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184 体格棒棒哒
    :

    雎阳侯夫人道:“不必急在这一时,瑜儿身上还带着伤,总要先看过大夫,也得休息一会儿,好好缓口气不是,你去了只会添乱,午饭后再去不迟。”

    沈心瑜是她带出来的,被救回隆福寺后,应该是到她这边来的,另外找了精舍安置,不过是为图清静,也省得人多眼杂,传出了闲话去。

    古远征点头,“两位表兄也是这么说的,瑜表妹连番受到惊吓,正需要清静休养,让我代为转告一声,待安置好了瑜表妹,他们再过来向母亲问安。”

    雎阳侯夫人道:“把青萍和青莲放出来吧,让她们带人过去服侍,景云和景行是来救人的,想来也不会带服侍的人。”

    程妈妈朝外头吩咐了一声,立即有仆妇应声下去办事。

    古远征听着有点纳闷,“怎么还把人给关起来了?”

    雎阳侯夫人神情憔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昨儿个眼看着天黑了还没消息,那两个倔丫头就沉不住气了,哭天抢地的非要以死谢罪不可。”

    古怜灵皱起眉头,颇为不满的道:“平时瞧着还算稳重伶俐,关键时候就知道添乱!”

    瞧见他割裂开的衣物下,翻卷狰狞的的皮肉,雎阳侯夫人闭了闭眼睛。

    用力深呼吸,好容易手才没继续抖,很快又睁开。

    握住他的手往里面走,到榻边坐了下来,絮叨着无关紧要的事,“谢得哪门子的罪,别说当时她们都在后面那辆车上,就是恰好都在我们身边侍候着,那么多护卫随扈都没能挡得住,就她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如何能奈何得了杀人如麻的马匪,不过是徒添两条性命罢了。”

    古远征隐隐觉得母亲有些奇怪,每次撞上了他的目光都会躲开,好像分明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但又好像不知道怎么跟他开口。

    正要问个清楚,翡翠从外面进来,“旁边厢房里已经备好热水,二少爷可要先去洗漱一下?”

    低头瞅瞅自己一身的脏污,连一块能看的地方都没有,的确是应该好好洗洗刷刷。

    为沈心瑜吸毒血的事,不经意从脑海中划过。

    古远征更是嫌弃得不得了,觉得自己身上简直太脏了,坐立不安的立即站起身来,“那我就先去洗漱,等会儿大夫来了,直接带到厢房。”

    仿佛只要洗干净了,为沈心瑜吸毒血的事,就不存在了似的。

    古远征急不可耐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回头,冲着母亲和妹妹咧嘴笑。

    “虽然都是些皮肉伤,瞧着也怪吓人的,你们还是不要看了,省得又要做噩梦。”

    雎阳侯反倒夫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来摆摆手,“行了,我们娘俩不去看,等你身上处理好了,再过来一起吃饭。”

    帘子落下。

    魁梧的身影消失。

    旁边厢房里有了动静。

    雎阳侯夫人的身子便一歪,支肘撑塌中间的在小几上,闭上了眼睛紧紧皱起眉头。

    之前要担心沈心瑜,担心古远征,另外还要担心唐嫃。

    而此时他们都回来了,只剩下唐嫃生死难料。

    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唐嫃的身上,三份的担忧合成了一股便越发沉重。

    “娘!”

    “夫人!”

    雎阳侯夫人声音里透着无力,“放心吧,我还能撑得住。”

    古怜灵和程妈妈欲言又止,有些话已经说过很多遍,实在没有再多说的必要了。

    除非唐嫃能够平安被救回来,否则任何言语都安慰不了人。

    ……

    古远征洗漱干净后也不穿衣裳,就这么赤条条的躺在床上,忍着痛任凭大夫为他诊治包扎。

    大夫有点老眼昏花,一边缝合一边感叹,“您身上这几处伤都是险险避开要害,可见当时的情形是何等的凶险万分!”

    古远征疼得一脑门子的冷汗,低头一看身上老大夫的杰作,恨不能拆了让他重新缝一遍,“专心点,你看你给我缝的,歪歪斜斜的,就不能整齐点?”

    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吓着嫃妹妹了怎么办!

    老大夫手下不停,“男子汉大丈夫,身上的疤痕越多,越狰狞难看,越突显男子气概。”

    古远征半信半疑,“老大夫你可莫骗我,我未婚妻胆子小,有时候还挺娇气,万一她要是觉得丑……”

    盯着老大夫仔细看了看,记住长相,万一嫃妹妹觉得太丑了,有碍观瞻,他也好找到人,然后毒打一顿出口恶气。

    老大夫干活倒是挺认真的,就是言语之间不怎么正经,“小姑娘家家的见了这疤痕,害怕肯定是有一点的,心里头却也更崇拜你了呀,小姑娘家最喜欢血性男儿。”

    “女孩喜欢的不都是翩翩佳公子?”

    像杨奕那样的。

    或是岳父大人那样的。

    恭亲王够铁血够有男人味吧,多少人心目中的盖大世英雄,结果呢?

    那么多人找嫃妹妹牵红线,可人家看上的,不是岳父大人就是大舅兄,对恭亲王有意思的,一个都没有!

    还跟他说什么小姑娘家喜欢血性男儿!

    老大夫笑呵呵,意味深长的道:“女孩喜欢的,是穿着衣服的翩翩佳公子,脱了衣服嘛,就得是阳刚铁血的真汉子。”

    古远征:“……”

    回头让母亲给他多做几件让他穿起来显得斯文儒雅的衣服。

    “啧啧,你这身子骨打熬得不错呀,身型也是百里挑一的好看,是小姑娘们最喜欢的类型。”

    老大夫缝合的手抖了两下古远征也不觉得疼了,“小姑娘真的喜欢?”

    老大夫挤眉弄眼,“我是个男人我看了都喜欢。”

    古远征嗤笑,“您算什么男人,您就是个老头。”

    老大夫不乐意了,“嘿,怎么说话的呢,老头还不是男人过来的……”

    古远征偷乐了好半晌,“老大夫,您说我这身型体格,真的是小姑娘喜欢的?”

    老大夫眼一瞪,“那还能有假,老人家我可是过来人,你这衣服一脱下来,小姑娘身子都软了……”

    古远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几次偷乐都笑出了声。

    古通和古达都没眼看了,可是很快的,想到了唐嫃下落不明,顿时担忧不已。

    等到伤都处理好了,老大夫便坐下写方子,“这位少爷,您身上的伤,虽然都没有伤及要害,但也着实伤得不轻,得好好调养些时日……”

    吧啦吧啦吧啦,一系列注意事项。

    古达一只胳膊骨折,用白布兜子挂在脖子上,仔细记下大夫的话。

    古通拧了湿布巾为主子擦汗。

    古远征满脑子都是未来小媳妇儿见到他这身伤疤之后的反应。

    还有他的强壮体格……

    会觉得他更有男子气概吗?会吗会吗?

    嘶——

    古远征痛得倒吸一口凉气,一巴掌拍在古通脑门儿上,“能不能轻点!能不能轻点!好容易才从马匪手里捡回一条命,别交代在你手里说出去惹人笑话!”

    古通快冤死了,“这哪能怪我呀,是少爷您笑得……笑得那么浪,晃瞎了我的眼……”

    古远征挑挑眉,“我浪吗?”

    古通死命点头,“浪!”

    嘴角扯得都快上天了你说浪不浪!

    可是唐三小姐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