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189 表哥,难受
    :

    杨奕心情愉悦的轻笑出声,见她久久不敢抬头,把脸埋在自己胳膊上,便到对面靠窗的位置坐下。

    嗯,适可而止,适可而止。

    等了这么多年,他的小姑娘呀,总算是长大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母亲再也不用担心他清心寡欲太过会影响到日后娶妻生子了……

    静默良久,杨奕心神彻底平静下来,时不时往矮塌上看一眼,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压低了声音轻唤道:“小妤儿?”

    没动静。

    杨奕走过去一看,只见唐妤枕在自己胳膊上,不知何时已睡着了。

    杨奕不禁莞尔,又有些心疼。

    她一直紧紧绷着,此刻一放松,当即便沉沉睡去。

    守在旁边等她睡熟了,才将人抱到床上放好。

    ……

    胡川县靠近城门的运来客栈中,永杰将背着药箱的大夫送走,回到客房就忍不住抱怨个不停。

    “今儿要再不启程,咱们就得再耽搁一天,大人,咱这一走就是好几年,老太爷和老太太,还有老爷和夫人,可都盼着大人回京呢……”

    宋意和闲散地调弄着琴弦,好像前些日子的连番被追杀都只是错觉,压根儿就从来不曾存在过,“我怎么不记得何时告知过府里我回京的确切日期?”

    “是没去信告知过,可……”

    调整好了随意拨弄两下,宋意和侧耳倾听,面上浮现出了满意之色,漫不经心笑笑道:“早两天晚两天有什么关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

    “咱们本来就自顾不暇,救她一条性命也就罢了,那干嘛非等她伤势好转?”

    “你不懂。”

    都是男人,他怎么不懂了,“大人,您可是有未婚妻的人……”

    “嗯?”

    装什么傻,“那姑娘抓着您的手喊表哥,是不是把您的心也喊化了?”

    永杰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个小姑娘实在太有心计了,他们大人多精明竟也被骗了。

    昨天清早他们解决了不知第几场刺杀,到河边洗漱喝水,偶然间发现不远处的水草中有个人影。

    鹅黄的衣裙哪怕被水草隐匿了大半依然很显眼。

    永杰的第一反应是——死尸!

    死尸的位置是在上游,那他们刚才喝的水,岂不是泡过死尸污水?

    想想他们这一路经历的腥风血雨,永杰脑补过度趴在岸边一通狂吐。

    瞧见宋意和往上游走去,在水草疯长之处停了下来,大有上前一探究竟的意思,永杰吓得都不敢再吐了。

    能不能长点心!

    万一要是刺客伪装的呢!

    永杰追上去死死拦着他们大人。

    随行的护卫将人捞上岸,发现还有微弱气息,一番基本的急救措施,小姑娘突然睁开了眼,拽着宋意和的衣摆,可怜兮兮的喊表哥。

    那小声音又娇又糯,小奶猫的爪子似的,挠到了人的心里去。

    好人家的小姑娘怎么会一身伤的落到了河里,永杰满怀戒备的伸出脚把她的小手给踢开了。

    小姑娘强撑着眼皮望着宋意和,弱声弱气的说她好害怕,还祈求表哥千万不要把她丢下。

    那副惹人怜爱的小模样瞧得一帮大老爷们心肝儿都颤了颤,谁还狠得下心肠将她孤零零的扔在这荒山野地里自生自灭?

    尤其是他们大人,人家喊他几声表哥,他还真把自己当表哥了,又是住客栈又是请大夫,对小姑娘关爱有加,行程都耽搁了。

    太不符合他们大人往日的性子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永杰暗戳戳观察了很久,觉得大人是为色所迷了。

    大人今年都二十一了,本来好点女色也没什么,哪个朝代文人不风流?

    但是这个小姑娘来路不明,大人的怜香惜玉不合时宜。

    宋意和抓起一卷书正要扔永杰,想了想他的心可不是化了吗,永杰这混账好像也没说错什么。

    永杰侧着身子作躲避状退到了一旁,劝谏主子是他们当奴才的本分,“当时大家都围在那儿,小姑娘浑浑噩噩中,一眼就瞧见了大人,大人不觉得太巧了吗?”

    宋意和嗤笑,“就当时你们那一副副尊容,阴差小鬼都比你们好看,别说小姑娘还长了眼,人家小姑娘就是瞎了,也不会向你们伸出手。”

    永杰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怎么就比鬼还难看了,他明明一表人才的好不好!

    这时,套房里间传出虚弱的声音,“水、水……”

    永杰黑了脸。

    水不就放在床旁的凳子上还要人喂是不是,她究竟知不知道她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处境!

    看永杰这模样就知道指望不了他了,宋意和好脾气的起身走进了内室。

    小姑娘烧得迷迷糊糊的,小手在床边胡乱摸索着,几处划痕清晰可见,宋意和走到床边,拿起放在凳子上的水杯,正要塞到她的手里,却觉得水凉了,这么喝下去怕会不好,于是重新拿了个杯子,从壶里倒了热水,再用凉水调和,待水温刚刚好了,才将水杯递过去。

    小姑娘的手乱抓一通,刚碰到水杯,就扯翻了将水撒一地。

    宋意和无奈的叹了口气,重新调了一杯温水,先放在床边的凳子上,将小姑娘扶起来半躺着,之后坐到了床边,将杯子递到她的唇边,“喝吧。”

    小姑娘大口大口喝完,就抱着他的胳膊,还用小脑袋拱了拱,“呜呜……姐姐……难受……”

    宋意和用力拔了拔,奈何她抱得太紧,他不敢太用力,怕把她拖地上摔了,听了她含糊的呢喃,不由有些好笑的道:“不是表哥吗?”

    小姑娘听到熟悉的清润含笑的男音,立即撒娇似的哼哼唧唧的改了口,“表哥难受……”

    宋意和低低的笑了,另一只手摸摸她的额头,还烫着,捡起掉落在床侧的布巾子,抛给站在门口的永杰,“快点。”

    永杰不情不愿的把布巾放水里搓了搓,拧干了叠好递给变身成老妈子的大人,“这姑娘就是个人精,都迷糊成这样了,还不忘算计人侍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