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185 抽死自己
    :

    古通几次话到嘴边欲说明,看到少爷一身伤又止了住。

    还是让少爷缓一缓,好歹吃顿热乎饭吧。

    最后一粒扣子扣上,古远征就冲出了门。

    母亲和小妹担心了那么久,还从没见过她们这样憔悴,他得好好安安她们的心,让她们早点将这一遭翻篇。

    老大夫看得目瞪口呆,“哎哎哎哎哎哎……你们傻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把人给逮住,伤得这么重,不好好在床上躺着休养生息,这是要跑哪去啊!”

    都伤得这么重了,还龙精虎猛的,年轻就是体格好。

    古远征刚从厢房里奔出来,就见琥珀急匆匆的进了院子,半垂着头表情十分凝重,眼风都没朝他这边扫一下,径自往母亲所在禅房去了。

    想到之前母亲和小妹神情间的异常,心中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慌乱不安。

    回头冲追出来的古通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大步流星的走到了门口,制止了门口的婢女正准备打帘子的动作,侧耳听禅房中的谈话声。

    “……杨世子从山里出来了,身边只跟着几个护卫,不见唐三小姐的踪影。”

    “那就是说人还没找到?”

    “都这么久了,估计人早就不在山里了,可唐相那边,后来派出去的那些人手,也没有消息……”

    “母亲,您说唐嫃她会不会、会不会……”

    古远征听得懵了,猛然一个机灵,几乎是冲进禅房,“什么不见唐三小姐的踪影?什么人还没找到,到底什么意思?嫃妹妹怎么了?”

    室内众人都被吓一跳。

    古怜灵惊得站了起来,有些无措的唤了一声,“二哥……”

    雎阳侯夫人长叹了口气,深深看了他片刻,指着面前不远处的圆凳,“坐。”

    嫃妹妹出事了,他哪里还坐得住,“母亲!你们在向我隐瞒什么?嫃妹妹到底怎么了?”

    雎阳侯夫人不紧不慢道:“我们无意瞒你什么,这件事,你原本就该知道,但冲动只会坏事,先坐下。”

    “嫃妹妹真的出事了?”

    古远征心慌不能自已,只能耐着性子坐下来。

    “嫃儿被掳走了……你先不要激动!”

    不激动!怎么能不激动!他又不是死的!

    嫃妹妹被掳走了,嫃妹妹失踪了!

    不知道对方是谁,不知道对方目的,不知道嫃妹妹有没有受伤,不知道嫃妹妹有没有被虐待,不知道嫃妹妹是否安好,他怎么能不激动!

    古远征内心异常狂燥,要不是母亲态度强硬,目光犀利犹如实质,他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还坐!

    坐得住才有鬼!

    他都感觉凳子上扎满了刀子在刮他的臀!

    “怎么回事?在隆福寺被掳走的?隆福寺何时成了菜园子!”

    雎阳侯夫人思索了一会儿,决定还是从头开始说起。

    “你带着咱们府上的护卫离开没多久,嫃儿姐妹俩就跟着从隆福寺下来了,可巧得知了咱们遇上马匪的事,她们姐妹俩就派出了身边所有的护卫,一路循着你们的踪迹去帮忙救心瑜……”

    “还是辅国公府杨世子奉唐相之命前来,才发现宁国侯府的人都被迷晕在精舍里,嫃儿和妤儿姐妹两个则早已不知所踪……”

    古远征整个人如遭雷击,嫃妹妹因为想要帮他的忙,派出了身边的所有护卫,所以才被歹人钻了空子!

    “……二哥……二哥……”

    古怜灵在他耳边唤他,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浑身冷汗如雨在下,没过多久忽然抬起手,狠狠抽了自己两耳光,古怜灵吓得抱着他哭,“二哥!”

    嫃妹妹被掳走那么久,杨世子带着诸多人手,可到现在都还没找到!

    汗水顺着脑门往下淌,落进了眼睛里,涩得生疼。

    将古怜灵扶起来,推到一旁,古远征踉跄起身,飞快地朝外冲去。

    凳子被带倒,古远征慌不识路,被凳子绊了一跤,摔了个大跟头。

    雎阳侯夫人看得心里难受,捶着椅子扶手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这幅模样,是能救得回嫃儿,还是帮得上什么忙!”

    冷肃吩咐,“摆饭!”

    琥珀忙应声,“是。”

    “二哥,你别着急,宁国侯府,辅国公府,巡防营,都派出了人手,还有大哥,昨夜赶过来后,也带人去寻了。”

    古怜灵心酸得抹了一把眼泪,赶紧上前去拉着他的胳膊扶他,他刚换的衣裳又被鲜血浸透,克制不住的带着浓浓的哭腔,“二哥你的伤口裂开了……”

    古远征早已乱了心神,刚爬起来就要往外奔。

    他也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要怎么做才能找到嫃妹妹。

    但他知道,他不能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他会疯的。

    雎阳侯夫人拍案而起,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听出母亲声音里蕴含的怒火,古远征到底还是停下了脚步,“母亲!”

    “陪我用完午饭。”

    “我吃不下。”

    “用完了午饭,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我不会过问。”

    雎阳侯夫人头晕目眩,有些站不住,扶着程妈妈的胳膊,缓缓坐下来。

    “我知道你担心嫃儿,谁不担心,可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慌乱不堪,怕是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你要如何去寻嫃儿?”

    “别到时候寻嫃儿不成,反而只能给旁人添乱!”

    古远征承认母亲说得有道理,捏紧了垂在身侧的拳头,默默走回禅房中央的圆桌前。

    饭菜很快上桌,都是些素斋。

    雎阳侯夫人率先拿起碗筷,扫了面前的一双儿女一眼,“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嫃儿还在等着你。”

    古远征两只眼睛红通通的,机械的往嘴里扒拉着饭菜,没多大会儿就将肚子填饱。

    雎阳侯夫人才吃了几口,见状便放下手中碗筷问,“可冷静了?”

    不冷静!一点也不冷静!

    嫃妹妹被掳走了,他怎么可能冷静!

    古远征言不由衷,“好多了。”

    古怜灵勉强吃了两口,味同嚼蜡难以下咽,“二哥,你眼睛还红着呢,莫不是想哭?”

    从没见二哥哭过,为了唐嫃至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