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190 退烧?疯了?
    :

    夜幕降临,宋意和用过晚饭后进了内室,大手再次覆上小姑娘的额头,持续了两天一夜的高热,总算退了。

    瞧见大人如释重负的神情,永杰觉得真不知说什么好,但有个问题还是得问明白,“不过是顺手捡的一个小累赘,大人您还真把她当回事啊,您不会打算把她带回京城吧?”

    “当然。”

    小姑娘头发都被汗水湿透了,跟昨天刚从河里捞起来一样,“让掌柜的女儿过来给她擦洗一下,换身衣服。”

    “不行的啊大……”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去!”

    永杰心酸的出去了,当他想当话痨么,他这都是为了谁啊!

    窗外倒挂下来一个人影,像只蝙蝠般悬在梁上,稳稳当当没有一丝摇晃。

    “大人,这小姑娘身上的伤,好似是在被追杀的过程中造成的,今天胡川周围的城镇,多了些身份不明的人活动的踪迹。”

    宋意和波澜不惊,“你推测得没有错,她刚逃过一场追杀,那些身份不明的人,应该就是来找她的。”

    昨晚小姑娘的梦中呓语他可听得一清二楚。

    “那咱们带着她岂不是自找麻烦?”

    “怎么会?咱们身后不是紧跟着一条尾巴,跟了一路怎么都摆不脱,正巧她的身后也有一条尾巴,咱不妨活动活动手脚,将两条尾巴拧一起打个死结?”

    宋意和到外间临床的塌上坐着,背对着窗外倒悬的人影,微微一笑间隐现一抹深深算计。

    推开窗扇,低声吩咐。

    窗外的人影瞬间消失。

    不一会儿,永杰回来了。

    小寡妇拎着水壶,扭着水蛇腰进了套房,一双眼睛勾魂摄魄,黏在了宋意和身上,“公子……”

    永杰挡住了她的视线,小表情十分冷傲,昂着头抬了抬下颌,“在里面呢。”

    看什么看!是你能看的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段数还太低了点!躺里头那个才是高手!浑浑噩噩不动声色间,就将大人迷得没了节操。

    小寡妇极度不甘心,偏偏又无可奈何,她做什么了,至于这么防着她!

    不过就是想跟贵客打个招呼,服务行业要周到懂不懂,她又没有那些不正当企图,这奴才分明就是狗眼看人低。

    关上门前还贼心不死的往外瞅了几眼,那位公子的长相气度简直平生所未见,要是能得他怜爱一二便是死也无憾了。

    啊啊啊啊。

    再看床上要死不活的小姑娘,论容貌论身段哪点能跟她比!

    剥了衣裳更是瘦得小鸡崽子似的,肌肤倒是柔滑如丝纯美如花,可惜浑身上下的伤痕纵横交错,破坏了难得一见娇养出来的美感。

    掐着小姑娘胳膊上的皮肤捏了又捏,手感真好,这得多精心养护才有这么好的皮肤,太喜欢了!

    稍不留神用了点力,就多了一块红印子。

    唐嫃睁开眼睛瞟了一下,一个乱七八糟的女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她,于是嘴一瘪呜呜的哭了。

    外间传来宋意和冷冽的询问,“怎么回事?”

    小寡妇慌乱回应,“没、没什么……小姑娘醒了可能、可能不舒服……”

    明明刚才还没什么存在感的小姑娘,转眼变成了小恶魔,手忙脚乱的给小姑娘换上干净衣物,小寡妇面颊抽搐着,“我、我是来服侍你洗漱穿衣的,你别怕哈……”

    唐嫃哭得更凄惨更压抑了。

    小寡妇简直不敢置信,至于吗至于吗,这孩子是什么做的,碰一下会碎掉吗!

    门外的脚步声渐近,语气明显有些不耐,“换好了吗?”

    小寡妇弄死这小恶魔的心都有了,面上却不得不摆出和善表情,“换好了,换好了。”

    宋意和推门进来就看见小姑娘侧躺在那捂着脸哭,皱了眉头走到床边不自觉地就将语气放得柔和问,“怎么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唐嫃打开十指,从缝隙里瞥了小寡妇一眼,一只手拽了拽他的衣角,既委屈又害怕,“表哥,她、她……呜呜呜……”

    小寡妇差点没跳起来,她怎么了,把话说清楚,哭什么哭,好像受欺负了似的,她冤枉她没有!她只是有那个心,不是没那个胆吗!

    顶多就是掐了一下她的胳膊!

    宋意和冰冷的眼神扫过,上位者的威势不容轻视。

    小寡妇吓得两股战战,求生欲让她赶紧分辩,“我、我的手太粗糙了,硌着这位小姐了……”

    宋意和道:“没你的事了,出去吧。”

    小寡妇顿时没了搔首弄姿的的心情,提起空了的水壶心碎成渣的出去了。

    宋意和在床边坐下,“好了,她走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除了一开始是潜意识行为,之后唐嫃虽然还迷糊着,但她知道自己是认错了人,可有什么关系呢那么像,就当他是表哥秦驰川好了。

    反正他默认了,那她也默认吧,大家一起默认,没什么不好的。

    于是,拽着他的衣角不松手,泪眼婆娑的嗫嚅道:“哪里都难受,哪里都不舒服。”

    是真的很难受,所以才求安慰。

    想家,想姐姐,想家人……

    宋意和习惯性的摸摸她的额头,“没烧起来,比之前还难受?”

    唐嫃虚弱的摇头,“不是呀,没之前难受,好多了,可还是很难受……”

    永杰端了刚熬好的药进来,“赶紧把药喝了。”

    唐嫃如临大敌,往床里缩了缩,“不要!”

    都已经退烧了,她还是熬一熬吧,不会有事的。

    永杰把托盘往床头一放,“不喝药你的伤能好吗?刚谁喊难受来着,别得寸进尺啊赶紧的。”

    宋意和见她满眼的戒备,端起药碗喝了一口,想打消她心底的顾虑,“温度刚好,不烫,趁热喝了吧。”

    永杰:“……”

    这也太过分了吧!

    他们这是救了个人还是捡了个祖宗啊!

    唐嫃用被子捂着头,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最后还是把药喝了。

    吐了三次,叫了一回大夫,折腾到大半夜,总算是把药给喝进去了,宋意和主仆俩筋疲力竭。

    永杰捶捶腿,觉得大人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