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187 发光发热
    :

    “至于他们……”徐星予气质冷硬隽秀,声线平稳的对他们道:“你们自己说吧。”

    “是。”苍鹰脊背挺得笔直,将他们混在马匪中干的破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至于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便是花富贵的那套说辞。

    唐相和他们主子是至交好友,三小姐既然是唐相的闺女,自然也就是他们的小主子咯。

    他们作为娘家人,考验一下三小姐未婚夫的忠贞,简直天经地义啊!

    而且万分的名正言顺有木有!

    唐玉疏觉得这帮人是长期的想要个小主子而不得所以都疯魔了,他这个亲爹亲自挑选的女婿用得着他们这帮外人去试探考验吗!

    还名正言顺!

    谁给他们的脸!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得就是他们这种人!

    要不是看在谢知渊的面上,他现在就砍死这几个混账。

    三人恭恭敬敬朝唐玉疏磕了个头,“恳请唐相暂且留我们一条性命,将功折罪,待寻到三小姐后再请唐相发落。”

    “你们的性命不值钱,除了给我出口气,也实在没别的用处。”

    唐玉疏一副很瞧不上眼的模样,“你们既想留就暂且留着吧,也省得脏了我脚下的地儿。”

    混账三人组:“……”

    唐玉疏看向徐星予,“你带了多少人手?”

    虽然徐星予没有说他带的是什么人,不过能让徐星予亲自出马带领的,肯定是恭亲王手底下的影卫无疑了。

    徐星予低声报了个数目。

    唐玉疏沉吟半晌,低低交代了几句,徐星予领命离去。

    混账三人组有点慌了,“唐相,那我们……”

    三小姐到现在还下落不明,他们就是去死也死不安稳,求再给他们多一点时间,等找到三小姐了,他们一定死个干净,绝不多碍眼一刻钟。

    唐玉疏嫌弃地挥挥衣袖。

    混账三人组欣喜道谢,他们一定鞠躬尽瘁,尽全力救回三小姐!

    斗志昂扬的从院子里出来,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徐星予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刚才唐相是怎么吩咐徐星予的来着?没听清。

    赶紧追。

    苍鹰嘀嘀咕咕,“猜到了唐相或许不会在隆福寺杀了我们,我还以为唐相是不想污了佛门清净地呢。”

    来之前还想着要是唐相要是打算杀了他们泄愤,他们到底该寻个什么地儿去死才能让唐相息怒,“没想到唐相只是不想脏了脚下的地儿。”

    枕鹤一脸的正气毅然,不轻不重地嗤了一声,“三小姐就是在隆福寺出事的,这佛门还算什么清净之地?”

    东青木着脸道:“依照唐相大人从前一贯的脾性,没一怒之下把隆福寺给掀翻了,估计还是看在三小姐下落不明,想着为三小姐积点福德的份儿上。”

    苍鹰担忧极了,“未来岳父这么可怕咱主子能扛得住不?”

    可惜他们等不到那一天了。

    ……

    杨奕与唐妤在廊下并肩而立,青竹般磊落秀逸,哪怕衣服上沾了大片的脏污,天然的仙姿玉貌,竟也丝毫未损,“据曾前去救人的宁国侯府护卫们所言,混在马匪中的至少有两拨以上的人马,看来除了后来掳走三小姐的那帮黄雀,这另外一拨就是恭亲王府的这些人了。”

    低头瞧见唐妤颇有些微妙的神情,愣了愣,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院中的唐玉疏,“怎么了?”

    岳父大人微微抬着头,目光不知看向何处,倒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什么把嫃儿当成恭亲王府的小主子,什么替自家小主子考验一下未婚夫,她长这么大还从没听过这样的瞎话。

    然而父亲却仿佛深信不疑的样子,唐妤很无语的收回了目光摇摇头,“没什么。”

    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想到了什么?”

    杨奕专注的看着她,神色温和,“你们姐妹在中了迷药的情况下,就能解决掉的一帮下三滥,是不会有那种本事,将禅房中的所有痕迹,清除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破绽。”

    唐妤怔然半晌,“你是说,黄雀之后,还有老鹰?”

    杨奕道:“黄雀行事隐秘,调开你们姐妹身边的护卫,利用的是马匪。下迷药和掳走你们姐妹,利用的是下三滥。可见黄雀原本的打算,是隐匿行迹藏在暗处。只是黄雀的所有动向,却是在老鹰的监控之下,老鹰不希望黄雀事成,所以刻意抹去痕迹,此地无银三百两,好让我们知晓,掳走你们姐妹的,不止那帮下三滥。”

    黄雀如此处心积虑,目标只有唐嫃一个。

    而老鹰如此处心积虑,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让黄雀事成。

    为什么呢?

    唐嫃身上有何与众不同之处,值得各方人马这样大动干戈。

    只见唐妤额间渐渐渗出了汗住,素来清冷的眸子充满了惊惧,正慌乱不安的望向院中的唐玉疏。

    “没事的,不用怕。”

    唐玉疏古井般深邃的眼眸,带着强大的安抚人心之力。

    对方舍不得嫃儿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唐妤紧紧绷着的神经,这才得以缓缓舒展开。

    杨奕不禁感到讶异,忽然便能确定了,恐怕唐嫃的身上,真有非比寻常之处。

    而岳父大人和妤儿必定是知情的。

    唐妤细细想着所发生的这一切,“我和嫃儿在中迷药昏迷前,都曾亲眼看见过黑影,之后嫃儿更是被黑影掳走,我们是知道黑影的存在的,老鹰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

    杨奕道:“兴许黄雀和老鹰都低估了你们姐妹,黄雀原先大概并无暴露行踪的打算。”

    唐妤深思点头,“当时黑影见我中迷药之后,没有马上晕倒,反而还以金针刺穴,大概是以为我能有办法解毒,于是迫不得已现身打晕了我们。”

    “老鹰或许不清楚我和嫃儿已经知晓黑影的存在,所以才会多此一举的刻意给我们留下这么一出  。”

    希望黄雀和老鹰能够继续狗咬狗,这样嫃儿或许还能多一线生机呢。

    杨奕叹道:“掺和进来的人还真不少。”

    唐妤的脸色更白了几分,她家嫃儿到底做错什么了,要受这么多的无妄之灾。

    唐玉疏看着,眼底流露出一丝疼惜,“妤儿,让杨奕送你回庆园。”

    唐妤倔强拒绝,“我就在这儿等着嫃儿的消息,哪儿也不去,昨夜已经让人去庆园那边送了消息,说了雎阳侯府女眷被马匪袭击的事,我和嫃儿要在隆福寺待几天,陪雎阳侯夫人,祖母和大伯母她们暂时不会疑心。”

    唐相在朝堂上叱咤风云从无敌手,可是对自己的闺女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以眼风示意准女婿好好表现。

    妤儿故作坚强不想他担忧,那他就如她所愿,假装什么也没发现,准女婿该发挥他的作用了。

    发光发热去吧。

    杨奕表示接收到了,目送准岳父大人远去,才与唐妤回到禅房。

    望着唐妤失魂的背影,好似比平日更单薄了,杨奕不禁有些失神。

    “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这样下去可不行,我知道你心里牵挂着三小姐,可总不能三小姐还没归来,你这做姐姐的反而先倒下。”

    他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包容万物。

    唐妤其实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骤然捂着脸哭出了满腔的忧惧,“……只要想到嫃儿会受苦,我就……我就狂躁得要发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