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192 呵护?安置?
    :

    吕成邈若有所悟的回头看了一眼,主子正好整以暇的望着画像发呆,看起来半点异常之处也没有,只是喝水的频率好像高了些。

    反手往后背上摸了摸,**的,刚才跑太快出了一身的汗,站在窗口被风一吹,可不觉得凉凉么,“三小姐与那男子相处之时的情形如何?”

    苍鹰搜肠刮肚才找到了一个准确的形容词,“据那寡妇所言,那男子对三小姐极尽呵护。”

    吕成邈一拍大腿,“三小姐果然是个有福气的,看样子这是暂时安全了。”

    极尽呵护关系亲密,三小姐又称那男子为表哥,所以不可能是歹人!

    主子呀,您听见了没有,三小姐好着呢,您就安心吧!

    哐当——

    谢知渊将茶杯放回去的时候走了个神,茶杯在桌子边缘晃了一圈掉到了地上。

    吕成邈:“……”

    ……

    距离隆福寺里被绑架,已经是第五天了,唐嫃终于回到了京城。

    马车迎着蒙蒙细雨,驶进了一座黄金地段的大宅子。

    听着外头传来激动的请安,唐嫃才昏昏沉沉从睡梦中醒来,等她爬起来打开车帘子,只瞧见宋意和匆匆远去的背影。

    等候在旁的一个中年仆妇上前一步,“姑娘醒了。”

    唐嫃倚在车门边迅速打量了一下,这里貌似是这座大宅的垂花门处,“这是哪里?”

    模样瞧着是挺好,可这一脸的伤是怎么回事?

    想着四少爷今儿回京,也没提前通知一声,怕是路上不太平,仆妇收起挑剔的目光,“姑娘莫不是睡糊涂了,这是到了咱们府上啊。”

    脑子也有点不好使,“姑娘可还能行走,要不要乘坐滑竿?奴婢奉四少爷吩咐,带姑娘去四少爷院里。”

    四少爷丢下一句话,让他们将车中的小姑娘安置一下,就往老太太那儿去了。

    既没说往哪里安置,也没说要如何安置。

    不过既然是四少爷的房里人,自然是安置在四少爷的院里。

    男子成婚前屋里就有人是常事,只要安安分分的也没什么不行,不过是个无名无分的通房罢了。

    唐嫃揉了揉额头,扶着仆妇的手下了车,“我自己走吧,不用麻烦了,你们四少爷,这是去哪了?”

    什么你们四少爷,这什么称呼,没规矩,“回府后第一件事,自然是去向老夫人和夫人请安。”

    但是你没有这个资格就不用想了,好好服侍好四少爷,等四少奶奶过门,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抬个姨娘。

    唐嫃随着仆妇往外宅走,“妈妈怎么称呼?”

    “叫我一声李妈妈就是了。”

    “李妈妈,能不能跟我说一下你们府上到底是京城的哪家哪户?”

    李妈妈忍无可忍的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她两眼,“姑娘跟了四少爷多久了,还不清楚四少爷的出身?”

    唐嫃无辜的道:“没几天啊,他没说,我也没问。”

    原来是半路上收的,四少爷也太不讲究了,李妈妈挺了挺胸膛,“姑娘可听好了,咱们是吏部宋尚书府上。”

    知道自己进了什么样的门第了吧?

    唐嫃瞪着眼。

    吏部宋尚书府邸?

    妈耶,真没听说。

    宋尚书跟她老爹关系如何?要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会送她回宁国侯府吗?

    看了看走在前头领路的俨然名门望族世仆的李妈妈,再看看一路走来所遇到的规矩极其严整的下人们,比起属于最顶尖权贵门第的宁国侯府也丝毫不逊色,而且还多了几分经过百年书香浸染熏陶出来的底蕴。

    表明身份让他们直接送她回宁国侯府肯定是行不通的,就是心里再着急也得等他们四少爷回来再把话说清楚。

    望着院墙上爬满了蔷薇的典雅宽阔的院落,唐嫃很难相信这是个大老爷们居住的地方。

    李妈妈很满意她脸上的惊色,“咱们夫人喜欢蔷薇,四少爷从小就孝顺,这些都是许多年前,四少爷亲手种下的。”

    进了蔷薇院,李妈妈将她领到宋意和的居处,指着最里面一间,“这是四少爷的卧房,你就住在外间。”

    住?她可没打算住,暂时休息一下。

    唐嫃一心只想着能早点回家,没细琢磨李妈妈话里的意思。

    走了一段路腿上的伤有点疼,往外间罗汉床上一趴,眼巴巴望着李妈妈,以及蔷薇院里的两个婢女,“我肚子好饿呀,能不能给我准备饭菜?”

    李妈妈:“……”

    这、像什么样子!一点规矩都没有!

    鹅蛋脸的婢女看了李妈妈一眼,见李妈妈点点头就出去吩咐了。

    李妈妈想训斥两句,又觉得毕竟是四少爷喜欢的人,半路上跟了的竟也带回府里来,可见是讨他欢心的。

    唉,还是赶紧禀了老夫人和夫人吧。

    饭菜很快送了过来,唐嫃也不挑剔,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倒头继续睡。

    无事可做,尽管睡不着,但是躺躺也好。

    蔷薇院里这两个婢女表面上看起来客客气气的,不经意间还是流露出了对她的莫名其妙的敌意。

    本来还想拉着她们聊聊八卦解解闷,顺便打探打探外面的消息,可是看她们的态度顿时就熄了心思。

    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不过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喜欢她还是讨厌她都无所谓啦。

    反正很快就没有交集了。

    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

    再怎么告诉自己五天都过去了不用急在一时也难免心浮气躁。

    五天了,五天了啊。

    家里人不定急成什么样了,姐姐的情形也不知如何了。

    唐嫃问了好几遍,你们四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得到的全是冷眼。

    四少爷有官职在身又不是吃闲饭的,哪能一天到晚待在府里风花雪月,给老夫人和夫人请了个安就出门了,不是进宫面圣就是去衙门交接差事。

    等着吧!

    就在唐嫃哈欠连天困成狗,以为宋意和今晚不会回来的时候,蔷薇院忽然就热闹起来了。

    宋意和进屋就瞧见一个小可怜趴在门框上,眨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无辜的望着他。

    宋意和颇有些意外,“你怎么在这儿?”

    不是让安置一下,安置到他屋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