远征若非良配,唐相又岂会挑他!”

    花富贵道:“谁还没个看走眼的时候?老奴这是以防万一,疼自个儿家的孩子,怎样都不为过。”

    谢知渊懒得再看他哭,对着外头略扬声道:“让徐星予过来。”

    门口的小厮领命而去。

    谢知渊重新坐了回去,身姿笔直正襟危坐,冷冰冰看着另外三人,“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听花富贵的命令行事了?”

    东青道:“属下们并非是奉花公公之命,而是与花公公一起合计商议。”

    谢知渊道:“你们也将小丫头当作王府的小主子了?”

    三人一起应,“是!”

    小女主子!

    简称小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