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191 得救了?凉飕飕?
    :

    第二天早上又折腾了半个时辰,唐嫃才被永杰背上了一辆马车。

    随行人员都骑马,车内除了唐嫃,就只有宋意和。

    唐嫃早从他们的交谈中听到了,他们是京中人士,这一趟就是从外面返回京城的,正好她也想回京。

    他从来没有问过她的姓名,也没有打听过她的来历,更没有问她要不要跟着他。

    唐嫃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嘴角轻轻扬起,略带嘲意。

    素昧平生的,有这种待遇就很不错了,做人要知足。

    永杰一路没个好脸色,傍晚到了住宿的客栈,将她背到一间客房里,就威逼恐吓的盯着她,“你要是识相的话最好老实点,别一天到晚净事事儿的,真当我家大、少爷是你的使唤小厮了!我家少爷何时这般屈尊过,你也不看你配不配得上!我家少爷好心救你一命,做人可得有点良心别恩将仇报!”

    说完冷哼一声到对面客房里服侍宋意和去了。

    唐嫃对他的态度不慎在意,又不是她的什么人,没有义务捧着她,关上房门就到床上趴着了。

    好累啊。

    ……

    夜幕深深没有一丝亮光,重明院中气压沉重压抑。

    唐三小姐已经失踪四天了,虽然陆续传回来一些消息,可是人却始终没有找到。

    主子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同,可眼下分明多了一道青黑痕迹,吕大夫说主子这是心神不属。

    可主子心脉受损,最忌心神不属!

    吕大夫着急上火,头发一薅一大把,百般无奈之下,就去找花富贵。

    花富贵挨了板子下不了床,冷眼瞅着他笑得阴阳怪气,“三小姐下落不明,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主子面前,不正如了你的意?”

    吕成邈嗤了一声,“你为的什么事挨的板子,当我不知道呢,还好意思拿话呛我?”

    想想就来气,查老四办的那叫什么事,是个人都能钻个空子去,活该被人废了,花富贵狠狠的啐了一口,“查老四就是个草包!”

    吕成邈鄙夷道:“哟呵,自个儿办了蠢事,还怪到别人头上去,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你到底干什么来了?”花富贵都要痛死了,没心情跟他抬杠。

    “你不是馊主意一套一套的,赶紧想个法子,让主子静下心来好好养伤,我说真的,没开玩笑,再这样下去,主子这伤可就真的好不了!”

    吕成邈神情为之一肃。

    花富贵趴在软枕上,接过胭脂递来的水杯,仰头喝了一口。

    “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三小姐平安归来,第二个,主子移情别恋,你看哪个可行。”

    见吕成邈一窒,正要发作,花富贵提高了嗓门,斩钉截铁道:“生死有命,没别的办法!”

    主子这是对三小姐上心了!上心了什么意思不懂吗!

    哎哟,忘了这老东西也是个老光棍!

    顿了顿,又缓和了声音,“除非让主子失忆,忘掉三小姐,可主子什么人,能随便失忆吗!”

    主子的一切对大豫国来说都是天大的事,若是失忆了,那是多大的损失,不知道有多少魑魅魍魉将要露出狞笑了。

    吕成邈昏花的老眼骤然一亮,觉得这方法可行,“主子都快没了半条命了怎么叫随便!”

    边说边兴奋的起身,准备回药庐大展拳脚,正在这时,水粉快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希冀之色,“公公,苍鹰回来了,应该是有三小姐的消息了!”

    吕成邈心头的那点兴奋顿时熄灭,苍鹰带回来的,谁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要是坏消息今夜又得人仰马翻了!

    他得去盯着,以防万一。

    花富贵心潮起伏的指着头也不回跑出去的吕成邈,“跟上,快跟上。”

    花富贵也想跟上去听听,可他现在这情形,非但下不了床,稍微动一下,背上的伤都会撕裂出血。

    我的三小姐小祖宗诶,你可得平平安安的啊……

    水粉应了一声赶忙不迭去追。

    别看吕成邈年纪大了,腿脚比小年轻们还好。

    澄心堂。

    谢知渊骨架俊秀的手指摩挲着半方丝帕上绣的小猫咬鱼图,听着苍鹰禀报的时候脸色心跳越来越慌乱面色越来越苍白。

    “……我们赶到胡川县的运来客栈时,已有两方人马经历了一番恶战,据附近居民说双方都伤亡惨重。”

    “这方丝帕是从运来客栈掌柜的寡居女儿身上发现的,已经确认过这正是三小姐的随身之物,我想着主子惦记着三小姐所以自作主张的求了唐世子,将这方帕子一分为二的带了一半回来,另一半由唐世子派人送回隆福寺交给唐相和唐二小姐。”

    “据那寡妇说,三小姐与那年轻男子关系亲密,以表兄妹相称,今早天还没亮就离开不知去处。”

    气喘吁吁跑到门口的吕成邈闻言差点喜极而泣,“表兄妹?三小姐这是得救了呀!主子,三小姐得救了!”

    您不用再心神不属了,该定定心好好养伤了!都一把年纪了的人了,别再跟自己身体过不去了!

    进屋瞧见主子明显不太对的状态,吓得吕成邈心惊肉跳,赶紧去从荷包里摸了一只瓶子来,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手脚麻利的塞到了谢知渊的嘴里。

    谢知渊不适的蹙了蹙眉,但没有拒绝,还很配合的喝了两口水。

    苍鹰从怀里摸出一张拓印的画稿,以自身为背板展开在谢知渊面前,“这是唐世子按照小寡妇描述画出的那年轻男子的画像,咱们四府已经各自派出了人手以胡川县为中心调查搜索。”

    谢知渊心跳平顺了不少,露出尚算平静的神色,只是声音比平时更低沉,“表哥?”

    苍鹰有点捉摸不透,但这么明显的不悦,他还是能感知到的,“……小寡妇亲耳听到三小姐这么叫的。”

    流落在外这称呼不过是图个方便有什么不对吗?

    吕成邈捋了两把胡须,一边看画像一边点点头,“不错不错,长得倒是一表人才神仙风姿,不知道的,还真会以为是三小姐的表兄。”

    背后突然凉飕飕的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